现世现报几例


【明慧网2001年7月6日】

(一) 有位功友是在铁路大集体装卸货运工作。有一些同事由于受电视里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宣传欺骗,相信了电视播放的"敛财"、"剖腹找法轮"等。她们工作时七嘴八舌在议论。这位功友说:谁说法轮功不好,你们谁的自行车就打炮。之后就有三、四辆自行车打炮。收工后,她们都回家吃饭,车子不能骑,只好找修车的补,刚补好走几步,又响了,回头再补,补完又打炮。她们觉醒了,看到这位功友后急忙说:你别让我车打炮了,我以后不再说法轮功不好了。大家议论纷纷,可真神奇,说什么有什么。

(二) 舒兰市莲华乡大法弟子李继丰和几名功友在切磋时,被当地派出所抓去送往拘留所。拘留所里多数是刑事犯,有一个凶恶的刑事犯让李继丰擦地,这个刑事犯在李继丰擦地时无防备的情况下,猛地踹了李继丰一脚,将他踹倒在地。但那个凶狠的犯人却顿觉小腹疼痛,而且阵阵加剧,不一会他双手捂肚额头出了汗,面色苍白,在铺上直打滚。周围的人都笑,你刚才还打人呢,转眼就有病了。管教听到喊声走过来骂他:"别装病,整什么事。" 话后管教一看这个恶人脸色如土,管教一边让人送往医院,一边说他:"看你还欺不欺负人了。"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是用力太大膀胱拧了个劲,经导尿后才脱险。在那个号里刑事犯一时再不敢打大法弟子。

(三) 舒兰市某乡大法弟子红梅(化名),96年得法,她丈夫(常人)魔性很大,时常把她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有一天她正在学法,她丈夫把她手中的《转法轮》书抢去,用脚在地上踩了两脚。红梅丈夫马上感到腿疼而且一天比一天加重,地里的活也不能干了。几天后仍然不好,他先后到卫生所医院检查、吃药也无效。红梅说:看你还敢不敢对大法无理了,这就是报应。她丈夫说:唉呀,是啊,就是从那天腿疼的,还真神,以后我也跟你一块学。话一出口腿就不疼了。世人都迷,以后他也没能得法,但对大法书再也不敢无理。对红梅的学法也不太阻拦了。

红梅小叔子,叫恒密(化名,常人),魔性也很大,他爱人学大法,他经常阻碍他爱人学法。有一次,他雇了一辆拖拉机去拉煤,头天晚上,恒密告诉他爱人明天拉煤,早点睡,早点起。他爱人说:那么大早就睡我睡不着,我看一会书。当时恒密火起来,抢过《转法轮》书给撕了。

第二天一大早,红梅丈夫叫大密(化名),恒密和司机三个人一起去拉煤。早上玻璃上有霜,大密看到车前面有一个大法轮正转反转颜色多变,他想回来时找布擦一擦好好看一看。车到煤井装上超出大箱板一尺高一大车煤往回跑。当车跑到太平砖厂那个大坡时,车快到坡顶时车跑不动了,司机紧急换档,没来得急,那车急速向后退去,那宽阔的大道平时人来车往,这一会坡下还真没人没车,拖拉机越倒越快,三人吓的脸如土色,心跳至喉。竟忘了从车上跳下去。当车下到坡下时,车在道当中平地上大翻一个个,八轮朝天还在转呢。幸亏道上无人无车,避免了更大的灾祸。大密和司机在司机楼里,恒密在后拖车上。大密和司机从司机楼里爬出来,二人没有任何伤疼。急忙呼喊"恒密",没有回声,大道上也没有,道两边是大沟,沟里也没有,不可能甩到沟外去。二人又大声呼喊恒密,还是没有人回答。二人想这要扣到车下就得压成饼,没有救了。他们就等人或车来帮助把车翻过来。好长时间在沟外五、六米的稻田地里有人吱声,原来恒密被甩到大沟以外的稻田地里,昏迷多时醒过来。说也神奇,竟一块皮也没破。恒密慢慢爬起来,等缓一缓劲三个人奇迹般将拖拉机、车箱都翻过来了,重新装上煤,拉回家。到了家,恒密去打大箱板,他刚打开大箱,哗的一声,大箱板拍了下来,险些拍在头上,真玄啊。吃饭时,恒密说了咋晚撕大法书的事,哥俩才知道又一次得到报应。从此以后哥俩真正相信法轮大法的神奇。这一桩桩实事,把他们惊得目瞪口呆,心中对大法的疑云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