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提高

【明慧网2001年7月6日】我是一家花卉生产公司的质量控制部主管。我和太太都是大法弟子。

一九九八年八月的一天,是我们终身难忘的日子,经法轮功朋友介绍,我们开始接触大法。记得当时他们送给我们一本《转法轮》,并教给了我们五套功法,让我们看看这本书和炼炼这个功。回家后,我就开始读《转法轮》。当我读了前几讲时,告诉太太写得很有道理。太太一听就要争着看,没办法我就让她先读。当她读了差不多二讲时,头脑就感觉发胀,困得不行,一睡就是一整天,我想正好你睡吧,该轮到我了,我就拿起书继续读。当读了第二讲时,我也感到迷迷糊糊了,睡过去了,也差不多睡了一整天,当醒来时,我就觉得奇怪,怎么这本书读后浑身像散了架一样,四肢无力,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后来才知道这是师父给清理身体呢。就这样我们一口气读完了《转法轮》并开始炼功。我们得法前从未练过任何其他气功,对修炼的事和佛教基本没什么了解,也没有什么障碍。只觉得炼功也没什么坏处。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才认识到气功修炼这么博大精深,人还能修成佛道神,返回天国世界,挺好奇也挺有趣。就这样开始了修炼的路。

炼功不久,我就感受到了法轮在两臂之间的旋转,抱完轮后,两手每个指缝都是红的。而我太太却没有任何感觉,直到九个多月,有一天打坐,她感觉整个身体起空了,并螺旋式向上旋。刚开始炼静功时,我们遇到了很大的困难,由于从未盘过腿,所以单盘都很吃力,腿翘得很高,后背必须靠在墙上或沙发上,否则人整个就倒了过去。99年3月份纽约法会后单盘不到十五分钟,腿就疼得直哆嗦,我们两人状态基本相同。我们知道这是在消业,知道师父在管我们。虽然腿疼痛难忍,但心里很高兴。就这样坚持着差不多一年时间,最后我们终于相继双盘上。

得法的第一年也就是99年,我们幸运地连续四次见到了师父。第一次在洛杉矶见到师父时,激动地一宿都没有合眼,那时的幸福情景仍然记忆犹新,无以言表。在这一年里我们过了许多心性关。这里仅举我个人的一例。得法不久,对我来说首先要过的关就是去掉对酒的执著。由于多年形成的坏习惯我基本每天晚饭前都喝酒。白酒、红酒和啤酒样样都愿意喝。由于酒后也不闹事,所以太太也从不管我。来美后基本上喝遍了所有啤酒品牌,对威士忌、葡萄酒及烈性白酒也很感兴趣。有时也和同事一起去酒吧,愿意追求酒后那种轻飘飘、迷迷糊糊的感觉。经过反复学法,特别是第七讲吃肉问题一节,认识到这是一个强烈的执著。每当自己的欲望上来时,我就记起师父的教诲,极力排斥。就这样差不多半年才彻底去掉了这一执著。以后每次出差,同事让我喝酒时,我就坦诚地告诉他们,我是修法轮功的,不能喝酒。

得法的第一年,由于对法理解只停留在感性认识阶段,没有在法上认识法,我们基本上没有出去洪法,也没有热情,只是买了几本《转法轮》寄给了在美认识的几个朋友。心里只想先把我们自己修上去再说吧。认为每天学法修心,坚持炼功打坐就是实修。后来我们开始加长学法时间,每天晚上我都坚持读一到二讲《转法轮》,然后再读《精进要旨》和其他大法书籍,太太每天读三章《转法轮》。我们被师父深入浅出的论述所折服,越学越感觉大法的博大精深,感觉整个心胸在不断地扩大。正如师父在“排除干扰”经文中所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99年7月,当江泽民一夥对大法实行全面镇压时。我们就意识到这又是他们的一个大阴谋,是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想借着攻击诽谤大法,捞取政治资本以达到向上爬的卑鄙政治目的。心里清楚坏人又在造谣,说谎欺骗世人。我和太太当时并没有多想,配合当地大法弟子的行动,到领馆前抗议,申明我们的态度和真实情况。记得7.20当天,我们在领馆前活动完后,许多弟子随即决定去华盛顿特区。由于我们离家单程就要2个多小时车程,太太就决定住在其他弟子家里一晚并去超市买了几件临时换洗的衣服,直接去了华盛顿特区。第二天她打电话给我说华盛顿特区需要更多的弟子,在这种情况下,你不应该呆在家里,也应该过来。这几句话对我触动很大,我认识到作为一个学了大法近一年的人我确实应该走出去告诉人们事实是什么。我就找公司管人事的经理,并坦诚地告诉他法轮功在中国被镇压的情况,我说我必须将我的休假提前用掉。出乎意料之外,他很理解我。就这样我和儿子一起连夜开到了华盛顿特区加入到向美国政府说明真相的行列中。回来后,我们彻夜难眠,认为连师父都受到恶毒的攻击,大法都受到了威胁,那我们还修炼什么?因为当时不知道如何做才是真正的对,但是根据师父在新西兰法会上的讲法,我们悟到走出去不是参与政治。感觉如果不出去摆明我们的态度向世人说明一下事实,就对不起师父为我们付出的,也不配再修大法,因为修炼是严肃的,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遵照师父的话仍然坚持每天学法在2小时以上。

为了不受邪魔的干扰,我们决定将家中的小耳朵卫星天线撤掉,不受中央电视台的欺骗宣传。坚定对大法的这颗心。正如师父在“溶于法中”所说:“人就象一个容器,装进去什么就是什么。”我们自己认为大法是好东西,是正的,就应该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为什么要看别人如何做呢?我们体悟到,修炼不就是修人的心吗,说白了就是看对法坚不坚定。“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经文。在这段时间里,我们规定自己除了看明慧网外,不浏览任何其他网站。由于感到每天时间都不够,有上其他网站的时间,还不如用来学法。后来太太和其他弟子一道,一去就是3个多星期,参加了纽约,DC及西雅图等地方的大型活动。我也参加了DC和纽约的行动。看到太太对大法那颗坚定而又纯洁的心,我很受感动,对我的促进也很大。后来只要是全国和周边地区的集体行动,我们都积极参加。直到后来不管刮风下雨、下雪只要周六不在温室值班,往返四个多小时车程去领馆前参加集体炼功,发材料向世人讲清真相。记得有一次周六,由于下着大雪,路很难开,回到家已经是下半夜了。

去年纽约法会后,我们看到了和别的弟子的差距,师父把我们放到小镇上也一定是有原因的。以前没有利用自身的条件去周围小城镇开展洪法和讲清真相的工作。愧对师父的洪大慈悲。我们住的地方,周围几千人到万人的小城一个接一个,星罗棋布,这不正是向当地人介绍大法,揭露邪恶和讲清真相的好机会吗?首先我们驱车到方圆几十里内的小城将自行复印的材料放到每个城市的图书馆及周边的旅馆,加油站,同时在十字路口和超市前向过往车辆及买东西的人发放材料,收到了良好的效果。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我们在当地一家最大的英文报纸上登广告办2小时洪法班,教功并向他们讲清真相,在周边几十里外的许多图书馆、教堂、老年中心和健康博览会上,都介绍过大法。心中只有一念,让更多的善良人了解大法,让有缘人得法,清除他们对大法的误解,当法正人间时,能有机会摆放一个好的位置。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由于我和太太的照片几次登在当地的报纸上加上有家中的电话号码,所以经常有人到我们家学功。现在几十里外的小城已有几个在学大法。同时,这给我们向公司的同事洪法和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上至公司总裁,下至普通员工现都知道了大法和中国发生的事。我们公司的老板和人事部主管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当我把《法轮功修订本》,大法报章和法轮功的和平历程一并给他们看后,尽管他们不能放弃他们的理念,但他们认为这是教人向善的书,认为应该维护法轮功的基本人权,江泽民集团的做法是不人道的。经过洪法,现在公司正有几人在学大法。

随着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深入开展,去年一些大法弟子悟到向美国各级政府和主流社会讲清真相、申请对大法的褒奖对洪扬大法、抑制邪恶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特别是中国领事馆正将黑手伸向各大中城市,他们向市长们和市议会寄去了许多攻击、诬蔑大法和师父及欺骗世人的黑材料。甚至还派专人去送材料和打电话给市长办公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牢记师父的教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我们认为,只要心存正念,做而不求,不管能否得到褒奖,这都是向美国人介绍大法、揭露邪恶的好机会同时也是慈悲的。此念一出,我们浑身感到充满了力量,毅然决定利用公司年末一周的假期将准备好的材料亲自开车送到周围近20个城市,来回开车上千英里。虽然天气很冷,有时还下着雪,但想到师父为了我们提高所承受的,无数国内大法弟子在环境非常恶劣的情况下,前赴后继证实大法,自己做的太少了。我们时刻心发正念,要揭露领馆的邪恶,心要在法上,所以大部份城市都亲自见到了市长和主管此事的人。当一个城市的市长知道我们来回开车近四个小时就是为了送这些真相材料和申请对大法的支持时很受感动。其中有两个城市的市长和市议会负责人即时让我们介绍了大法和中国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达50多分钟,正如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上所说:“邪恶不去迫害我们,我们根本就不会向人讲什么真相,我们也不认为现在的上访与讲清真相是干扰任何人,在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的最基本权力。”后来虽然来自领馆的压力和干扰很大,许多城市还是给大法颁了奖并将它们的丑事在当地几家报纸上曝光,狠狠地给了邪恶一记耳光!从这件事情上我们看到了在师父清除了高层邪恶生命以后的天象变化,看到了大法的威力,慈悲和真善忍的力量。

正法已经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邪恶已经到了最后垂死挣扎的阶段。清除三界内所有的邪恶已指日可待。真善忍大法将荡尽宇宙中的一切污泥浊水。慈悲伟大的师父再一次给我们机会参与正法,这是我们的无上荣幸,也是宇宙开天辟地以来所没有的,我们决心坚修大法紧随师,再去人的观念,发挥神的一面。在正法的历史关头,以法为师,始终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不断地向自己的内心找。抓紧学法,只有多学法才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让邪魔钻最后的空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