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贝拉: “被打、被拘-----只为炼功”

【明慧网2001年7月6日】英国最大的妇女杂志“贝拉”(Bella)报道了以下的故事:

邓迪大学学生莫正芳期望完成学业后回到祖国,然而出境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被打、被拘-----只为炼功”

文章专门介绍了“什么是法轮功”:

法轮功结合了缓慢、优雅的身体动作和纯净思想的打坐静功。与太极相比,它经常是由许多人在公共场合被集体表演。

自从1999年中国[江泽民]政府禁止法轮功,它的成员指证有大约10000名修炼者被送到劳改营,150人被判处最大期限为18年的有期徒刑-------这一指证一直被中国[江泽民]政府所否认。

更多信息请访问:faluninfo.net

中国大使馆一位发言人说:“莫正芳和她的丈夫参与了在北京的非法活动后被警方依法拘捕。他们的被驱逐出境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被责骂和虐待的指控也是一样。”
“莫正芳于去年7月来大使馆申请为婴儿加页,但是几天后她又因申请签证延期要回了护照。护照被没收和不予退还的指控完全是捏造。”
“法轮功是X教,在中国已毁掉了成千上万的家庭。”

然而,2000年9月1日英国上议院的一份声明中,议员希尔顿称:“(法轮功)这个运动既没有表现出任何一点X教通常所具备的特征,也不是一个政治团体。”

内容(Contents):
每天清晨我步行到公园,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开始炼习功法。随着优雅、缓慢的动作,我的肌肉拉紧和放松。
过路的人经常驻足观看,有些人会问我为什么这样,我会非常高兴地解释给他们-----我知道我是多么的幸运。
在我的故乡中国,我经历过被拘押、甚至可能会更糟的风险-------仅仅是为了炼功。

我炼习的功法名叫“法轮功”,这是一种通过打坐静修而改进生活的养生方法。我是於1998年3月跟从母亲开始修炼的,那时我住在中国成都。
不久我发现功效非常明显,不仅仅表现在身体上,而且我增强了内在的勇气和力量。
每天的炼功使我更加健康,感冒和一些病患都不翼而飞了,睡眠却减少了。
不久我丈夫游弋和他的母亲也开始了修炼。

1999年3月我来到英国威尔士的斯旺西市和丈夫团聚,我们在那里生活的非常快乐,然而紧接而来的夏天,中国[江泽民]政府开始了对我们的迫害
他们不允许集体炼功活动并把法轮功视为一种威胁,仅仅由于他没有附和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
他的普及程度也使他们害怕,所以1999年7月22日他们禁止法轮功的一切活动,逮捕了数以千计的义务辅导员、并拘捕了上万的修炼者。

英国媒介对这一事件几乎没有什么报道,由于对信息的渴求,我上网查询。当我的眼睛扫过那些字句,我觉得心一下子跳到嗓子眼里,法轮功修炼者们在被驱赶和拘押,他们当中的很多人被非人地虐待。游弋和我立刻开始担心我们的两位母亲。

不久,镇压所意味的一切变得越来越具体和清晰起来。现在法轮功被称为“非法”,甚至在家里偷偷地修炼,如果遭举报都会被剥夺工作、学习和住房的权利。

我无法接受所发生的这一切,在内心深处,我坚信法轮功所赋予的真善忍的原则和力量,为什么好人要遭受这样的惩罚呢?

一天晚上,游弋和家里通完电话,泪水噙满双眼:“爸爸动手打了妈妈,因为害怕妈妈炼功给家里带来危险。”

我知道母亲也承受着同样的、来自父亲和弟弟的压力。
随着有关警察暴行和大规模逮捕的报道大量涌入,我完全懵了,感到彻底的无助。
现在,我正期待着孩子的出生。然而,我深深地感到:我应该站起来捍卫我的信仰。我怎能待在温馨的小家而无视正在发生的(暴行)呢?

于是,当功友们决定参加在香港召开的法会,以呼吁停止镇压,我们马上决定加入这个旅程。

法会结束后,我依然感到我需要为此做得更多,游弋的感觉和我同样的强烈。然而当我说出我的计划,他震惊了。
“你真的想冒这个险?”他问,“你必须确保自己和孩子的平安”
并非直接回英国,相反,我决定去北京(上访),做进一步的努力。
最后游弋愿意和我一起进京,那时我怀着八个月的身孕。
我们和两个朋友住进一家旅馆,我们想做一面黄色的横幅,在天安门广场上展开,作为和平请愿的一个步骤。

然而,当我们正在书写横幅时,响起了砰砰的撞门声。
“开门!”我们打开房门,七、八个警察闯了进来站在我们面前。一个领头的问:“你们是不是法轮功?”,“是”我回答。
“那么,你们被捕了”。
我们被赶到一旁,看着他们把房间翻了个底朝天。最后,我们被带进旅馆的会议室,在那里被软禁了12个小时。

为了抑制内心的恐惧(当事人注:此处是作者的误解,当时我们没有丝毫的畏惧,只是进行正常的炼功),我们开始炼功。警察发现了,毒打我们。“我怀孕了”我叫道,“放开我!”

然而他们毫不理会,拳脚象雨点一样落在我的头上、肩上。幸运的是,所有的重击都没有打中我的腹部。

后来我们被送到驻京办事处,被监禁起来。警察把我们一个一个地带去审问。
“你宣不宣布放弃炼法轮功?
“不”
“把其他功友的名字和地址交出来”
“我不”
就这样一遍一遍地、不厌其烦的重复着这些问题。

我们的囚房没有床,晚上我睡在一张桌板上,其他人只能睡在板凳上。每天三次我们会得到一些米饭和一点蔬菜。
不久我们发现:这里所有被关押的人都是法轮功修炼者。或许由于我们是从海外回来的,受到的待遇比别人好多了。他们被捆绑在柱子上,用皮带毒打。

“千万不能早产啊”我暗自祈祷。最后,在被关押的第七天,我们被带出牢房,他们要把我们驱逐出境,把我们押送到机场。
离境前,他们给了我们最后通牒:“如果继续炼功,你们永远不能获准入境”
当飞机穿过云霄时,我想到的却是:离开了、逃离那个可怕的监狱。

一个月后,在斯旺西,我生下了女儿-----游明慧。
按照中国法律,父母必须在护照上给孩子加页,所以当明慧六个月大的时候,我带着护照去了中国大使馆。
经过长时间的等待,我被要求写一份宣布放弃法轮功的声明。
“我不会这样做的”我对他们说。
“那我们不得不扣下你的护照”
“为什么”
“我们必须请示国家安全部,由他们决定是否还给你护照”
当他们终于把护照还给我,我看到在给明慧的加页上,盖上了刺眼的红色印章----“注销”。

这意味着她将无法离开英国,永不能回到她的故乡。这同时也捆住了我们的手脚,我们怎能不带着她去旅行呢?
我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我们的名字已被列入中国[江泽民]政府的黑名单,所以我们也永远无法回到祖国。

现在我们居住在邓迪市,我在这里攻读硕士专业。我的学业将在九月份结束,那时,我期待我们能获准在英国留下来-----毕竟,我们不能把明慧一个人留下来。我们已申请了政治避难,但还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也许别人会奇怪为什么我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因为毕竟有那么多其它的功法。但是,对于我来说,法轮功不仅限于此,他是我的信仰,他改变了我的人生。而且,我应该有这样一种自由去选择修炼何种功法。

我们没有伤害任何人------为什么我们要承受苦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