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女子劳教所残害大法弟子罪责难逃


【明慧网2001年7月6日】 地处西安市区的陕西省女子劳教所是一个无法无天,残酷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集中营。然而那些不讲天良,没有人性的头头们却利用电视等宣传工具,把这座邪恶的劳教所粉饰成“文明” 、“道德” 、“充满爱心”的场所,欺骗着陕西人民和全国人民。到底这个劳教所是个文明的场所还是邪恶的魔窟,请看以下的点滴事实吧!

一、限制自由,强力劳动

大法弟子一被关进劳教所,就被指派的“互帮”严密监控着。这些“互帮”就是那些吸毒卖淫的人,她们成了狱警们残害大法弟子的帮凶。大法弟子每天24小时被跟踪,连上厕所都不放过,坐不能盘腿,站不能靠墙,不许大法弟子接触交谈。当西安大法弟子梁玉丽得知她的两名“互帮”中有一人患性病时就质问狱警:为什么派这样的人?但被置若罔闻。狱卒们根本不把大法弟子当人看,那管什么性病不性病。

年近六旬的西北工业大学女教授、大法弟子邢文珍,由于向世人讲清真相而被非法关进劳教所(已近一年,未释)。她以法为师,不畏邪恶,在劳教所德高望重,鼓励大法弟子,教育其他劳教人员,影响极大,引起了头头们的惊恐,把她强行隔离限制自由,给她以极大地精神折磨。

大法弟子被强迫每天要干十几个小时的强体力活,有的人要干三个人(其他劳教人员)的活,晚上只能睡三四个小时。有一个大队为了赶任务,竟强迫大法弟子连轴转,七天七夜不许休息。劳教所的头头们妄图用精神摧残、肉体折磨动摇大法弟子的正信,真是卑劣至极!

二、教唆犯人, 滥用酷刑

劳教所教唆犯人对大法弟子施以各种酷刑,除了毒打、带铐、打镣、绑吊、打脚踝骨之外还有“控水” 、“坐沙发” 、“飞人” 、“驾飞机” 、“蹲兵马俑” 、“拔大筋” 、“过肘子” 、“黑三角” 、“嫦娥奔月”等刑罚。这些黑社会式的酷刑其残忍和灭绝人性的程度比白公馆、渣滓洞有过之而无不及。例如:相比之下还算文明一点的“驾飞机”就是要大法弟子两腿并拢,头下弯至小腿处,背部靠墙,两臂上翻贴在墙上。不一会儿,人就坚持不住,臂、腿发抖。姿势稍有变化,上去就是一脚;两臂贴不到墙上,就是一巴掌,硬要使人虚脱晕倒。

有的弟子因为炼了功几乎每夜都被绑在床上。三大队的大法弟子几乎都被绑吊在门框、窗框、床架上折磨过。扶风县弟子王小燕(农民)刚一进所就被“红头”杨美丽等打手如上折磨了三天三夜,甚至把她吊挂在风扇下毒打,胸肘被踢踩的伤痕累累(打手杨美丽已遭报应,死于非命)。

去年7月,为抗议残酷折磨,为争取炼功学法环境,许多弟子写了申诉书,要求学宪法,学法律,遭拒绝后,各大队的大法弟子相继绝食抗议。劳教所的头头们使出了将号室全部上锁的卑鄙手法,全号子谁也不能上厕所,挑起了其他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的仇恨,挑唆她们以粗暴的手段强行给绝食弟子“灌食”,有的弟子因此差点窒息。

三、强制洗脑,残酷迫害

从2000年7月10日开始,劳教所开办强制洗脑班。大法弟子们坚持不看,不念,不记诽谤大法的材料,就被罚“蹲兵马俑”,被狱警和“互帮”拳打脚踢。大法弟子李贤梅因拒不屈服被带上手铐(她带铐仍坚持打坐)。为了抵制洗脑,大法弟子们背诵“论语”“洪吟”。狱警就用警棍打,用冷水泼面,采用车轮战,让其他劳教人员大声宣读,不许弟子们睡觉,不许坐地。

狱警们指使其他劳教人员用各种刑罚殴打,折磨拒不屈服的大法弟子。2000年9月4日晚,劳教所一片白色恐怖,大法弟子遭受非人摧残。梁玉丽拒不写“保证书”,先是被“驾飞机”,后在队长的授意下,有10多个同号室的犯人对她大打出手,她的头被强行撞墙,上眼眉处顿时鼓起血包,又把她摔倒在地,问她写不写,她仍说不写,就对她施行“驾飞机”、“嫦娥奔月” 、“坐沙发” 、“蹲兵马俑”等酷刑,最后梁瘫倒在地,昏了过去,打手们也累了才暂停毒打。她的右面部,右眼受伤,两只脚脖肿得很粗,两腿青紫,两只膝盖长时不能下蹲。这天晚上,楼道内一片混乱,打骂声、惨叫声充斥劳教所,当大法弟子郭淑芳被一个胖子一脚踢倒昏死在地上时,有人高喊:“队长,要出人命了!”仍无人制止和过问。因为头头们都有尚方宝剑:打死了就说是自杀。他们就是如此草菅人命!

汉中的大法弟子张俊秀被毒打;弟子李林霞被打的长时间站不起来;陕北的小弟子高丽的腰被打成重伤,至今不愈。

大法弟子遭受残害,不只是省女子劳教所,在其它拘留所也屡有发生。如大法弟子刘桂清、张霞因背《洪吟》被延安看守所绑在死刑床上长达8天;西安弟子何秋玲因不背监规,被雁塔区看守所带脚镣5天。莲湖区看守所在今年“五一”节晚上,毒打了29岁的大法弟子谢文杰,51岁的弟子马蕴华和63岁的弟子刘一梅,她们被打的遍体伤痕,向上级报告,反被戴上脚镣。

这里披露的事实,只是冰山一角。希望三秦父老,所有善良的人们认清真相,识破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的谎言和伪善面孔,看看他们是如何残害那些坚信“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的。到底谁正?谁邪?谁善?谁恶?

这里还想问问江泽民集团的发言人,难道这些令人发指的事实就是你们所说的“人权最好时期”的写照?这就是你们在日内瓦人权大会上所标榜的对大法弟子的善意?陕西女子劳教所的罪行真实地说明了你们就是如此在保护着妇女和儿童!

警告那些残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总有一天要惩罚你们的罪行的!善恶有报,文中所提“红头”罪犯杨美丽暴死的报应,即将应在你们身上。须知,暴死仅是偿还的开始,在地狱中层层被灭尽的痛苦是永无休止的!

希望看到这份材料的相关政府工作人员,但愿他(她)们能对那些残无人性的恶人的恶行而感到愤怒,因此而肃整法纪,弃恶从善,清除劳教所和其他监狱中的邪恶,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所有大法弟子---这才是真正的光明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