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各国洪法笔记


【明慧网2001年7月7日】我是参加欧盟期间北欧洪法的台湾弟子之一,为了更好的把大法在瑞典以外的国家洪传开来,我参加了多留三天的洪法活动,以下我想也谈一谈这期间的体悟,请同修们指正。

我们台湾弟子一共三十人(包括一位12岁的小弟子),加上瑞典、美国等地的弟子41人,我们准备在哥得堡洪法活动后,动身到邻近国家,我们打算去丹麦、挪威及芬兰,每天一国,而当地学员负责洪法场地申请、游行路线安排,因瑞典居地势之中,每天往返于目的地及瑞典之间。

第一站我们来到丹麦,已是中午时分,先去到人潮多的公园炼功、静坐展示横幅「SOS」蓝底红字的紧急救援令往来路人驻足观看。他们被充满神秘及美感的一种中国气功吸引,在仔细阅读图展及简介后,有人愿意签名支持「呼吁中共马上释放在其土地上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人们对传单接受度很高,一如瑞典哥得堡。接着我们游行,原先警方不准我们放音乐,一群手拿受难者照片的白衣黑发人,令路人错愕,后来一美国弟子打开普度济世音乐,一下增加游行的庄严性,路人好奇的眼光取代原来的种种不解,连警方也没说什么。我们通过市集、大街小巷,以惊人的速度散发着传单;当地学员也一再提醒我们不可硬塞给群众,弟子们几经练习早就驾轻就熟,没有硬塞,也尽量不错过任何可能的有缘人。

丹麦的学员也很少有这般「人多」洪法的大场面,踏上归途,他们十分高兴有此丰硕的成果。

第二站为及时赶到挪威,我们须在巴士上过夜,到挪威奥斯陆,先到中国领事馆去发正念,炼功并请愿。回应的只有一辆警车在守护,我们迎着日正当中晒了一个小时,就到市区去游行。由于旅途颠簸,手中拿着照片在走时十分疲困,一直要自己振作,发出正念,想到手中大法弟子的苦难,但一下又困起来,提醒自己来此洪法重任,怎可一副萎糜状,过一下又不行,一直到队伍走进市区,走近环形公园,是一个议会前面,大家在午后的阳光下静坐,有人炼功,自己才休息一下恢复精神。有两位议员来接受我们请求紧急救援的信。

事后,挪威及美国学员为台湾弟子准备大量的面包、水果。

我们在下午三点以后吃午饭,紧接散开各自去洪法,几人炼功、几人发简介、几人读书或交流,到处都有黄色的大法制服。我从悠闲的公园走入商店街,人潮更多,但来往的各色人种似乎逛街为先,对简介的接受很少,我估算两分钟才发2、3张,我对着一波波过街的男女发正念,随时要保持不动心的微笑,我想到师父洪吟:「世间人都迷,执著名与利」又想到自己得法的幸运,得以「慈悲看世界」。这些穿着体面的男男女女,眼光飘忽,不断搜寻望向街头最嘈杂的乐团,挤最挤的小摊,人生就这样吗?心中不断在喊,「看向我的手吧,拿张简介,答案在这里耶!年轻人!老太太!老先生!」

有个女郎骑车经过我,对我笑,过去了,大约十余秒,她倒车回来要简介,我向她诚心地祝福并道谢,只有这一刻我才深深知道「祝福」的涵意。

在去芬兰的船上我站在甲板上看到浓云背后的阳光,起先我执著想找找有没有奇景,后来我环顾四周云彩的变化,我想到文艺复兴画家笔下的天堂的云,不正像此刻?在高纬度看太阳似乎更光亮、更透但不刺眼,而有进入仙境之感。稍有一点体悟什么是「美妙穷尽语难诉」,如果高层世界比这更美,那在人间吃的那点苦又算什么,师父说:「过去一个修炼的人经过一生的修炼,甚至于几生的修炼,可是我们今天在短短几年中就要人圆满,承受过程只是一瞬间,而且时间是推快的。将来回过头来看看,如果你能圆满,你发现那什么都不是,就像一场梦。」《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

每天我们去中国领事馆,接着游行,接着各自洪法,走好多路,赶到下一站又重新一遍,那个12岁的小弟子也勇敢从妈妈的背后走出来,在人来人往的赫尔辛基火车站前发简介,大法在熔炼人好快,回程的飞机上听到有两位老年女大法弟子来例假了,其中之一是早就没有子宫的了。

在芬兰的时候,有人提议再延长回去的时间要去冰岛,因为我们买的是团票,有人附议,有人则面有难色,我是后者。同行团员来问我时,我大声表述了不满。事后在巴士上我才悟到自己一颗妒嫉心横在那儿,师父说:「弟子们啊!师父心急而无用啊!你们为甚么就放不下那颗常人之心哪?就不愿再向前一步哪?我们的学员,包括我们的工作人员,哪怕是为了大法的工作,你们都相互妒忌,你能为此而成佛吗?」(《精进要旨》「再去执著」)几天下来有人在散发简介上特别卖力,看到对街的,就脱队冲出去,我负责团体行动,不断心中不平衡,还认为太过主动会吓到人家、引来反感,「我要松散管理就是因为你放不下那常人,从而在工作中心里不平衡。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个小小的人的,工作谁做都是弘扬大法,有什么你做、我做的,你们这种心不去难道还要带上天国和佛争强吗?」(《精进要旨》「再去执著」)这颗心埋好久了,到那一天师父给我点出来了。

从北欧回来,接到师父新经文,《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同时,我希望欧洲学员能像北美学员一样,每个学员除了参加集体活动之外,平时都要充分发挥大法弟子的主动性,在讲清真相中树立自己的威德,走好大法弟子每一个人的路。所以,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地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我才从自己老是等,老是靠别人干什么,才干什么的被动洪法中清醒,我老不安心自己一天没有跟人家出去洪法,表面上做了许多洪法工作却疲累不堪而没有真正认识到「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过去洪法专门针对国外的人,外面的陌生人及理解法的同修,叫人家走出人来,其实自己才是一直站在门口考虑要不要出去晒太阳的「假修」人。

去一趟北欧,师父让我去「怕晒黑」的执著,天天慢火细烤,人人脱层皮,脱皮后翻白的速度很快,头几天照镜子都给吓到,一个多礼拜就顺眼,慢慢在去执著,接下来我的洪法护法工作应该更好地去做到全面性--包括家人、朋友及自己不太敢面对的人。

谢谢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