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正视恶人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七月七日】二零零零年年底,我在北京一个功友家交流时,被抓至派出所。在那里,警察让我们面对着墙站。我说我们不是犯人,你们不能这样要求我们,并坚决抵制。这时几名警察将我拉到大门外,打算把我铐在室外。我强烈的抵制,他们就说不行,这里不能铐,把她铐在外面那棵树下。我仍然强烈的抵制。他们一看又说不行,还是把她放在地上坐着吧。

这时他们要脱掉我的大衣,当时北京天气很冷,他们说要把我脱的只剩单衣放在外面受冻。我仍然是拼死不从。虽然他们有五、六个大汉,累的气喘,也始终无法得逞。这时,又有个警察说要对我搜身。当时我就斥责他们说:「你们不要打着搜身的幌子,妄想来耍流氓。」它们就说:「我们有规定,有两、三个人在场,就可以这样做。」我继续斥道:「只要你们敢动我一下,我就会大声的把你们的这种流氓行为喊出来,告诉所有的人,让他们都来看看你们这些警察的没有人性的所做所为。」我的一身正气震慑了邪恶,他们只好放弃了所有的努力,把我单独双手朝后铐着,让我坐在外面地上,直到提审我。

当他们提审时,我一句话也不说,僵持了很久,他们又只好放弃了努力。第二天早上,我们要上厕所,开始他们不允许,我们又据理力争,说这是我们的权利,你们没权这样做,他们只好让步。等到上午又将我和另一位女大法弟子转到另一个派出所。在那里,他们又继续轮流审问,仍然没有得到任何结果。这时他们又邪恶的威逼说:「你再不说就让你上老虎凳!」当时我心里没有丝毫恐惧,但我语气更加严厉的说:「你们自己看看你们的做法和当年的渣滓洞有什么不同。用如此残酷的手段,去对付这些心怀『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的百姓,你们的良心到哪里去了?我真不敢相信,这是人民警察说的话。」这警察一时无语,对别的警察说:「她说的话卡住我的脖子了,我不能说话了。」

接着他们就采取车轮战,不停的换人来审。最后他们没有耐性了,要将我两个手铐在暖气片上,我坚决不从。他们铐了我一个手后,拿来的其它手铐全是坏的。这警察说:「看来你还真没有铐两个手的命。」然后又逼我说,「如果再不说,就把你往死里打!」当时我心里很平静,对于生死已无所畏惧,我平静的说:「死并不可怕,对一个人来说,象我这样被你们折磨,真是生不如死,已经毫无做人的尊严。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让那些杀人放火的坏人逍遥法外,却把主要精力都用来对付我们这些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着自己,道德高尚的人,而且手段如此邪恶?」谁知这些警察却不知羞耻的说:「是又怎么样?」我说:「哎!这话可是出自作为职能部门的人说出来的话,简直是给这个国家丢脸,你们敢对你们说的话负责吗?!」

此时,他们已经黔驴技穷了,没有办法了,而且态度也转变了,说不再管我了。就这样,我被关四十八小时后,他们把我放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