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九个月婴儿的遭遇

【明慧网2001年7月7日】吴融,9个月婴儿,父亲吴殿辉和母亲张武英均系江苏省常州师范的教师。因为父母坚持修炼法轮功,小融融还在母腹中时就遭受严重迫害。

融融还是腹中胎儿时,父母亲就因上访(没到信访办就被抓起来)被赶下讲台。爸爸清扫厕所,砍大树,妈妈在复印室从事有毒气体多的复印工作。后来,常州师范违反人才引进协议,收回了本已让其父母入住的房子,并不上报爸爸的档案、户口,非法剥夺其劳动权利,使其失去经济来源。妈妈怀融融时工作辛苦,干的是全额工作,但奖金被克扣一半,连同工资一并拖欠发放。孕期的妈妈经常被翠竹派出所留置,并被罚站过夜。

父母2000年4月初上访,已怀孕4个多月的妈妈在堂堂的中办、国办信访局门口遭到二十多个便衣的恶毒撕扯。上访后,爸爸被拘留,妈妈的行动遭到派出所和学校的严密监控。爸爸拘留获释后,常州市公安局政保处李处长授意常州师范校长李敏敏、俞霆益及市教委人事处蔡处长非法剥夺了融融爸妈在校外租房的权利,强制其住入校内宿舍以便长期监视,并把他们骗到解放军一0二精神病医院和精神病人关在一起。期间,怀孕5个月的妈妈被护士绑在床上打针、灌药。母亲在怀孕后期,非常需要家庭的照顾,但融融爸爸又被非法关押了40天,妈妈的人身自由也遭到严重侵犯。

2000年8月底融融出生,妈妈住院了三天,单位每天派两名同事到病房监视。出院后,学校大门值班人员严密把关,不许校外人员到校内探视。融融满月后预约理发师上门,也被拒在门外。融融出生42天到妇产医院复查,学校派专人专车尾随其父母乘坐的公交车,严密盯梢、监视。出生56天后随父母回山东老家,翠竹派出所裴副所长带领常州师范主任徐介新和六、七个公安,在常州火车站抢去已经检好的火车票,从妈妈怀中抢走融融,把融融父母绑架回单位。为了解除担心其“进京”的忧虑,次日市公安局、学校各派一名人员将三口之家“送”至老家。2001年春节期间,父母带融融在山东度假,当地公安接受常州市公安局的任务,经常上门骚扰他们的生活。2月28日,父母带刚满半岁的融融回常州,在磁窖火车站遭到当地七、八个公安干警,两部警车的无理拦截。这些公安声称接常州市公安局一处命令,要在“两会”期间对炼法轮功的他们留置并“押送”回常州。融融父母极尽全力抵制这种违法行为,最后被绑架上警车。融融头部、腿部两处被警车车门挤压,母亲和融融的衣服均被拉断,母亲表链被拉断。因为受到惊吓,融融开始拉肚子并在夜间哭闹。

2001年4月29日,爸爸到上海看望同学、老师,因没向公安、学校打报告于5月1日回常州途中被常州公安非法绑架并判劳教二年。常州市公安局颠倒黑白,将磁窖火车站事件污蔑为融融爸妈严重违法,并炮制了送劳教的黑材料。现在,融融和妈妈一天24小时都受学校大门口保安李洪根的监视,上街买菜都要盯梢。学校配合“上面”迫害弱母幼儿,却不许校外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帮助他们,谁和他们有来往都要遭到传讯。公安扬言,融融满周岁后也要把他妈妈抓去劳教。

(注:融融父母的事迹明慧网以前曾经有过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