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全家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一位医科大学教授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1年7月7日】作者简介:王桂兰,女,46岁,河北省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毒理学教研室副主任、副教授,党总支委员。1994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苦不堪言,身体极度虚弱、无力做家务,在全家重点保护下勉强坚持上班。

1994年6月在济南参加李洪志老师讲法传功面授班。八天中,身上的病痛一扫而光,还恢复了例假。同时世界观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不再借工作之便占国家的便宜,还把借用的公物和捡拾的照相机送还交公。通过修炼淡泊了名利,在名誉地位面前能主动谦让。她的儿子、丈夫通过修炼也祛除了病痛之苦,思想也得到升华。其子修炼大法后成为品学兼优的学生,虽在普通中学上学,但中考成绩比录取分数线最高的重点中学入学分数线还高15分。

王桂兰一家家住医科大学,本人又是医大教授,具备很好的医疗条件而治不好自己的疾病。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在短期内发生了神奇的变化,亲身体验到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超常的科学。

***************

我叫王桂兰,今年46岁,中共党员,是河北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毒理学教研室副主任、副教授,系党总支委员。很多人问我:你是专家教授,又是搞医的,你怎么就走上修炼法轮大法的路?这是因为尽管我有一定的现代科学知识,却不能使我找到人生真谛,消除我心灵的痛苦;尽管我有很方便的条件寻医问药,而现代的医学却无力使我摆脱病魔。

回首未修炼的时候真是苦不堪言:82年生孩子落下月子病、偏头痛,常常呕吐头痛难忍,顶着床不能入睡;84年3月患胆囊炎,囊壁增厚0.5mm,各种药均医治无效;93年又乳腺增生、第五颈椎增生;94年又添宫颈巴氏III级(癌前期)、后闭经……从85年到94年大小手术4次,一天到晚浑身疼痛,贴落风湿膏,同事笑我:医务室挂了长期号,家里活什么也干不了,成了重点保护对象,勉强能爬上五楼去讲课。我常想人为什么活着这么苦,我活着是为什么?94年3月中旬是我生命崭新的开始,我从我校大学生那里请到了大法书,我爱不释手,然后我们一家三人同我校师生六、七十人一起,看了李老师教功录像──看到老师,看到屏幕上旋转的法轮,我感到肃然起敬,无比亲切。

当知道李老师要在济南办班,我毅然冲破了重重阻力,于1994年6月21日来到了济南,有幸参加了李老师的面授班。见到老师就象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听法的过程中,我的心沐浴在一种无法言表的祥和慈悲的气氛中,带着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平静和愉悦聆听老师的讲法,老师讲的博大精深的法理折服了我,我感到自己的心融在“真、善、忍”宇宙大法中,从生命的深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正象老师所说:“识正邪,得真经,轻其身,丰其慧,充其心,乘法船悠悠。善哉!奋力精进,直至圆满。”(《悟》)短短八天之中我清楚地感受到老师给我净化了身体,净化了心灵,我完全成了与病无缘的人,而且已闭经三个月又恢复了,还给了我法轮和许多许多。我如梦初醒,热泪滚滚,和其他四千多功友一样决心一修到底,在大法中向老师指引的崇高心性境界迈进。参加班前想把车票、住宿费用科研费报销,听完课就撕掉了。从此一股力量使我做一个真正的人。

回石后马上把借单位达十几年的血压计送还,四年前在动物园捡的照相机送回公园派出所等,叹息未得法前无知地造了多少罪业啊!我通过深入的学法明白了,自己过去病的根源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那么多的病、难治的病,就是过去失德多、业力大所致。老师说:“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转法轮》第3页)。因为对法理明白了,在师父不断给我净化身体时所出现的便血、红眼病症状、剧烈的牙痛、耳朵肿、腰腿痛等种种消业现像我都忍受过去了。95年底我连续拉了3天脓血痢疾,一天跑五、六次厕所,按医学讲是中毒性菌痢,属严重的感染中毒性痢疾,要是不修炼的人,不及时治疗很快会有衰竭并发败血症等危险的。奇怪的是,吃饭正常,不觉疲劳也不烧,医学上所说的临床症状没有,不治而愈。这样的净化身体就是超常的科学。我在医科大学工作,医疗方便,可是任何医疗方法、手段都没使我浑身的慢性病根除;我研修医学,在高校任教,又教药理,按理说称得上专家了吧,可是十几年来一切中西药物,对我的病痛无济于事,只有法轮大法彻底把我的病根除了。就象《转法轮》第4页所讲:“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

我按照老师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体现修炼人的心性。我科室搞对外服务,即使是现金我也按规定上交学校,2千、3千的都有,别人给的回扣我都婉言谢绝。97年终评我优秀,并且按规定连续两年优秀可长一级工资,我也毫不犹豫地推让了。98年单位售房,工龄长的交钱就少,而我在十几年前多报了一年工龄,为此我四次找到人事处终于修改了档案,他们说:现在还有这样的人,别人都愿写得越多越好。我说:我现在修炼法轮大法了,老师让我们做到“真、善、忍”,我不能占便宜。

我现在有用不完的劲,一天到晚总是乐呵呵的,教学质量也高了。一次工会分大米,我帮着别的老师往上扛50斤大米,一口气儿送到4层楼不觉得累,真是身体一好,活得轻松。98年7月校党建工作调研及向人事汇报工作中,领导对我提出了表扬,而我牢记师父的话:“做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修者自在其中》)

再说我儿子,他今年17岁,从12岁上五年级时开始修炼大法。没修大法前身体和我一样糟糕,每年住院一到三次,发烧、不明原因的腹痛,一天发作一两次,走遍了医院,检查也诊断不清,做脑电图,认为是大脑功能紊乱性发作,找气功师治不好,炼了几种其它功也无效,学业受到很大影响。94年得法后,他刻苦修炼、提高心性,很快无病一身轻。他非常热爱大法,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假日还要多学多炼,就是学业忙的时候再晚也要坚持打坐。《转法轮》抄写了一遍,经文能背许多篇,在幼小的心灵里就埋下返本归真、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的种子。98年中考成绩755分,比市一中录取分数线还高出15分。他说:我是炼功人不图虚名。就自己报名在师大附中上学,今年被班上评为“三好学生”。同事都问我:你家孩子怎么学的?在咱院的孩子中成绩第一。我平静地说:他是修炼法轮大法的结果,是法轮大法使他生慧增力、开智开慧,成为品学兼优的学生。

我丈夫刘双军是河北纺织工业学校高级讲师。他原患有胃病和口腔溃疡,学医的都知道,这类病的确是用什么药都不好使。自94年修炼大法后症状全无。

我们全家修炼法轮大法四年多以来,没上过医院、没吃过一粒药,身体发生这样神奇变化足以说明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超常的科学,不是不了解的人所说的迷信、说教,也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事。

法轮大法是正法,李老师以洪大的慈悲救度每一个想要返本归真的生命。

(法轮大法石家庄辅导站供稿 一九九九年初)

(注:本文作者为证实大法,现已被邪恶之徒逼得流离失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