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郊迫害法轮大法弟子,遭8级大风袭击

【明慧网2001年7月7日】2001年6月26日晚8时,一场暴风骤雨突袭平谷、顺义、密云三地,给当地造成较大的经济损失。

据平谷县气象局当晚的记录显示,这场雨的降水量达17.2毫米,平均风力8级,瞬间最大风力达11级,为该站1959年建站以来的最高值。这场罕见大风,使平谷县的果树受灾面积达3.35万亩,果树倒折8.22万株,落果率在20%左右,严重的达到30%,造成减产900万公斤;公路、田间绿化树木倒折1.32万株;电杆倒折216根;毁坏房屋2005间;蔬菜受灾面积6200亩。

在受灾最为严重的顺义区赵各庄,记者见到仅被倒折的大树砸坏的民房就多达十几间。在村民张金旺的40亩果园里,记者看到即将成熟的果子散落了一地。

密云东邵渠村,这个村被这场大风毁坏了2000多亩春播玉米及其他经济作物,直接经济损失75万元。东邵渠养殖户张翠伶的奶牛小区3排40间牛舍,被整体掀掉。
  
这是神在警告人们:记住“善恶终有报”是天理!请看在邪恶的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后,此京郊三地助纣为虐的表现:

密云县代县长王洪忠刚一被转为正式,就更加剧了对法轮功学员们的迫害,春节前在他的指挥下,这个县又有9名大法弟子被送到大兴县的劳教所,以展示他的“威风”。

在县委书记刘宝善的亲自督战下,平谷县所属的乡、镇均从1月23日下午开始,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突击性的“集中”。强令学员们交押金,写保证,对“不顺从者”实行当即拘留,致使有的学员被迫离家出走,据查,现已有数十名学员被列为劳教对象。

北京市平谷县拘留所邪恶行径:残酷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1)2001年大年初一,公安将60多位到天安门证法的大法弟子分男女,用大客车送往平谷县拘留所.这里地处偏僻,也更邪恶。恶警们知法犯法,对大法弟子一个一个严刑拷打,威逼说出姓名、住址,弟子们宁死不配合,它们用威逼形式:

1、毒打:用木棒、铁棒打;用“爪子”抓;用脚踹。

2、吊铐:把双手铐上挂在门上,双脚离地吊起来。有的男弟子双脚铐上倒过来吊,恶警还要不停地悠门,越悠手铐越紧,很多弟子鲜血直流。

3、灌凉水:恶警强行扒下弟子的鞋,双脚固定在热管子上,双手铐住,从头上;从脖子里灌凉水,再打开窗用冷风吹。恶警折磨大法弟子至凌晨两点半才把弟子们推进牢房。

(2)为了抵制邪恶A8牢房女弟子老少14人组成一个粒子团,用身躯冒死顶住门,要求停止行恶,无罪释放。(牢门有两层,外层铁门它们能开,里层门铁筋构成,间距十公分)恶警成群进攻,打不开门,再换武警,还打不开,恶警们气急败坏,用铁棒砸弟子头,用手抓弟子头发和脸,前面3个弟子承受最大。3次攻不破后,它们想出更毒的办法,用灭火器喷。这也无济于事。第五次,恶警用几块木板一点一点别开了门,它们从弟子头上身上冲过来,再次狠命铐住弟子,把弟子一个一个拖进院子里,用恶语骂着,取笑着,用皮鞋踢脸,给周身挂满灭火器的白粉,有的弟子付出了更多鲜血。

(3)绝食第四天开始灌食,实质是更邪恶、更残忍的折磨、迫害。恶警用“劳动号”(囚徒)凶狠的反铐住弟子的双手,有的铐上了脚镣,再把弟子踹倒在水泥地上,强行插鼻管,再抓头发、拽手铐,把弟子一个一个拖到院子里,再踹倒在地上,灌豆水,之后弟子被恶徒拽手铐倒退着跑,手铐深深卡进肉里。

北京市顺义县看守所邪恶行径:

大法弟子赵保省,38岁,清河县戈仙庄村人。2000年12月29日去北京护法,被北京市顺义县公安局沙岭分局打残右臂(5个恶警)。三九天他被扒光衣服铐在院子里的树上,警察往身上泼凉水,用大小电棍电,把大电棍多次放到生殖器上电,把他双手用两个铐子分铐在连椅上,分铐在两张床上,使他不能下蹲。用电棍,橡胶棒,警棍等凶器折磨4个多小时(晚约6点---10点多)。

河南某地一女法轮大法学员李XX12月20日到天安门和平请愿被抓到顺义看守所酷刑折磨,把衣服脱得只剩内裤,秋衣,让站在风口上往身上泼水,待水结冰以后,用脚把冰踢成堆让其赤脚站上。这样反复数次,后又架起她在楼梯上来回拖。累了,又把双臂架起向后拧,该学员宁死也说大法好,他们气急败坏地要把她的内裤脱下,该学员仍和善地劝他们说:“你们这样做不怕传出去有损国家的形像,有损于你们的职业的形像吗?”他们没招了,就恐吓道:“我们把你打死拉到沟里埋了谁管,还可以再抓顶替你……”

河南某地一大法弟子12月初因进京上访被抓,送到昌平看守所,用塑料袋把头层层包起来,待快死才松开。该弟子被折磨20多天,现已精神错乱。

北京顺义县的尹岗(尹家)派出所 邪恶行径:残酷刑讯大法弟子

(1)2000年12月27日,几位弟子到天安门去讲真相,被抓后被分流到顺义县的尹岗(尹家)派出所,他们就开始对弟子用刑,把衣服、鞋子、袜子都除下,把弟子双手扣吊到窗户上,用电棍使劲电,又拖到外面去冻,当时气温将近零下10度,弟子只穿着单薄的内衣裤,光脚站在冰地上。冻完了又拖进屋里继续用电棍电。来来回回了四次,直到电棍没有电为止,弟子的腰、颈都被电得直不起来,手脚冻得没有知觉,肿得象个馒头,站立不稳,身体不由自主地抽搐,看还不说姓名地址,就叫了好几个人来,又把一只大狼狗牵来咬弟子,但那只狼狗不敢到弟子跟前,离开有3米左右远,不管他们怎么弄它也不肯过来。后来他们又把弟子抬去强迫照像,为的是查明身份。警长和另一个恶警轮流地电,电得弟子小便失禁。

(2)弟子被打得遍体鳞伤,他们还不肯罢休,又叫了几个地痞、流氓进来,年龄都是二十岁左右。他们所采用的手段都是非常无耻下流的,见不得人的。他们把电棍又重新充足了电,继续电弟子的胸部和阴部,抓住弟子的手塞到暖气管里烤。当时弟子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北京顺义区木林派出所邪恶行径:对上访弟子严刑拷打30多个小时

(1)顺义区木林派出所对上访的弟子实行逼供,严刑拷打长达30多个小时。他们把弟子拉到一个房间关上门,把外衣、外裤、鞋都脱了,用手铐把双手反扣在椅背上,用绳子把小腿和椅子脚绑在一起,使弟子不能动弹。一警察上来问:“你能不能说姓名、地址、年龄。”弟子拒绝。他说:“你不说,到我们这里没有一个不说的!”接着,他把一条电棍拿过来说这是多少多少伏的,先充电,看你还说不说!电棍充满电,他们走过来,把弟子的内衣卷起来,毛裤拉至膝盖处,两大腿和肚皮露出来,问:“怎么样?说不说?”弟子仍拒绝。一个警察就拿着电棍往弟子大腿、肚子、手、脚、脖子、头一阵狂电,弟子痛苦简直无法形容,直到电棍的电都消耗完了,又问:“怎么样,能不能说?”弟子仍摇头。恶警将电棍再充电,充电的时间他们也不放过对弟子的折磨,几个警察围过来,一个打耳光,一个拿胡椒往弟子眼里撒,另一个拿臭袜子塞到弟子嘴里。

(2)晚上,他们仍对弟子进行毒打、电击,有一个年岁大一点的警察威胁说:“你不说,我们把你杀了丢到山上埋了谁知道?!”大概打到晚上八点左右,他们又把弟子拉到外面,在刺骨的寒风中冻到十一点后拖回来打了一顿,然后不准弟子睡觉。

(3)第二天,他们开始加重酷刑折磨,从早上开始就用电棍专门往两大腿内侧和头部、下巴、脖子上电,还有人专门打脸,用皮鞋踢小腿前面的骨头、踩脚趾。弟子的腿被电得伤痕累累,头发被电卷了,耳光也记不起被打了多少下。到中午吃饭时,他们把弟子的手铐到背后倒吊起来直到他们吃饭回来,如此吊了四次,这一天就这样反复毒打持续到晚上才停止。到了第三天的中午,把弟子送到顺义区看守所非法关押。

北京密云县看守所 毒打、残害大法弟子邪恶行径:

北京密云县看守所让大法弟子睡冰冷的水泥地,对大法弟子边打边骂,揪着弟子的头发抡,然后往墙上来回撞,弟子觉得头在胀,眼睛睁不开,天旋地转。强行把弟子摔倒在水泥地上,用三角皮带狠命地连续抽打弟子的大腿。

对女弟子,警察强迫她们光着脚站在雪地上,光手扣在大树上或水泥电线杆上。有的被扒掉外衣冻,不说就用电棍电,上电床电。一个东北女孩被电棍击倒后,又被拳打脚踢,踢昏过去再用冷水浇,其状惨不忍睹。另一三十来岁的女弟子,被四、五个警察脱衣服,脱得只剩下内衣内裤后还叫脱,警察们在她身上乱摸,一边摸一边发出淫荡的笑声,又怪声怪气地说:“你说我们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吧。”真是禽兽不如。

江泽民集团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最近在江的密令下,虐杀法轮大法弟子的数字急速增加,只六月二十日在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就有十五名法轮功修炼者被虐杀,这种屠杀会带来更大的“灾难”,会激起人天更大的愤怒。我们警告那些江泽民的帮凶:放下屠刀,以恶报为警,善待法轮功弟子,否则善恶报应终将降临。

在此我们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行动起来,共同制止在中国正在发生的这场残酷的大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