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0月28日我在天安门广场打“真、善、忍”横幅被抓,关押在清原拘留所38天后被送往辽宁省抚顺市武家堡劳动教养院,罪名是扰乱公共秩序,8个月后被释放。在进入武家堡教养院之时,使我体会到了武家堡和沈阳马三家一样的邪恶。在已魔变的邪恶生命群起而攻之下,在肉体折磨、精神上对你进行巨大精神摧残、强制洗脑的那一套歪理邪说的欺骗和迫害下,由于对法认识不清,有怕心,没坚定正念所以在痛苦中承受不住,被逼心不情愿地干了只有原本将被消灭的邪恶生命才干得出的丑事恶行。为此,为挽回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向全世界特别是辽宁省抚顺市劳动教养院、政法委严正声明:我在被迫害下配合你们所写的、所说的、所干的一切声明作废,我将重新坚持维护正法修炼,纠正一切不正的因素,坚定正念绝不动摇。

师父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中说:“修炼者坚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认识,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无法被常人改变,因为人是改变不了觉者的。”“全国各地学员的声明每天大量出现,最后一个想要通过强制和欺骗、企图改变大法弟子正念的希望彻底地破灭了,邪恶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大法弟子通过修炼对法真正认识与实修中本体升华后佛性体现出来的坚定的心。”“目前正法中仅剩的邪恶看到了大法弟子不可改变的坚定信念,才疯狂地完全失去了理智。”“而在这场迫害中,世人会更加看清邪恶所干的一切,大法弟子会更加理智,更加清醒,在坚定与修炼的成熟中走向伟大的圆满。”

然而在人中修炼的弟子,还有一些人没能很好地把普通的个人修炼与正法时期的大法修炼区别开来,没有很好的明白“理性”经文中师父说“被抓不是目的,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的。”去天安门也好,在监狱也好,在任何一个环境中遭到邪恶迫害时,大法弟子从个人承受中出发来看问题,简单地希望个人来承受的念头都可能是消极的,可能是魔在那种环境中所希望的。因此要主动发正念,“清除三界内的邪恶”,因为这就是在消除自己思想中的变异物质,以及清除另外空间的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

目前大法弟子能走出一切迷、走出一切魔难,亦真正能够去除一切人间变异的思想,更好地参与法正乾坤,真正能用正念主宰自己,是在溶于大法,同化大法,去掉一切变异思想和干扰,是在飞速前进的法正乾坤的进程中“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正念一定能够制约和铲除邪恶。而站在真理对立面的邪恶生命,也就面临着被层层灭尽,正的宇宙不会有留给邪恶的位置!

声明人:大法弟子 王金凤
2001.6.28


严正声明


今年2月份,学校老师让我们全班同学写个保证,内容是:“我从来没炼过法轮功,今后也绝不会炼。”我不写,班主任老师就把我交给教导主任,她们吓唬我说:“不写就开除,警察还要天天去你家……要是你不写,会让学校所有的荣誉丢光……”她们也不让我上课,“开导”了我两节课,最后我被逼无奈,只得按她们说的写了。

我虽然写了,但不是自愿,不是我内心的写照,声明作废。

小弟子:张英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7岁的大法小弟子,今年上小学一年级,在老师的强迫下,写了不符合大法的“书面文字”,后来由家长保证“在学校不炼功、不宣传法轮大法”的书面材料,在本人声明之日起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坚修大法,做一名真修的大法弟子,跟上正法进程,跟师父回家。

大法弟子:杨宇琦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学校组织的反法轮功签名活动中,我被迫签了名,现声明作废。

大陆小弟子:陆璐 200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重新开始,走好今后的每一步。

在邪悟的那段时间里,我曾经是吉林省所谓的转化帮教团报告人之一。现在我认识到,我错了,走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该走的错路,这是一次沉痛的教训。

我于1998年3月得法。没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患有多种疾病,如:高血压、心脏病,脑、四肢、心脏动脉硬化,脑血栓,糖尿病,经常卧床不起,医院大夫告诉我说等变成尿毒症就不行了。学法以后,疾病全无,没吃一粒药。身体也越来越好。如果我不修炼的话,我可能早就没命了。

1999年9月,我进京护法,被非法抓了起来,在北京办事处软禁了五天,后被当地公安送看守所非法关押27天,2000年2月因在家中集体学法,又被公安非法抓走。我当时坚持正信,死不转变,被非法劳教一年。

到了劳教所,在邪恶的电棍的打压下,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邪不分,执著太重,人的观念特别强,再加上自己还存在着自信心、欢喜心、自满心、显示心等各种执著心,被邪恶势力钻了空子,在邪恶假善、伪装、欺骗下,违心地写了所谓“三书、揭批”,在邪悟的路上越滑越深。师父多次点化也不能正悟。把自己执著放不下的东西用大法来掩盖再掩盖,而且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参加了所谓的“转化帮教团”。不但没有抵制邪恶,反而做了邪恶的帮凶,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

2000年11月底,我回到家里,经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对照自己的所做所为,我终于醒过来了。醒过来的那时刻,真的从内心深处认识到了我所犯的错误有多么可怕。当时,我大声痛哭起来,在其他功友的帮助下,我打消了自杀的念头。——我不能配合邪恶去自杀,否则会给天法带来污点。我要用自己的生命去维护法、证实法,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世人,加倍弥补以往的过失而不是去自杀……

师父为度我们遭了无数的罪,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那么多……而我自己却走向了大法的反面,竟然被邪恶势力所利用,干了那么多对不起师父和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干的错事。说真的,我就是死上一百次都弥补不了自己所犯下破坏大法的罪孽。有负师父重望啊!不但给大法抹了黑,令师父受辱,而且没有做到对大法、对社会、对自己负责任。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又给了我重新修炼、重新开始,重新走入正法中来的机会,我下定决心要走好今后的每一步!

在此声明:我在吉林省长春市女子劳教所里写的所谓“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和所谓吉林省转化帮教团的“揭批材料、录音、录像”等等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不符合大法弟子言行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要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真正修炼人!!!

大法弟子 吴连杰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6月30日,我夫妻二人因在家炼功被派出所非法抓走,抓到派出所后绝食四天,白天和晚上都在用正念除恶,任其软硬兼施,坚修大法心不动。所长说:“你们是不是真有功夫,从你们来了我饭也吃不进去,老难受。”7月3日我们被送回家。

现在声明:由本村干部和家属代写的“保证书”一律作废,不允许任何邪恶钻空子给大法抹黑。

大法弟子 吴章套、王书莲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我7.20进京以后,在各种压力考验面前没有过好关,也是学法不深所致。写了“保证书”,说“不炼法轮功了”,给大法造成了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我悟性差,尤其是没有保护好大法书籍,致使宝贵的大法书籍在我的面前惨遭烧毁,我感到非常后悔。由于大家帮我悟,我现在终于清醒了,感谢师父的大慈大悲,给了弟子一次又一次的机会,救弟子一命。以后我要排除各种干扰,抓紧宝贵的时间,跟上正法进程,走好以后的每一步。

大法弟子:陈宇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悟性太差,加上怕心,违心地交了大法书,又在“保证书”上签了字,还诋毁明慧网,没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对此深感痛悔,现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行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随师,走好每一步。

大法弟子:陈淑丽、张华山、安玲、张华滨、张宇、张华军、赵亚鑫、王亚丽、赵长波、张永梅、戴秀珍、邱月云、张恒秋、陈贤缘、韩志明、金小英、王振山、那振海 2001年5月4日
我的体会与


声明


99年“7.20”以后,由于学法不深、精进不够,在压力和魔难面前,我未能守住心性、坚定正念,违心地在“保证书”上签了字,并上交了一些大法书籍,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为此,我感到痛心与悔恨。为挽回我造成的损失,在此正式声明:我的一切不利于法轮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另外,在一次公安对我家进行的非法搜查、抄家行动中,我由于主意识放松,以及不放的执著而造成正念不强,未能从大法的基点上出发来抵制邪恶势力,错误地劝说家人在证明“未造成物品损失”的单证上签了名(事后我母亲发现她的一件金首饰经过抄家不翼而飞);此外我当时还有其它一些顺从邪恶的行为,从而做出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在此严正声明:我当时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表态全部作废!我要在今后的修炼与“助师世间行”的过程中,坚定地“以法为师”,保持清醒和理智,一切以维护大法和慈悲众生的基点出发考虑问题,坚决抵制邪恶、窒息邪恶、铲除邪恶,努力在讲清真相和证实大法中弥补自己的过失,不辜负师父的慈悲,做一名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姜帆 2001年6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今年腊月27日晚上10点左右,家人都已安睡,4名警察疯狂闯入我家。在没有出示任何有效证件的情况下,强逼着要带走我和母亲,说是要找我们谈话,我和母亲誓死不从,他们也没放过我们,依次将我们抬下楼,而我们的去向家人却无从知晓。我和母亲被无辜拘留了15天之后,又被带到“洗脑班”。我和一同修在“洗脑班”上不配合邪恶,从拘留所出来的当天又被拘留10天。出来后,由于执著心和学法不深,在谎言和假象的迷惑下,并在他们说的不写就劳教的压力下,顺其执著心,接受邪悟,做了一名大法弟子不该做的,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声明,原来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回到师父身边,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苏艳丽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我声明在1999年7月20日之后,我配合邪恶势力所做的所有讯问笔录,以及2000年在劳教所期间,写的“保证、悔过、揭批”等所有诋毁大法与老师的文字、行为全部作废。我对法轮大法的坚信从未改变。

我之所以在修炼的路上走错了路,是因为自己在消极地等待中,站到了人的基点上看问题,再加上对人中“情”的执著,以至被邪恶钻了空子,最终迎合了国内迫害大法与师父的邪恶势力的要求,给大法造成了不利的影响。对此我感到深深痛悔。我今后要加倍努力,弥补过失,跟上正法的进程,发挥出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

悔过的大法弟子:胡前锋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我99年10月份进京上访,11月份被哈尔滨南岗分局拘留。在看守所里,由于自己放不下执著,悟性太差,又迫于压力,因此违背了自己的良心,写了“保证书”,现在,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越发对自己当初的行为痛悔,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因此特在这里严正声明:当初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东西,违背自己良心的东西全部作废。以及我家人被迫为我写的“保证”也全部作废。争取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法轮大法弟子:王中清 2001年6月19日


声明


我在本地区高压政策下,出于无奈,被迫来到所谓的“转化学习班”。在帮教人员的种种欺骗下,她们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把不是师父说的话,说成是师父说的话。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群魔的围攻下,自己上了当、受了欺骗,说了不该说的话,写了不该写的“转化材料”,交出了书等。

回家后,自己心里特别难受,从内心深处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师父为了度我们,给我们讲法,给我们清理身体,给我们从生命的本源开始消业,给我们身体种下了修炼的种子……老师为了度我们操尽了心,我还这样不争气,太对不起大慈大悲的师父了。

我要回到大法中来。我声明所写的不利于师父、不利于大法的东西一律作废。

声明人 石通江 2001年6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因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非法关进看守所,由于自己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违心地写了“保证书”,这不是心里话。我郑重声明:所写的“保证书”还有和乡政府承诺的假话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错,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紧跟师父,坚修大法。

大法弟子:吴凤英 2001年6月25日


声明


自7.22以来,自己也曾一度困惑过,但后来在法中认识到,这样困惑下去是不对的,真是愧对老师的一片片苦心。在高压下,曾违心的说了一些炼功人不该说的话,写了保证书。在这里声明,所写、所说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争取做一个合格的大法粒子。

声明人:鲁尔桂 2001年4月11日


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2000年7月进京护法被抓到北京门头沟看守所,由于不说姓名、地址,又被转送到天津武青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看管人员用电棍电,用犯人的鞋在我们脸上来回抽,还把我踹到椅子底下用脚踩着等等,用尽了各种流氓手段。由于学法不深,人的观念太强,怕心太重,就说了姓名和地址,被当地公安接回后拘留。在此期间我写了“保证书”,出来后通过学法、读师父的新经文,使我充分地认识到了写“保证”是错误的,所以我郑重声明,我以前所写的“保证书”或做过违背大法的事全部作废。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加倍弥补以前做错的一切。

大法弟子:贾学梅 2001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1999年8月,居委会主任为法轮功的事多次到我家,令我家人很烦、很担心,反对我炼法轮功。有一天他拿来了一帐印好了的“保证书”让我签字,又惊动了家人。为了让他少来或不来,我虽没在签字处签字,但违心的在“保证书”的空白处写了一段“不炼了”的文字,并交了部分书,我当时觉得这算不了什么,又不是真不炼了。事后我痛悔不已,我对不起师父,给大法抹了黑。现严正声明,所写文字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坚修大法紧随师,走好每一步,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武淑琴 2001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面对师尊新经文《大法坚不可摧》因为执著太重而曾经“干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这是对大法的侮辱。”对大法造成了损失。虽然我以前已经向办事单位作了声明,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因此必须再次 严正声明:我在关押期间所说、所写、所签名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要求的话,一律作废(包括我的亲人朋友的保释、担保之类的东西)因为我们更新的生命是在正法中形成的,怎么能让旧的势力为我担保什么呢?我们要去纠正一切不正的,紧跟师尊正法进程,溶于法中,正念除恶,作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建立自己的威德。

大法弟子 朱有德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之后由于弟子怕心太重,曾带本地区大法弟子交书、音像法带,宣传栏签字“保证不上京”等,这一系列做法不符合大法要求,以至后来发展到领学员走向邪悟、诋毁明慧网等邪恶行为,阻碍了师尊法正乾坤的正法进程,造成了许多人不能从人中走出来正法。对此深感痛悔,现声明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跟上师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安军兴 200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我曾是一名空军中尉技术军官。1999年7月,当大法蒙受不白之冤时,我尽全力向各级领导和同志们讲清真相。但最终迫于压力,我写下了“保证书”和“揭批大法的材料”,并被转业到了地方。2001年春节刚过,抱着证实大法和将功补过的念头,我独自一人来到天安门上访。被带回家乡后,迫于亲情的压力,最终又写下了“保证书”。我自己都觉得没脸见人,一度破罐破摔。但慈悲的老师没有忘记我,同修的悲壮经历震撼了我。在此我严正声明,过去一切有违大法的言论和“书面材料”全部作废,此后坚定修炼,做一名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陆弟子:张毅强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我九四年三月修炼法轮大法。2001年6月26日,区“610办公室”带领派出所副所长、片警及街道干部,将我从单位强行带到“洗脑班”,我坚决抵制并逃出了魔掌,现漂泊在外,居无定所。在此我严正声明:

99年7.20后,我被关押期间,为了蒙混过关,写了“揭批材料”和假“保证”,之后也说过、写过对大法不利的话,这是人的变异观念的邪悟,是对大法的侮辱,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给个人的修炼留下了污点。我声明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弥补损失。

张彦宾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被关押看守所时,在拘留证、进门登记表、释放证上签了字,通过学法,悟到一切都不能配合邪恶,在此严正声明,在正法进程中所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与签字统统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岳兰香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我在98年春节有缘得高德大法,开始学法炼功。但在99年7月邪恶风暴的破坏下,自己学法不深,在单位给的表格里填写了“不再炼功和党保持一致”的表态。后来在99年11月又开始炼功直到现在。但心里老是对这个“表态”深感内疚,对不起师父的爱护和教导。现在我声明:表态内容作废。加紧学法修炼,紧跟师父正法的步伐,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林伟时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由于害怕失去人身自由,害怕残酷迫害,违心写下了“保证书”、“揭批书”,得到目前的人身自由。但我非常后悔,自己做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不应向邪恶的旧势力“保证”什麽。所以我声明:向辖区派出所写的“保证书”、“揭批书”作废!向所在单位写的“保证书”作废!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周廉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我去北京上访半路被押回,由于学法不深,在怕丢面子下,做了有损大法的事,如交书、炼功带、写所谓的“保证书”(不是真心的),无意中随和了邪恶。我很痛悔。现郑重声明,所做过的所有不利于大法的一律作废。请求师父给我弥补的机会,我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要堂堂正正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张静 2001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5月12日去北京上访,被派出所抓回,因为当时自己还有执著和有一些人的东西,还有怕心在。所以在派出所的高压和欺骗下,写了一些所谓的“供词”。11月份又在派出所的威逼下写下了文字游戏的“保证书”。现严正声明:本人所写的一切以及家人代写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助师世间行,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潘淑霞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因自己学法不深,不精进,有执著于利的心,有怕心,有时过关时想圆滑过关。想想师父为我们承担了那么多的苦难,怎么感激都感激不过来,可是自己在过关时,做得不够好,没有严格要求自己,实在是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师父一再说:"大法修炼是严肃的。"今后一定做到不能有一丝的动心,做一名达到师父要求的真修弟子。

大陆大法弟子:刘丽君 2001年6月7日


声明


99年7月22日邪恶在疯狂迫害大法,那时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把师父的法像、一本《转法轮》及炼功磁带交给了单位,并在他们写的不利于大法的“材料”上签了名。在被逼迫下,老伴替我写了“不炼了”,单位的人抓着我的手,签了我的名。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这都是我学法不深、放不下人的根本执著和怕心让邪恶钻了空子。我痛悔不已。现郑重声明:过去所做的不利于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坚定实修大法的心永不变!

大法弟子:苗玉琴 200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因学法不好,大约在2000年8月因有怕心,把家中看的资料和零散经文,及同修家的都烧了,现在悟到是我们辜负了伟大师尊的一片慈悲之心,我们现在声明以前的一言一行不符合大法的统统作废。

大法弟子 丁建英 李书印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执著心太重,在劳教所里被邪恶的谎言所蒙骗,接受了邪悟,写了“悔过书、揭批材料,”我醒悟后痛悔不已。我修炼近四年了,在7.22以后先后四次进京反映情况、正法,证实法,讲清真象,曾被抓、被打、被关押,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始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想到我竟做出违背大法的事,我悲痛欲绝,就象失去了一切,没有生存意义的感觉。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给了我这么好,这么好的大法,我却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但是我心中始终如一地尊敬和相信师父,坚信大法。我声明:在邪恶的高压灌输、欺骗下,在我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所说、所写的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作一个真修弟子。

大陆弟子:刘培建 2001年5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在派出所和街道的诱骗下被送进了“洗脑班”。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有执著于圆满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违心地写了"决裂书"和"揭批材料"等。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助长了邪恶。现在我的内心非常地痛苦与悔恨。在此我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我决心用我实际行动弥补我所犯的错误。跟上正法进程。坚修大法紧随师。

声明人:杨丽君 2001年6月29日


严正声明


因我学法不深,怕心太重,在邪恶的“不转化就劳教”的威逼高压下违心的写了所谓的“转化材料”,给大法造成损失,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后悔莫及。在此我严正声明所说、所写一切违背大法的统统作废,我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坚不可摧。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做一个堂堂正正金刚不破的合格弟子。

刘宗琴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我在1999年7月22日,中国政府中的那个邪恶的流氓迫害法轮功时,派出所挨家“走访”中,由于学法不深,认为签字是表面形式,所以违心的写下了“不炼了”的字据。经过进一步学法,我认识到这也是在向邪恶妥协,特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字据通通作废,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今后我会,也必然能够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任秀贤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和对法根本上不坚定,在监狱里写了“保证书”,出来后又很消极,并接受了一些叛徒的邪悟,写了“三书”,对李洪志老师及大法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对不起师父,给大法抹黑。现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三书”及一切“保证书”全部作废,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陆大法弟子:颜成山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社会上的压力,我违心地写了“保证书”,现郑重声明: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坚定信念,做一位真正的大法修炼者。

大法弟子:王慧屏 2001年7月1日


郑重声明

大法给予了我们健康的身体,使我们摆脱疾病的困扰,给予了我们高尚的心灵,使我们能坦然面对得失,家邻和睦。修炼多年无不深感其威,深受其恩。但在法难中,在邪恶的逼迫下由于学法不深,被迫在保证书上签了字,并上缴了部分大法资料,时至今日仍深深痛悔,所做所为,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真,善,忍”宇宙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勇猛精进,紧随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宋玉福 赵喜涛 赵长青 赵玉莲 韓冬梅 于敏 陈贤元 刘井荣 安海山 赵祥久 韓忠辉 扬丽娟 徐树梅 纪秀琴 张景海 张景录 范玉莲 田淑琴 王凤珍 王敏 张桂芳 吴岩 许桂琴 张玉芝 何亚清 刘娟 王胜全 汪桂春 于花 于海波 那淑苹 刘力 朱秀敏 李忠波 王凤清 杨传顺 杨传宝 胡玉清 何亚华 李加和 付振民 江喜芳 李敏 李志英 张亚珍 高树友 赵成贤 付喜英 阎秀清 2001年7月7日


声明


我于2000、7.1进京证法,被非法关进看守所,以“扰乱公共秩序”为名被非法关押。由于平时学法不深,在邪恶恐吓、威逼下写了“保证书”和不利于大法的话,我现在悔悟不应该那么做。我严正声明一律作废。“以法为师”,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弟子。

大法弟子:宋丽杰 200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们在过去的修炼过程中学法不深,有很多的执著心没去,存在着严重的怕心等,在大法受难时,没能上北京上访、正法,我们感到对不起慈悲苦度的师尊,过去有违背师父的话声明作废。以后一定好好学法,按照大法说的去做,做一名真修弟子,弥补过去修炼过程中的错误做法。

声明人:苗雨芬、刘淑英 2001年6月7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在7.20后在当地邪恶的压迫下:因自己学法不深,在邪恶的压力下写了“保证书”,说“不练了”。经学法后,深深知道自己做错了。现在声明,写过的“保证书”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的进程。

大法弟子:王春花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怕心没去,在高压下,强迫邪悟。当我醒悟时,万分痛心,现声明原来所说、所写一切作废,坚定修炼,坚修大法紧随师,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任淑美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执著心太重,怕心未去,所以在专政部门的压迫下,1、2000年写过“不到北京上访、串联”的保证。2、2000年5月写了“不炼法轮功”的保证。我严正声明这两个“保证”彻底作废。要坚决走出来证实法,不做有损于大法、对不起老师的任何蠢事。

声明人:王凤喜 200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精进,业力大,执著多,在“洗脑班”上听信邪恶,写下了邪恶的谎言,侮辱了大法,深感这罪业深重,现特此声明,2001年4月以前在拘留所的签字、给单位写的一切作废,紧跟正法进程,坚定正念,作一位大法的粒子。

大法弟子 宋太勤 2001年6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去北京正法,在高压迫害下,被判劳教,由于执著心放不下,不情愿地写了“保证书”之类的东西等,这是不应该做的,现在严正声明,凡是不符合大法弟子正念的,所写、所说的一切,以及家属为我所写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投入正法洪流,充分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林培玉 200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去年6月份,在没有任何有关法律手续的情况下,无故被大陆警方拘捕,关押近三个月之久。在此期间,违心地写下了“不炼了”等保证,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我悟到自己学法不深,没有放下根本的执著和怕心,让邪魔钻了空子,至今真是痛悔莫及!!现在我向全世界宣布:我所写、所做的不利于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坚定实修大法这条路走定了,走到底!

大法弟子:汉玮 200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强烈的执著心的带动下,我在2001年3月份镇政府的“洗脑班”上和5月份写的一份“笔迹”中写了“不炼了”等对大法不利的话,这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在此我严正声明,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通通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努力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黄秀芹 200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在2001年2月的“洗脑班”中,自己由于有放不下的执著,心性差,对大法不坚定,被魔钻了空子,违心地在所谓“保证书”中写下了对大法极为不利的话。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公开发表声明:“保证书”彻底作废、无效。坚修大法紧随师不动摇。

大法弟子:陈娇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使自己在重大考验中没有过好关,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声明,我原来所说、所写一切作废,在以后的修炼中,发挥一颗大法粒子的威力。圆融好大法,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龙增津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精进,99年7月在传讯记录上签了字,后又在“不进京”保证书上签了字,后悔不已,愧对师父传的这部纯正的大法,在正法进程中虽努力弥补,但仍觉不能堂堂正正地修炼,现声明以前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助师世间行!

大法弟子 谢强 2001年7月


声明


我于2000年元月进京上访,证明法轮大法是正法后,被无理拘留,拘留期间由于学法不深,违心的写了假“保证”,有损大法形象,今后一定跟上正法进程,挽回对大法的损失,加倍努力,向世人讲清真相。

大法弟子:徐桂琴 徐润珍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法没有用正念去悟,让邪恶钻了空子,所以在7.22以后在家和在拘留所里写了“不炼功、不上京”的保证书,这是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对此声明全部作废。今后要努力学好法,坚定正念,坚修大法心不动。

大法弟子:郑丽华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有执著心,对法认识不足,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声明作废。今后一定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李秀晶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由于被邪恶所迷惑,在强压下所说、所写一切作废,重新走入正法中来,铲除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做一个堂堂正正、金刚不破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梁贤东 2001年7月7日


声明


我于2000年7月去北京上访后被拘留,由于学法不深,写了“不上访”的保证,现特此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特此郑重声明。

大法弟子:徐建敏 2001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太重,在邪恶组织的邪恶“洗脑班”中,我说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所绝对不应该说的话,现在我严正声明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坚修大法,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张玉花 200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2001年2月,在厂领导和家人的一再威逼下,我违心的抄了一份我不应该写的“认识”。但不是我内心所愿。现严正声明以前写的所谓的“认识”作废。我决心坚修大法。决不回头。

大法弟子:李桂梅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我在修炼过程中,在街道邪恶的压力下,因学法不深,曾在街道印好的,上有“不去北京、不练法轮功”字样的书面材料上签了名字。自己深感痛心,给大法带来损失。现在我要公开声明以上签名的“保证书”作废。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废。并向师父保证:以后加倍弥补,“以法为师”。不管遇到多大魔难,坚修到底。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王桂芬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在2000年春节期间,邪恶之徒逼迫我写了“不再炼法轮功”。我悟到:这是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干的事。我声明,我写的“悔过书”作废,以后决不配合邪恶。

陈传会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有怕心,在邪恶势力迫害下,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写了“保证书”,造成深深地悔恨。现在我声明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勇猛精进,用生命捍卫大法,证实大法。

大法弟子:吕明芝、孟惠玲、刘斌、林景莲、盛朝辉、奚秀芳


严正声明


我由于自己有执著,在邪恶的强压下接受了邪悟,做了修炼人不应该做的,痛悔莫及。现严正声明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中自己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李彩玲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在压力下所写、所说的一切有损大法的文字、言论以及“不参与大法修炼活动”的保证都不是发自内心的。现声明作废,坚定修炼到底。

大法弟子:刘纪芬 王加香 葛大顺 2001年6月24日


声明


本人在以前所写的一切“保证”现声明作废,因那是在学法极短的时间里对法的认识不够造成的错误,通过长时间的学法,使我明白了,大法才是我真正要学的东西,我要坚定的学下去,直到圆满。

声明人:施咏梅 2001年6月17日


声明


我自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修炼我渐渐明白了一些大法的内涵也深知大法的庄严、伟大、神圣。可是春节期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悟性不好,放不下人的东西,使我做出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我现在从新做起,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作废,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做师父合格弟子。

高士良 2001年7月7日


声明


本人于春节前夕进京上访,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未能严守心性,曾写下“不进京、不上访”等,不符合法轮大法心性标准的“保证书”,在此严正声明:本人与家长所写任何违背大法要求的“文字材料”及“口头保证”全部作废。

声明人:郭君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1999年4.25之后,我们在各级政府、公安部门及基层组织的压力下,被迫写的、说的所有不利于法轮大法的言行、“保证书”等全部作废,今后坚定修炼不动摇。

大陆弟子:王翠英 吕娟 孙秋红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被邪恶所迷惑,所有强迫我所说、所写和强迫给我录像等一切作废,重新走入正法中来,铲除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做一个堂堂正正,金刚不破的大法弟子、大法的一粒子。

大法弟子:方海红 2001年7月7日


声明


2001.4月份,由于在多方面的逼迫、高压下,被迫写了违背大法的话,不是我发自内心的真实表现,是不情愿的。在此严正声明所写的一切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彌补,不辜负恩师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王林兰 2001年6月12日


严正声明


2001年2月份,在乡政府的迫害下,神志不清时,写了“悔过”之类的东西,是不情愿的,由于有执著心,一时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一个修炼者不应该做的,现声明,神志不清时所写、所说的一切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刘凤杰、王英、何成菊、赵德华


严正声明


迫于各方面的压力,自己违心地写了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材料”,现郑重声明:全都作废。从今以后,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闫志芬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有执著心和学法不深,在看守所被邪恶利用,向邪恶妥协而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及有不利于大法的言行。给大法造成损失,深深痛悔不已。现严正声明这些言行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王智 2001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邪恶势力残酷迫害,和本人的怕心太重,在大队签过“不炼法轮功”,工厂也签过“不炼”,现声明一律无效!我要加倍弥补,坚定修炼,坚修大法紧随师,在正法修炼中走得更好,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于武 2001年6月17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20以来,公安多次找我谈话时,我在所做的“笔录、传唤书、拘留证”上的签字,都是不应该签的。还有说过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话(包括家属所写的不上北京的文字)一律全部作废。

大法弟子:张桔秀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我被政府非法关押期间,由于自己存在着怕心、存有想蒙混过关的侥幸心理,写了不符合法轮大法的“书面材料”,现宣布即日起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杨毅秩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所写过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一切“保证书”和说过圆滑邪恶的话,我丈夫替我写的也包括在内,一切全部作废。我悟得太迟了,请师父原谅落后的弟子。我一定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杜秀珍、赵玉宽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洗脑班”上,我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被迫的、不自愿的,所以我不承认这一切。我要学法、炼功,坚修大法,直至功成圆满。

大法弟子:张利松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2001年2月,在强制威逼下,违心写了对大法的所谓“认识”,对此本人严正声明作废。加倍弥补,在正法中发挥一个粒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田富荣 2001年5月1日


郑重声明

由于我本人学法不深,理解有限,做了违背大法的事。现声明一切阻碍正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大法弟子:马莉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对法认识不够,有怕心,99年8月20日在邪恶的压力下,交了师父的法像、讲法带和书籍。现悟到这一切都是错误的。我从内心深处认识到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对不起大法,今后我一定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廖坚定 200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份以后,由于自己放不下人的执著,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法轮大法的一切,全部声明作废。同时纠正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堂堂正正地修炼,做一个名符其实的大法弟子。

大陆大法弟子:姜凤兰,王美玲,万玉玲,纪月英,池慧清,潘继美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怕心没去,在压力下写了对大法不利的话,一律严正声明作废。深感对不起师父,今后一定好好学法,,做一名真修弟子,弥补过去修炼过程中的错误做法。用行动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李云英 2001年6月25日


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悟性太低,执著心太强于2001年6月6日,在派出所写好的“讯问录”上签了名,在此声明作废。修正自己,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真正发挥一大法粒子的作用,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唐玉秀 2001年6月26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在压力下被所谓的“转化”。在此我严正声明,原来所说、所写一切作废,回到师父身边,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王淑兰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迫于社会上各种邪恶的压力,违心地写下所谓“保证书”,现严正声明作废,今后堂堂正正地坚修大法心不动。

大法弟子:赵欣 2001年6月


严正声明


由于外界原因和我自己的心性没有把握好,对由别人代写的两次“保证书”后悔不已。特此声明作废。今后我会继续努力,最大限度的去掉自己的各种执著心,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栾忠华 200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的执著心和学法不深的缘故,在看守所被邪恶利用,向邪恶妥协而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及不利于大法的言行。给大法造成损失,深深痛悔不已。现严正声明这些言行作废。努力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王智 2001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在魔难中向单位保证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该有的“保证”,现声明作废。我要坚决修炼法轮大法,用行动挽回影响,紧跟师尊,在正法中勇猛精进,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房立宏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因自己学法不深,悟性比较差,有怕心,7.22以后写了“保证书”,我感到对不起慈悲苦度的恩师,过去有违背师父的话,严正声明作废,以后努力精进,学好法、炼好功,处处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走出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李秀琴 200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在强压下本人所说、所写一切作废,坚定修炼,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孙德喜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因我学法不深,上访期间,写了“保证”,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现声明一切“保证”全部失效。加倍弥补。

陈玉华 2001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因自己学法不深,有执著心,有怕心,没去北京正法,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没按大法和老师的要求严格去做,还有很多不好的心要去掉,以后一定要多学法、多看书、多弘法,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

声明人:张春阑、曾凡俊 2001年6月7日


严正声明


7.22以后,由于自己的怕心和对法认识的不足,违心地在“保证书”上签了字,说了一些不符合大法弟子心性标准的话。现严正声明:所签的字及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抹去自己修炼中的污点,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刘春德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元月修炼起,所有写的一切言行不利于大法,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王英霞 2001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邪恶的迫害下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宇宙大法的所谓“保证书”、“悔过书”全部作废,并加倍弥补,坚定地维护大法,做一名合格的大法粒子。

张万文 赵生华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家人承受不了压力的情况下替我们写了“保证书”,我们没有及时声明作废,深感对不起慈悲苦度的师尊,现特此声明:由家人写的“保证”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用行动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王明珍、周之芬 2001年6月17日


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从99年7.22以后,对大法有一些不利的言论和行动。现在声明一律作废。今后要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今后加倍弥补。

吴桂林 200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在压力下被强迫所谓“转化”,特此声明“转化”中所说、所写一切作废,坚定修炼。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华永芳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在正法进程中,由于学法不深,有违背大法的言行,我现在郑重声明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感谢师父的慈悲。

大法弟子 柴德甫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怕心没去,在压力下写了“保证书”,做了修炼人不应该做的,对不起师父。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

李春娟 2001年6月17日


严正声明


自己所做过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我要与那些旧宇宙势力的影响、自身的业力、观念、思想业真正地决裂,由它们而产生的言行不再代表我,从今天起它们将不再属于我,不再是我。并且我将在今后的过程中,真正达到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真正成为大法粒子。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李蒙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悟性差,在99年7月和2000年初,写了不该大法弟子写的话“和ⅩⅩⅩ保持一致”、“目前不上北京”等,现在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魏秀珍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我于99年11月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关押。后因家中老父(年过7旬,生活不能自理)无人赡养,在“保证不进京上访”后,被教委领导保出。现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保证”都全部作废,做一个真正无愧大法的弟子!今后加倍弥补。

大陆弟子:田荣鹤 2001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被假象和谎言所蒙蔽而被“转化”。特此声明原来所说一切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张美玉 2001年7月7日


声明


我做的不利大法的,向邪恶交书、签名等一律作废。紧跟正法进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刘海云 2001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2000年末进京证实大法被抓,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还有执著心存在,写了“再不去北京”的保证,特此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保证”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任丽传 200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对法认识不够,有怕心,99年8月20日在邪恶的压力下,交了师父的法像、讲法带和书籍。现悟到这一切都是错误的。我从内心深处认识到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对不起大法,今后我一定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廖坚定 200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从1999年2月起,所写、所做的凡是不利于大法的,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李书芬 2001年7月2日


声明


由于自己心性守不住,出现了很多的问题,说过“不练了”,写过“保证”,签过字,现在声明作废,因为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一定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跟师父回家。

吴世杰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因学法不深,在高压下强迫邪悟,当我醒悟时,痛心万分,现声明一切所说、所写全部作废,我今后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苏会珍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各种原因,在法轮功问题上多次写“保证、悔过书”,特此声明:凡是签赵淑坤名字的与法轮功决裂的“保证书、悔过书”,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声明人:赵淑坤 2001年6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迫害下,由于怕心、情的存在,因此替老伴和女儿写了“保证书”,这是不情愿的,也是不应该的,现在严正声明,凡是不符合大法弟子正念的,所写所说的一切作废,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坚定修炼。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林清富 200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自1999年7月20日以后,在当地派出所邪恶势力的逼迫下,写的“保证书”及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勇猛精进。

大法弟子:高也 汤淑敏 高静文 陈薇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们学法不深,对正法的认识不清,在修炼路上做了有违大法的错事,现在痛悔不已。特此严正声明我们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康建宏 武惠君 张淑敏 裴丽媛 贾桂芬 狄智会 蔡宏书


严正声明


在高压迫害下,自己由于情和执著心太重,女儿被非法判处劳教期间,替女儿写了“保证书”,现在严正声明,凡是不符合大法弟子心性的,一切全部作废,坚定修炼,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充分发挥大法弟子作用。

大法弟子:孙彩娥 2001年6月9日


声明


我于2000年7月去北京上访被拘留,家里人为我写了“保证书”,我特此声明所写的一切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坚修到底,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张德英 2001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最近有一些言行不符合大法的要求,请师父原谅,在此郑重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抓紧时间修炼,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刘洪源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和自己学法不深,在高压下写了“悔过书”,我严正声明,原来所说、所写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王庆兰 2001年7月7日


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违心的写了“保证书”,现声明所写的一切作废,我一定坚修大法紧随师。今后加倍弥补。

声明人:大法弟子 刘美杰 2001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本人声明,在高压下所写、所说的一切作废,继续修炼法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吴正荣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被当地警察以本人工作及儿子学籍为要挟,被迫写了“保证书、悔过书”及“揭批书”,决非本人意愿,看了师父最新经文,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天大的罪过,特此声明从前所写之书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戚莉 2001年7月7日


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违心的写了“保证书”,现声明从去年7.20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我一定坚修大法紧随师。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周淑琴 2001年6月13日


声明


由于在高压下写的“保证书”声明作废,坚定修炼。努力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

黄淑香 2001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和自己学法不深,在高压迫害中走上了邪悟,现严正声明,原来所说、所写一切作废,打破旧势力的安排,回到师父身边,坚修大法紧随师。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章瑞英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对法理解有误,在看守所写的诋毁大法的“保证书、决裂书”等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保证”,全部作废,特此声明。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蓝燕平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地方派出所为我写的“保证”和一切不利大法的言行特此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杨丰东 2001年6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够,认识不深,由家人写了“书面材料”。现声明作废。同时自己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做正法的一个粒子。

大法弟子:柯毅 200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在邪魔的压迫下,写了“保证书”,现声明作废。在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在慈悲与救度世人中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朱茂奎 2001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被抓到“王村”强行转化,当时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写了“三书”,干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痛悔不已。现声明在王村所写的一切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于园美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有执著心,在压力下强迫转化,现声明一切所说、所写全部作废,坚定修炼。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李静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无论过去给谁写过“不炼功了”,都完全作废,从今以后紧随恩师,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坚修大法到底。

大法弟子:高文霞 2001年6月


严正声明


因学法不深,被两次拘留,写了“悔过书”,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谷雅芝 刘文生 张海兰 岳秀芳 李洁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2001年4月份,在邪恶的“洗脑班”上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现声明我们的一切不符合大法修炼者的言行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王景泉 郑平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欺骗的情况下,参加了常人搞的签名活动,现在已经知道真相,特此声明作废,今后一定坚修大法,证实大法,助师世间行。

大法弟子:邹淑春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姚丹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执著太重,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特声明以前所写“保证”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今后加倍弥补。

杨毓珍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不利大法的言行一律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紧跟正法进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宋占良 董玉琴 2001年7月2日


声明


由于本人学法初期悟性低,不能领悟大法高深内涵,在派出所写了“保证书”,在此声明作废,做一个无愧大法的弟子。今后加倍弥补。

石伟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够,认识不深,由家人写了“书面材料”。现声明作废。同时自己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做正法的一个粒子。

大法弟子:柯毅 2001年7月7日


声明


我们全家在邪恶势力的威胁逼迫下,强行在“保证书”上签字,写下了不利于大法的话,现在声明,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话全部作废,我们决心坚修大法。今后加倍弥补。

肖海忠、王雅光、肖昆、肖洋 2001年6月28日


声明


我因迫于压力,写下了对大法不利的话,我现在很后悔,为了跟上正法进程,声明我以前所写的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苗立珍 200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在强压下本人所说、所写一切作废,坚定修炼,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刘维先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我在分局所写的不利于法轮大法的"保证书",现声明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李可 2001年5月29日


声明


我交的书和说的对大法不利话,特此声明作废。今后一定要坚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缊忠刚 2001年7月3日


声明


因为我学法不深,“情”没有放下,一念之差。别人代写的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皇甫自荣 2001年7月7日


声明


由于在邪悟的引诱下被“转化”,声明我说过、写过的一律作废,我要紧随师父一修到底,弥补以前的过失。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陆大法弟子:何波 200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所谓的“转化”中所写、所做都是错误的,特此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张克福 2001年7月7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