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德堡邮报:为她的静坐修炼而坐牢


【明慧网2001年7月9日】哥德堡邮报2001年7月7日报道--

章翠英是少数从中国的监狱里出来的人之一,她曾与杀人犯关在同一个牢房并受到严重虐待,但她活着并可以讲述。

章翠英,40岁,为了讲述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的遭遇来到哥德堡。

---我是艺术家,住在澳大利亚。我丈夫在报上读到有法轮功的免费炼功点,认为我应该试试。我患有严重的风湿病,但经过几个星期的炼功就全好了,这使我很吃惊并开始读有关的书,继续炼功。

章是一个很好静的人,但当她听到在中国的迫害便前往悉尼的领事馆递交一封呼吁停止迫害的信。在5个月的时间里,无论什么天气,她都站在那里,但他们并不接受她的信。

1999年底她回到北京想讲述她的经历及递交这封信。

她刚刚到达天安门广场,就被警察抓到一辆装满法轮功学员的大轿车上,被打得血流满面。

经过审问及进一步地虐待,章被迫离开中国。但她又再次回到中国,在一天早晨六点钟在公园里随着舒缓的音乐炼习五套功法时,又遭到警察的逮捕,7名法轮功学员被抓并受虐待。

章与其它被判死刑的杀人犯和贩毒犯关在一个牢房。警察用尽各种办法让她放弃澳洲国籍,没有得逞后便把她又放上了飞往悉尼的飞机。

---我的家人都住在中国,我必须回去见他们。当我听到在北京要召开人大会,便决定再次回国递信呼吁制止迫害,因为国内的情况又恶化了。

章在2000年3月5日到达北京机场即被逮捕,被送入中国南方的一个监狱。狱警说要让她遭受生不如死的痛苦。

她被戴上脚镣关在男犯人区。

犯人们有饮用水和饭,而她只能喝厕所的水,从其它犯人那里要一点饭。

---那里空气很不好,气温达到40度,我只能睡在地上,皮肤开始溃烂流脓。白天我们被迫工作十几个小时,穿项链,绣毛衣,组装圣诞节用的彩灯,这些都是将出口的产品,我们没有得到任何报酬。当有人来参观时我们必须把这些藏起来。

他们鼓励同室的犯人虐待章,牢房在摄像机的监控下,那些打章很多的人得到减刑。

章与外界断绝了联系,是一个被释放的犯人给她丈夫及澳洲驻北京使馆写信告诉他们她在哪里。

7个月后她终于获得自由。

---章说,许多中国籍的学员比我的遭遇更惨。不在保证书上签字的女学员被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遭轮奸。不久前我们得到消息有一位母亲和她8个月的婴儿被酷刑折磨致死。

向外界告知在中国发生的事是很危险的,会被按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刑。

即使这样还有目击者告诉我们有学员在一个广场被活着烧死,还有一个学员被拖在飞快行驶的摩托车后拖死。

---他们使用历史上最残酷的手段折磨人,就象两千年前的皇帝使用五马分尸的酷刑一样残忍。

----章说,无辜的妇女和儿童受到重刑犯都未受到的虐待,杀人犯和贩毒犯还要经过审理判刑,而不会受酷刑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