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师范专科学校吴殿辉夫妇被迫害经历(详细补充)


【明慧网2001年7月9日】吴殿辉,男,29岁,江苏省常州师范教师。1999年10月30日和同单位的妻子及另一同事在天安门广场休息时被抓,在警车上遭到便衣毒打(便衣怕曝光拉住了窗帘)。回到常州后,三人被公安关进旅馆班洗脑班(食宿全部自费),吴殿辉没有床,只能在单人沙发上休息。因为拒绝写“保证”,被常州市公安局文保处姚政委罚站了三天三夜。10天后才从洗脑班获释,眼睛、脸部因遭受折磨肿了二十多天。之后,常州师范违背人才引进协议,把其夫妻赶下讲台从事体力劳动,并收回了本来答应给他们10万元补贴准备买下的房子。他们的工资、奖金遭到拖欠和克扣,每月只能领取校领导所说的少量“暂借预付生活费”维持生计。2000年2月,校领导没有任何书面文件,口头剥夺了其夫妻俩的劳动权利,生活来源依靠孕期妻子的基本工资。

4月初,吴殿辉和妻子进京上访,被常州市公安局拘留。释放后,常州师范伙同市教委人事处撬门入室,非法剥夺了其在校外租房的权利,强行将其东西拉入学校宿舍强令其住下。在校门口长期安排值班同事监视,限制其夫妻人身自由。4月底,吴殿辉和当时已怀孕4个多月的妻子被校领导骗入解放军一0二精神病医院,和精神病人关在一起,妻子被绑在床上打针、灌药。6月底,吴殿辉在公园门口被抓,市公安局和学校造谣其有肺结核,强行将其送入市结核病医院,一千三百多元住院、检查费用全部从妻子工资中扣除。一周后出院,市公安局又扣以“串联”罪名将其拘留,并让单位严密监控其妻子人身自由。

临近妻子产期,在没有任何家属担保的前提下,市公安局将其取保候审释放。之后,吴殿辉夫妻人身自由经常受到限制。孩子出生、妻子住院,产后检查、产后回老家休养,都有单位同事跟踪、监视。2001年4月29日,吴殿辉到上海去看望老师、同学,因为未向公安、学校报告,于5月1日从上海回常州途中被市公安绑架。妻子到翠竹派出所查问,派出所含糊其辞让其报警。10天后,派出所送给其妻子一张劳教决定书。劳教决定书颠倒黑白,把今年“两会”期间吴殿辉夫妻从山东老家回常州在磁窖火车站遭当地公安绑架留置(常州市公安局一处让其所为),怀中6个月婴儿受惊吓被羁押的事件,捏造成吴殿辉夫妻严重违法的黑材料。为了掩盖5月1日非法抓人的事实,决定书上签署劳教吴殿辉的日期是4月4日。

目前,吴殿辉已被送往江苏大丰方强农场严管队。常州师范再一次接“上面”命令严密限制并监控其妻子的人身自由,不许和校外法轮功修炼者接触,也不许外面的人来看望其妻子。吴殿辉妻子带着8个多月的孩子艰难度日,校外同修因给她吃过一顿饭而遭传讯。单位同修到宿舍看过她一次校领导也要训话。公安扬言:孩子满周岁后,也要将吴殿辉妻子抓去劳教。

吴殿辉和妻子在常州师范师生中是学识、为人口碑很好的青年教师。常州师范校长李敏敏、俞霆益,主任徐介新、卞学军把单位同事的奖金和盯梢吴殿辉夫妻的任务挂钩,充当了迫害他们一家三口的可耻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