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治天治(之二)

【明慧网2001年7月9日】辽宁朝阳市这个位于中国辽宁省西部的边远地区,一向没有多少人知道它。但在镇压法轮功上却不甘落后,力图向江泽民一夥邀功请赏,以表忠诚。那就让我们看看由此而带给朝阳的是什么。

2000年七月1日凌晨2时前后,一股强风伴随着炸雷闪电出现于朝阳市区上空,其惊天动地之势为当地所罕见。沉睡中的市民被怪叫的强风和轰鸣的炸雷惊醒。据气象观测记录,瞬间最大风速达19米/秒。这一现象持续半小时。天亮后市民发现,街上大量灯箱、广告牌、公汽站牌、路灯、建筑工地围障等被风吹坏,有的楼顶油毡纸被风吹开,一些路边树被风吹倒刮歪。部份通信设施和线路遭到大风和雷电破坏。

除此而外,据来自中国大陆的知情人说,朝阳还是在中国大陆第一个首先以地方政府的名义发布文件取缔法轮功的行政执法部门,可见朝阳这个不大知名的小地方在镇压法轮功上还有其特殊的"功劳"。

转载《明慧网》,以下是辽宁省朝阳市劳动教养院部份被劳教的大法弟子名单:

单宝贵 王 健 吕大伟 刘 学 柳春华 杨修凡 张 垒 于国良 韩锡敖 王恩伟 马岩华 孟兆奎 杜世明 杜国峰 范庭印 董树华 刘向前 赵长福 赵亚春 李雨林 刘世伟 严寒冰 王英海 程汉祥 赵国志 裴 成 杨春福 柴 绪 王 乐 冯殿清 毛永春 赵春义刘振北 李景芳 王俊如 韩锡敏 左春德 等人。

朝阳劳动教养院用犯人做专职打手,极尽所能地迫害大法弟子。在干警的唆使下,这些打手有恃无恐。但善恶终有报。现在专职打手董国良有时神智不清;打手陈少年满身是病,终日疼痛难忍;一个姓赵的打手疯了;还有一个据说是(凌源轻工人)右手残废并自杀。

大法弟子王丽霞,女,约46岁,朝阳市双塔区八里堡乡榆树林村人,于2000年9月5日被双塔区公安分局拘留在朝阳市第二看守所,期间王丽霞绝食13天,于第15天被释放回家,警察曾答应她将她的《转法轮》归还,便让其丈夫背着她去双塔区公安分局要书(因其腿已全肿,体弱得已不能走路),可又被当场强行拘留,送进了看守所,她又以绝食抗议9天,便被强行灌食,嘴被管子插破,至10月9日看守所看到王丽霞已经不行了,便由分局警察将其抬回家,当日大法弟子王丽霞便去世了。

2000年11月5日法新社报导,朝阳市的警察最近逮捕了一名在家附近散发传单的法轮功成员,辽宁日报星期五报导。警察发现这名姓赵的追随者家中藏有300份有关法轮功的材料,这个报纸说。

隶属朝阳市的凌源市总站站长僮翠莲被非法抓走。副站长李占元去北京正法,据说被抓回到承德时戴手铐逃离邪恶之手,现在情况不详。目前凌源有40多位弟子被关押在拘留所。其中有七人被劳教,他们是:马岩华,杜世明,杜国峰,赵亚春等。他们和其他一些自99年陆续进京正法的弟子被关在辽宁省朝阳市劳教所。凌源公安局也很邪恶。学员保释时交上高额罚金后,强迫学员撕老师的法像或脚踩,其余不详。善恶终有报,希望凌源公安局不要和其它地方效仿。另外,在两会期间,在进京的车上,只要是凌源人,全部集中到一起看管。

镇压法轮功以来,朝阳连年遭大旱,90%河流乾涸,大量牲畜被渴死,为历史所罕见。现又遭蝗灾。曾孕育了著名红山文化的朝阳地区的自然环境竟然落魄到如此地步。能是偶然的吗?

无法无天,任意迫害法轮功,可以兴风作浪一时,也可以欺骗那些不明真象的无知的人们,但天理不容,当事情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人不治天治。绝不能容忍纵容这些魔鬼任意地迫害法轮功。天象示警,狂风炸雷就是在警告那些双手沾满法轮大法修炼者鲜血的邪恶势力,如再执迷不悟,继续助纣为虐,等待你们的将是更大的灾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9/131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