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俩相继而来”

记圣地亚哥Del Mar Fair 洪法活动


【明慧网2001年7月9日】 著名的圣地亚哥Del Mar Fair 始于十九世纪,选址于风景优美的索拉纳海滩,每年历时三周,参观者逾百万。除去农业畜牧环境等传统展出之外,全美各地的游乐设施厂家也蜂拥而至,惟恐错失这一年一度的大好机会。形形色色争奇斗艳的高空娱乐设施,五花八门应有尽有的大小摊贩把偌大一块场地挤得水泄不通,场面蔚为壮观。据称,仅临时雇佣的季节工作人员就达三千,每日从清晨到深夜,人欢车闹,游客如织。

  

毫无疑问,这是洪法和讲清真相的绝好机会。可是申请参展的截止期限早已过去,而且展期也只余下最后一周。一位弟子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去了一个电话,询问可否参展。对方不知道什么是法轮功,却告诉我们只需要填写一张非盈利组织的申请表即可。有趣的是,对方尚未收到我们的申请表,却立刻要我们确定何时开始参展并将有关参展的文件及参展人员的免费入场券寄给了我们。一切似乎早已安排好了。

几位弟子立即投入紧张的参展准备工作。一位西人学员是画家,得法后曾设计过一张精美的法轮功传单,可是缺少本地区的信息。她硬是熬更守夜设计出另一张传单,赶上了参展需要。

按规定,第一次参展的单位最多只能参展五天。我们参加的五天包括最后一个周末,并加七月四号独立日,也是集会的最后一天。按照惯例,最后一个周末和独立日这三天最为热闹。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安排在最好的时间段参展,我们颇有受宠若惊之感,猜想我们的展台恐怕会被分配在不太好的位置。即使这样,我们也满足了。可是却又一次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我们的展台位于整个非盈利组织展区的最中央。我们悬挂在展台上方带有彩色法轮图形别具一格的“法轮大法”“真善忍”中英文大型横幅正对展区入口,,十分醒目耀眼(参见相片)。

展区组织者特意来到我们的展台,笑吟吟地说,我安排了你们参展,可我并不知道什么是法轮功。她十分高兴地接过弟子递去的资料,饶有兴趣地聆听弟子的讲解,十分赞赏法轮功的“真善忍”。弟子们禁不住从心底里为她祝福。在展览结束之前,我们被告知“法轮功”已被列为明年的参展单位。无独有偶,圣地亚哥另外两个虽不如Del Mar Fair如此大型和有名,但也颇具规模的集会主动发给了我们申请参展的表格,也是因为该集会的组织者参观了我们的展台,十分希望我们能把法轮功也介绍给那个地区的人们。

尽管参展人员不允许在自己展台以外的地方散发资料,可正如师父早在一九九五年就指出的“果然有缘能悟者,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悟”--精进要旨)。许多有缘者似乎真是早已知道我们要来参展,一进入展区便径直走向我们的展台索取资料,与弟子攀谈。其中一部分人一直在关注着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受到的迫害,有人已经读过“法轮功”或“转法轮”,另一部分虽然从未听说过法轮功,但一旦听了弟子的简单介绍,就表示出极浓的兴趣,有人甚至干脆坐下来,读完刚刚得到的所有资料之后,又与弟子作进一步的深入交谈。还有人是被大横幅上的“真善忍”所吸引,连连称赞有意义(make sense),说当代社会缺的就是这个。

圣地亚哥论坛报专门负责宗教伦理报道的一位女记者参观了我们的展台并和我们的弟子交谈后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一再询问我们何时举行本地区纪念720的活动,表示到时一定要来进行采访报道。

一对操着流利英语的华裔夫妻与弟子交谈并得到资料离开展台后,改用一口京腔发表的感慨恰被一位过路的弟子听见“李洪志真不简单,能吸引那么多人。”另一位在圣地亚哥一家有名的大公司供职的华人主动来到展台和弟子交谈,说自己读过“转法轮”,因工作关系每月都要去一趟北京,言谈之中流露出一些疑问,显然是一言堂宣传给他造成的困惑。弟子耐心地向他说明了包括所谓天安门自焚在内的真相。离去之后一阵,这人竟又特意和妻儿一道折转回来友好地与展台的几位弟子告别。

当得知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来访者都是西人时,几位还从未参加过这种形式洪法活动的西人学员也自告奋勇来到展台。其中一位忘记了展区名称,竟然携带着椅子和垫子顶着烈日在无比庞大的迷宫般的场区转悠了四个小时才找到我们的展台。他说,我几乎决定要回家了,可我又想,我本来没打算来,可是刚刚得知的中国万家劳改营十五位死难弟子的消息让我久久不能平静,我决定要到这里来洪法,我怎么能这样就放弃了呢?!另一位生性腼腆,刚来时总是坐在展台最里边,鼓不起勇气主动与来访者交谈,甚至一度产生自己不适合做这种工作,应该回家坐在计算机旁为大法做点别的事情。可是与别的弟子交谈后终于鼓足勇气坐在了前面。事后他颇有感触地说,只要自己怀着一颗慈悲的心,就无所谓勇气不勇气的问题了。是的,洪法本身不也是提高我们自己心性的极好机会吗。

从参展的第一天开始,其他展台的参展人员就对我们十分友好。一位颇有把年纪的白人主动过来帮助我们悬挂“法轮大法”横幅,几乎所有展台的人都来索取过我们的资料。我们的紧邻"Toastmaster Club" 展台(这是专门训练说话、演讲的组织,下属有许许多多分部)的人指着我们的“真善忍”坦率地说他们也教人“善忍”但不是时时都“真”,因为他们还要教人说谎。另一紧邻是专为儿童制作新式ID,即把包括DNA, 指纹等在内的信息全部放入ID,据说好处是一旦孩子丢了,不愁鉴别不清。我们对面的展台则是教育人们在跨越铁路平交道时注意看和听,因为每年都有不少人在铁路平交道丧生。从常人社会的角度看,这些无疑都是一些有益的组织,然而,他们给予人们的帮助都是被动式的。正如许多访问我们展台的有缘人士指出的那样,惟有“真善忍”是根本,是主动式地帮助人们。弟子们十分高兴地看到人们对“真善忍”的认同,也更深地体会到作为一颗大法粒子“助师世间行”的重任。

五天的Del Mar fair洪法活动圆满地结束了,圣地亚哥的弟子们从心底里为接上缘的众多人们祝福,又精神饱满地踏上了新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