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差距,紧跟正法进程

一大陆大法弟子的经历和体悟


【明慧网2001年8月1日】每当我回顾自己的得法、修炼历程,都会为师父的洪大慈悲和自己内心的痛悔而泪如泉涌。本来生活在师父家乡,可是却在中国西部古城看到大法,赶到大北方,又追到大南方去听师父讲法。虽然绕了一个大圈,但是仍然有幸赶上了师父亲自讲法传功的“末班车”,也非常感激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环境。遗憾的是自己的修炼也走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大弯路。

在旧的邪恶势力给大法制造的这场巨难中,虽然内心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从未丝毫动摇过,但面对考验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道法》),在人情、怕心、对人的执著的心态中,让邪魔钻了空子,做出了背离大法的事情。“4.25”之前就已被邪恶势力“监控”,“4.25”之后时时面临着考验,但心里坦然不动。但对“7.20”之后的铺天盖地的邪恶仍然感到震惊。在被邪恶的包围中,靠着对大法和师父的坚信抗争着。听到XXX做检讨感到不可理解,电视上看到别人交了大法书感到不可思议,听到邪恶的宣传,就向周围的人讲清真相。但是最后在社会和家庭的压力面前还是说了假话,表示不炼了。更不可饶恕的是我也交了一部份大法书和有关资料。当时感到违心、耻辱、压抑而又无可奈何。在大法遭到疯狂迫害时,在师父遭到最流氓的诽谤时,只是流泪、气愤,却不能站出来证实法、维护法,而且做了逃兵。其实,对所发生的事,以及如何对待,师父在讲法中早就告诉我们了,只是自己对法不能真正认识,不能按照法的要求去做。

当时在思想中冒出了两个变异了的人的观念掩盖了自己的怕心。一个是认为自己的心没变,只是说了假话骗他们的,先退一步再说,总有说清的一天。如果被抓进去,就失去了学法炼功的条件。另一个是当时各方面“包”我的人都是平时与我有一定“交情”的,而且他们都同情法轮功,使我感到他们的压力很大。我要不“转化”,他们就无法向上“交差”,他们暗示我如何蒙混过关,使我生出了“可怜”他们的心。邪魔就针对我对人情、面子的执著,使我迷失了方向,把大法在心中的位置让给了人情,做出了背离大法、侮辱大法的事情。师父说:“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挖根》)。

在关键时刻不能堂堂正正地走过来,必然走向邪悟,就躲在家里学法炼功,在家庭的小圈子里修心性。师父说:“那些得了大法的还能和常人一样对待吗?得了法却不能证实法,还配当大法弟子吗?无论他们怎么在家里所谓的坚持学法炼功,都是被魔控制着,走向邪悟。”(《严肃的教诲》)当时很多学员去北京证实法,对此学员中有着不同的认识,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对。这时,慈悲的师父让我摔跟头,从中悟道。大跟头使我猛醒,我再也坐不住了,必须出去正法,改正自己的错误。正念虽出,但思想深处还是被很多人的观念束缚着,不能果断地走出去。一方面等着结伴同去北京,一方面向XX党组织讲清真相,说明不炼是假的(他们也知道),写材料揭露新闻媒体的造谣诬蔑。

在邪恶势力的所谓敏感期间,师父给我安排了一次去北京的机会。我决心不枉此行,一定把真心话说出来。我去了天安门,期望能碰到功友在那里证实大法,我好加入其中。等了近两个小时,没有情况。在等待中,心里很矛盾,几次想自己站出来向世人讲清真相,但人的观念又成了拦路虎,总感到势单力薄,一个人又不好意思,怕别人接受不了。只好遗憾地离开。接着去了有关的国家机关,递交自己讲真相的材料。在“信访抓人办”被本地公安认了出来,市里、单位、家里“炸了锅”。被押送回来后即被软禁,邪恶公开监视跟踪。面对邪恶,心里坦然。但是邪恶是无孔不入的,当时正出现假经文,有的一看就觉得不符合师父讲的法。其中有的内容就是破坏广大学员去北京正法的,起到了干扰破坏作用。有的学员退了去北京的火车票,我对自己在北京的正法行为也产生了怀疑:这样做符不符合师父的安排?会不会给被抓的功友加大魔难?心一偏离大法,邪魔就有空子可钻,各方面的压力都上来了,子女有的以死相劝。为摆脱邪恶的纠缠,又冒出了妥协的心,心想:反正短期内我也不能再去了,就做了“不上访,不参与活动”的保证,向邪恶低了头,给自己已证到的抹了一笔黑。修炼是严肃的,用人的圆滑对待修炼上的事是极端错误而又极其危险的。圆滑本是变异了的人的思想,怎么能带到大法修炼中来呢。师父在新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中告诉我们:“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这使我更加看清了自己问题的严重性及其恶果,认识到任何情况下坚定正念对修炼者生命的意义。

慈悲的师父还是挽救我,随着邪恶迫害的升级,师父多次给我纠正错误的机会。在邪恶所谓“摸底排查”时,单位再次要我明确表态,我表示放弃大法是不可能的。邪恶两次叫我去听劳教所里出来的魔变的叛徒讲那些邪恶的东西,我就用正念对待,不受邪恶支配。利用各种机会向接触到的人洪法、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有一段时间,我就满足于这种状态。也感到自己与精进的同修有差距,但总考虑自己的“处境”,不能象别人那样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其实还是被一些人的观念束缚着。

最近我意识到自己的这种状态仍然是很危险的,没有起到大法弟子应有的作用,只是在正法洪流的后面漫步地跟着。师父讲的法越来越明,正法除恶进程在加快,需要每个大法弟子勇猛精进。我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心性与大法的要求和精进弟子的差距很大,再不赶上来就要掉队了,就不配做大法粒子了,就辜负了师父一等再等的苦心。师父本来为每个弟子承受了很多很多,还要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承受得更多。我明显地感到了师父在为我焦急、担心,用各种方式暴露我还没有放下的人的东西,让我快点去掉它。也感到了邪恶的垂死挣扎,利用我没放下的东西干扰我,但是我已经知道如何去消灭它了,让它无法逞凶。我现在内心升起一种强烈的大法弟子的使命感和紧迫感。捍卫宇宙大法是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是给未来创造历史,这么严肃的使命不许掺进一点人的杂质。过去的污点让它成为教训,走好以后的每一步。师父说:“目前人类的每一天都是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来的”(《什么是功能》),我们每时每刻都要把自己的心融入正法除恶中,充份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

在此向伟大慈悲的师父表示愧疚和致以崇高的敬意!

再次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一律作废。大法在我心中坚不可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