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转法轮》的时候,我的心祥和安稳而又清净


【明慧网2001年8月1日】1996年初,我在大陆长沙上研究生,北京的同学回母校跟我们介绍大法。我听了就说要买一本《转法轮》,同学双手捧给我,对我说这本书很珍贵,我也双手恭敬地接过来。

书上说要做好人,还阐述了宇宙特性真善忍,我发自内心觉得好。我本来就相信元神不灭和另外空间的存在。可是,这么多年学的教科书从来不谈这些,我也想不明白。读到《转法轮》上说:“大家知道原子核分裂,得有相当的能量撞击和相当大的热量才能使它发生聚变,才能使核分裂。人死的时候,人体中的原子核怎么能够随便死掉呢?”我的思想豁然开朗,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六月我开始炼功后,有一回睡觉时元神离体,看到了自己的身体。醒来后我激动不已,更加相信老师书上说的句句是真。

1997年1月我来美国上学,在爱达荷大学冶金系读博士。有幸在旧金山听了老师讲法, 我信心倍增,一心想早日升华上去。记得老师说:“你要想提高,全靠那本书,所以你要反覆地看。看那本书你就是在认识,就是在提高。加上我们圆满的手段 炼功,你就会不断地提高你的层次。”我白天工作学习,晚上就静下心来,一心一意通读《转法轮》。越看思想越觉得宏大,越看越想看。一天又一天,不知不觉,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很多心自然而然淡了,思想清净多了,打坐也能静下来。有时感到身体上不舒服很痛苦,精神上压力很大,静下心读《转法轮》的时候,这一切痛苦,一切烦恼都没有了。而且感受到静下心读书的境界相当美妙。感受到《转法轮》的弘大和威力,我更加坚定了信心,坚持反复通读。晚上能静下心来读书成了我最大的乐趣。

可是,要坚持静下心来读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看书时有很多执著心往出冒,发困,噪音各种干扰,还有可怕的思想业。要顶住这些干扰,有时几个小时看下来,我真感到精疲力尽。《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书上说:“念佛时会有无数执著心和各种干扰,你顶得住吗?所有执著都放下,心念一空这就达到了修炼的目的了。”我体悟到看书学法的本身就是一个修炼提高的过程。

勤学大法以后,跟着提高心性的磨难也多,来的也猛烈。要静下心来读书的难度越来越大。来美国半年后,父亲开始问我要钱。他因为买新房,房产公司催他交钱。我答应等我省了钱再寄给他。到寄钱的时候我发现我没有钱。父亲写信骂我,说我一毛不拔。我打电话解释,不得已答应省了钱下次再寄。可过一段时间发现我确实没钱寄,我是学生,又不会计划用钱。父亲不了解我的情况,写信大骂我,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我心里翻江倒海,想起五岁时,父母离婚,丢下我们兄妹三人跟祖父母过日子,从小受苦。来美国前,养育我的祖父刚去世,我四处借钱凑足我的旅程费。当时父亲要买房子,没有一分钱给我。这我都理解他有他的难处,我一心劝他学法轮大法。我才刚来美国,也很苦。父亲还这样逼我。刚开始,我气得浑身发抖。可是马上想起我是炼功人,这是过关,是考验,不但要忍,还不能生气。等我平静后,我又想起作为一个修炼人,不但不能生气,还得谢谢他。老师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就当他没骂我一样,又打电话给父亲,答应能帮他尽量帮他。父亲不信,认为我有钱不寄,再写信骂我,我都忍了。

这样磨了几个月,我坚持学法,心渐渐淡了。等看到第四封父亲骂我的信的时候,觉得父亲很可怜,我没有怨恨他,也不想再解释。只是很遗憾我帮不了父亲。常人中的事就是这么回事,纠缠不清。我只好跳出来,发现自己象演了一场戏一样,虽然越演越烈,只是世间的假象。实质上是一个修炼的好环境,提高心性才是关键。回头检查一下,自己在难中心绞痛,痛得厉害。为什么那么痛?老师经文中说:“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我明白痛苦是因为自己的名利情还有各种观念绞在一起放不下。

放下那些钻牛角尖的心思后是一身轻,真像老师说的那样“柳暗花明又一村”。看书时,我又体验到“乘法船悠悠”的那种自在,没有烦恼,没有忧虑,没有痛苦,心里祥和安稳而又清净。比起每天被一个东西揪着心怦怦跳,坐立不安,找不到自己的感觉强多了。我悟到自己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得法。看书学法,脚踏实地的修炼才是我生命的真实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