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耳他护法行

|

【明慧网2001年8月1日】镇压法轮功的主犯江泽民日前在马耳他访问。一些法轮功学员自费赶到马耳他向当地官员政府、官员和人民揭露江泽民残害法轮功修炼者的罪恶行径,讲述法轮功和平向善的真象。通过学员的善意、智慧与理性地洪法,法轮功学员向江泽民抗议活动得到了当地社会舆论的普遍支持,一些马耳他的政府人员、居民及在场的游客甚至参与了抗议活动。以下是马耳他之行的主要经历。

在飞往马耳他的途中,我向坐在身旁的乘客洪法。当听说我专程赶去马耳他抗议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时,他非常敬佩地说:“你真勇敢,一个人吗?我知道法轮功在中国的遭遇,江泽民走到哪里都有抗议者。”他听说我们都是自费去时,便邀请我去他家住。我婉言谢绝了,但为他的善良而感动。他递给我一张名片说如果在马耳他遇到任何困难,可以联系他,他一定尽力帮助,并祝我们成功。到达马耳他时,得知当地的媒体已经报道了我们一行。

马耳他是位于地中海中央的一个小岛,居民朴实、善良。心里暗想一定要阻止江泽民把邪恶带到这个美丽的小岛。

第二天一早,我们6人(分别来自英国、美国、奥地利和瑞典)去外交部向其外交大臣递交了有关法轮大法真象的资料,然后拜访马耳他绿党Alternative Demokratika (AD). AD热情地欢迎我们,强烈谴责江氏恶劣的人权记录;帮助我们了解到了江在马耳他的行程,并帮助我们与当地媒体联系。同时告诉我们在这个国家我们有自由举旗抗议、发传单、在公共场所炼功而不需提前申请。

出于善意与尊重,我们最终仍去了警察总局表达了想要和平抗议的愿望。警方原则上同意但希望我们届时合作。

下午,我们身穿着有大法字样的衣服来到战争博物馆。几家主要媒体已先到便采访了我们每一位弟子。在江泽民快到博物馆时,我们高举“法轮大法是正法”、“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罪责难逃”等横幅和受迫害学员的相片。由于横幅太大,我们人手不够,两个美国游客主动上前帮我们举横幅。他们听说有256个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死后,都大声谴责“真是太可恶了,难以容忍!”我们平静地站着,此情此景,非常壮观,非常庄严。

中国的保安见状迅速冲向我们,大叫“将他们带走,将他们带走。”并不停地打电话说“有几个法轮功的人在这里”。

他们向马耳他警察交涉,当地警察迫于压力叫我们离开,我们觉得非常不公正,我们没有违反法律。在场的记者也质问警察“为什么叫他们离开?他们没什么不对!”警察仍强行要我们离开,那两个帮我们举旗的游客也同样被赶走。

我们一路高举着横幅,象游行一样,引人注目。路人都觉得奇怪,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这样和平的队伍却被众多的警察包围着。

AD(马耳他绿党)的成员加入了我们,向警察交涉,责问警察“我们还是一个民主的国家吗?”但是警察坚持把我们带到远离博物馆的地方。媒介对警察的这种不公正的行径极为不满,马耳他最大的报纸“时代与独立”(Times & Independent) 第二天发表文章讽刺地说“马耳他正在不知不觉地沦为中国的殖民地“。

这件事过后,我们6人展开了讨论。有的说我们应当向警察解释我们的目的,并不断告诉警察我们是和平的,以此打消邪恶强加给他们的想法;有的说当警察强行要我们走时,我们可以坐下来,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有的建议不要穿印有大法字样的衣服,等江的车开过来时,再打开横幅,但有同修担心这样会让人误解我们在捣乱。也有同修问到底有没有必要一定去江泽民要去的地方打横幅,我们可以去其他地方炼功,发传单,打横幅等,联系媒体来报道法轮功的真相等等。最后我们达成一致,召开记者招待会,介绍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遭受的迫害,十万火急,呼吁马耳他各社会阶层和善良的人民行动起来,紧急救援在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

AD免费提供场地给我们召开记者会并积极帮助我们联系媒体。新闻发布会非常成功,几个主要媒体都出席。我们表示昨天被警察强行带离博物馆,是江泽民在海外侵犯人权的又一个典型的例子,我们呼吁马耳他政府和媒体声张正义,不要助纣为虐。2个弟子讲述了他们在中国的遭遇,AD也表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担忧。

记者招待会结束后,发现警察已经在楼下等着我们了,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的?难道一直在跟踪我们吗?赶紧发正念,一会儿,警车开走了。

AD成员带领我们到了一个古老的教堂,已经布满了警察。尽管我们穿着便衣象游客一样,但还是立刻被认出来。警察总局的官员要我们离开且不作任何解释,我们一直保持正念,坚持要求警方解释。十几个警察连拉带推赶我们走。我们严正告诉他们这是在侵犯人权,违反马耳他的法律,并记录下有关警察的名字、职位,他们非常恼怒地说“你们不要在这里对我们讲我们国家的法律”,其他警察默不作声。我们被带到离教堂200多米远的地方,但仍然坚持向警察洪法讲真相。很快有媒体过来,并拍照,也许怕曝光,警察最终允许我们向前移至距教堂50米处,正对着教堂出口。

我们站定后,单手立掌于胸前齐发正念,所有的媒体和路人都转向我们。一个功友说,当他立掌时,所有的功从他手掌发出,向江泽民打去,中国的保安疯了一样地向我们冲来,跟当地警察交涉。这一次,警察丝毫没让步,中方只有嚷嚷“不准他们过来”。接着,我们开始炼功,中方又说“不准他们炼功”。警察刚开始有些紧张,但一看我们只是和平炼功,也就放松下来。

AD的成员帮我们打开了“法轮大法呼唤公正“的横幅,一个过路的马耳他男孩自愿帮我们高举受迫害弟子的照片。中方人员又说“不准他们打横幅”,马耳他警察的态度彻底转变,严正地回答“他们有权利这样做”。

江泽民走出来了,AD(马耳他绿党)的成员和路人帮着我们大声喊口号“江泽民,杀人犯;江泽民,谋杀者”,“还法轮功清白”,中方大惊,要警察不准我们喊口号,但是警察谁也没理他们。

江泽民和他的随行人员都望着我们,旁边的记者问江对法轮功有什么看法,江回答“It’s no problem.(没问题)”。这是后来那位记者告诉我们的。

这足以显示江的卑劣无耻,他这是显示他对法轮功上访的满不在乎呢还是想显示他承受压力的能力?或者干脆是他英文作秀的欲望使然?不过我们都知道,历史上只有清官才会对拦轿喊冤进行调查处理,忧心人民的疾苦。但是贪官奸人才会毫不在乎人民的疾苦,不闻不问,江对中国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的和平上访不仅不关注,反而为解私愤,独裁专政,动用国家机器来迫害残杀这些含冤和平的上访百姓,其本性之恶毒邪恶不就表现地淋漓尽致了吗?

江走后,记者都跑来对我们说“他们真的害怕了”,并问我们有何感想。我们表示非常高兴,终于让江泽民听到了法轮大法修炼者不屈的声音,只要他一天不停止镇压法轮功,我们也一定不屈不挠地坚持到底。我们呼吁所有善良的政府和人民同我们一起制止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邪恶迫害。

马耳他媒体每天对法轮功作了正面报导,有力地打击了江泽民的邪恶集团。

我们也向警察发了许多大法简介、呼吁紧急救援的传单,许多警察了解真相后,纷纷对江表示极大的愤慨。几个警察曾一度围着我问了许多问题。突然,一个警察对我们说:“你们现在环境很苦,可是不久,你就会有一个非常好的未来。”其他警察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原来他稍懂一些算命。我听了觉得真是好笑:江泽民是多么不得人心,连马耳他的警察都看不起他,正是江泽民这种不懂什么叫真正尊严的厚颜者,反落得为人不齿,在世界上为中国勾画着一幅粗蛮、暴力的不文明形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