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者中修炼(译文)


【明慧网2001年8月1日】老师好,大家好!我的名字叫约翰.纳尼亚(John Nania)。我来自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玻利斯市,在那里经营一家小规模的计算机咨询公司。我的工作时间比较灵活,这使我得以有很多时间义务为大法做些工作。我没有成家,独自一人生活,而且做为一个咨询顾问,我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同事,所以平时我几乎没有与别人接触、交流和发生矛盾的机会。或者看起来是这样。但是每一个修炼人所走的路都不尽相同,在我个人的生活中,我看到无论我们在日常社会生活中的表面情况如何,我们是如何获得修炼机会的。

我很清楚我的生活环境就是这样安排的,它使我能有很多空闲时间、世间技能以及其他资源,以便投入很多时间去为大法做事。这些条件使我自愿并严肃地承担责任。我们每一个“大法粒子”在这个史无前例的正法期间都有一个特殊的角色,我们每一个人的角色都很光荣,这一点我们现在还意识不到或理解不了。我已经接受了那份经常需要我“露脸”的角色,成为视听的焦点,要么站在麦克风后面要么走在游行的最前列。但是对于我这样从小就很害羞的人来说,扮演这么个显眼的角色本身对我来讲常常就是一个考验,一种暴露我的执著心并且促使我面对执著的方法。

如果我一个人静静地修炼,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或我的观点是什么,(对我来讲)就容易得多,安全得多,简单得多--但是那样考验也就少多了,我的执著心被触及的机会也就少得多了。当那张我正在打坐的照片出现在一份明州最大的报纸上时,我明白我那种想要私下修炼大法的可能性就再也不会有了。这发生在两年前我们举办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之后。那次发布会我们是为了告知媒体刚刚开始的中国对法轮功的镇压。那张照片刊登出来后,人们并没有当街拦住我,或在餐馆中对我指指点点,也没有什么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但我彻底意识到,从那时起,公开地修炼并告诉世人大法及(大法在中国所遭受的)迫害就成为我的职责了。

老师在转法轮第四讲中说:“......因为你就在常人中修炼,他不会突然间给你来个大头朝下,飘起来挂在那儿,把你弄到天上吃点苦,它不会来这个的。都是常人中的状态,谁今天惹你了,谁惹你生气了,谁对你不好了,突然间对你出言不逊了,就看你怎么对待这些问题。”

就象我刚才所说的,我相对来讲很少有机会通过处理和社会中的常人之间的矛盾来修炼,当我碰到这样的矛盾时,我通常--但不总是--感到接受,原谅和用善心对待那些误会我或给我提供考验的人并不是很难做到。然而,在我为大法的义务工作中,和其他功友安排活动或试图沟通和协调时,会产生与功友之间的矛盾。这真是件怪事:当看起来我对常人的善心和忍耐力增加的时候,我对于和功友之间的矛盾的忍耐力似乎在下降。

我把这当作修炼中要修的,也就是说,把它们当作我经历的精神上的磨难。这些和功友之间的摩擦迫使我严厉地审视自己,更深地向内去找自己以寻求问题的根源所在。当我和功友有矛盾时,我知道问题并不是仅仅是表面上的,也不是因为功友把他们的个人利益摆在前面了,因为他们并没有如此。功友之间的矛盾是重要的心性摩擦。其他功友也在修炼他们自己,为大法努力地工作着,同时努力达到宇宙法理真善忍的要求。所以当我和功友之间出现意见不一和矛盾时,这是在要我更深刻地向内找,彻底地检省自己而找到问题所在。

这是一个极好的修炼环境。在正法期间,我们全世界的功友们紧密协作以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大法粒子持续不断的紧密合作是这个时期的安排的一部分,其中一个结果就是功友们可以在很多方面相互帮助,更快地提高。

刚才我说我很严肃地对待我的责任,然而我发现那种被常人社会视为很好的“责任”和“尊重”的概念本身会时常成为一种执著和问题。我从今年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会议期间的活动中学到了一个教训。那次活动对我们所有人是一个极好的向世界讲清真相和与其他各国功友合作的机会。压力和干扰很大,我们必须在短时间内做成许多事情。事情不停地变化或变得背离我们所期望的,好象什么都不顺利,我们睡的很少。一个功友开玩笑说:“你们来日内瓦之前没睡觉吗?”

在这种情况下,当执著心出来时,我们必须认识到执著心并迅速去掉它--没有时间犹豫,耽搁或据理力争或在心里抱怨。我们有太多的工作要做了!所以我想在每次会议前和每个晚上的学法的帮助下,我们每个人都感受到了我们的提高。

一件小事让我学会了很多。我们在酒店里熬夜,试图把工作做完,一些功友在酒店关门后不停地进进出出,这给夜班的侍应员增加了工作量。我下楼到大堂等候一些功友归来,那个服务员开始冲我叫喊并生气地做着手势。我的法语不太好,但我能分辨出来他好象在说:“这是我的职责,(但)你们对我毫不尊重!”“尊重”“责任”,他很清楚地说了好几遍这些词。

做为一个修炼人,我没有生气地回敬他,虽然我自己没有进进出出或给他直接造成什么麻烦,我还是对他道了好几次歉。他在冲我叫喊而不是朝其他人,使我很快意识到这件事与我有关。后来当我想起此事,我明白了我感到对其他功友,对我们的工作,和对他们的行为负有责任-这种责任感过强以至于它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执著,事实上这是我的生活中一个长期存在的执著-也许做为一个大家庭中的长子,它一直伴随着我。

除此之外,我渐渐明白一些对于常人社会的具有极高价值和优先权的--重要而高尚的词如“责任”和“尊重”......做为修炼人,我们不能脱离大法而单纯强调这些。这些价值必须从属于,包涵于更大的,最根本的真善忍最高特性,而后才有意义。我们必须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我更加明确这一点了。我们在常人社会中尊重普通的价值,但我们永远把目光放在宇宙最高特性上。

谢谢我所有的同修们,我从你们每个人身上学到了很多,谢谢您,老师,在这个特殊的正法时期给我们所有人特别的机会来修炼并为大法工作。

(2001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