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病院遭受了以前从未体尝过的肉体与精神的折磨


【明慧网2001年8月10日】自从几年前有缘得法后,我的生命就溶进了宇宙大法中。因为我顶住压力坚修大法,2000年初被劫持强行关进了精神病院,经历了人生从未体尝过的肉体与精神的折磨,但凭着我对大法的正信、正悟,终于脱离险境。

关进精神病院的初期,我烦躁不安,看着病患者那些扭曲的脸,发直的目光,无法自控的手舞足蹈及冷不防的野蛮举动,听着那不时传来的狂叫声、哭笑声......似一下掉进了魔窟,让人不寒而栗。孤独无助、压抑阵阵袭来,我时常站在铁窗前凝视着窗外人来人往的那块自由天地,第一次体会到了"自由"的珍贵!

这种心情与状态抑制了修炼者应有的状态,暴徒抓住这思想空子,时不时逼我表态不炼,并伴随着拳头、耳光、谩骂......我只是默默流泪在苦难中忍受着。

很快对大法的正信、正念让我调整心态,我开始不断地默诵师父的经文、《论语》、《洪吟》等,心中充满了战胜魔难的力量,“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师父这句话时刻萦绕在我耳边,烦躁、孤单一天天远离了我,我又具备了一个修炼人应有的平静心态去面对险恶,面对更严酷的考验。在那种环境中所面临的最大折磨就是把一个健康人当成精神病患者逼你吃药打针,从肉体上摧毁你进而达到让你的精神崩溃瓦解。我经受了这一痛苦难言的魔难,凭着对法的正悟,最终化险为夷。

从关进那儿一开始,我就十分注意以一个修炼人的高尚境界让别人了解我,让他们看到我的健康活力,看到我的善良,看到我的为人处事,得到别人的理解与尊重,确实在我的努力下起到了这些作用。但我对医生说我不吃药,他们就说这不行,不然我们无法向上级交代,不过我们会考虑减轻药量。与他们周旋中总算延缓几天,但后来无法回避这一现实。精神病患者的吃药管得相当严,每个病人必须当着护士的面吃下,每到吃药时间我天天过难关,为此,我与护士发生过几次争执。我不想吃下去让师父替我承受,反正这颗心是正的。有一次没能蒙过去,那护士严厉地逼我吞下,我说:“你这样做也太没医德了吧?!你明知道我是个健康人,是受迫害才关到这里,你这样对待我你会伤害自己的!”我无奈吞下药片,放茶缸时手稍稍重了些,以示我的不满与抗议。突然,"哗啦啦……",墙上窗玻璃竟然震碎了一大片散落下来,而放茶缸的桌子并未紧靠着墙壁,我也怔住了。我马上悟到这不是偶然现象,这是正义反抗产生的威力,也是一种点悟,我指出他们的行为不道德没有错!一会儿,那护士竟然主动走进我房间向我道歉,说自己想想刚才对你的态度不好,并说:"对不起,我刚刚翻看你的病历才知道你是修炼法轮功的,我这就知道你为什么这样了。"我的心释然,也说:“我的态度也不够好,请原谅!”从此以后,她很恰当地对待我的吃药问题,情况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整个环境变得宽松了,我终于可以轻松地面对这个吃药问题了。

苦于吃药的要数打针了。一天,一个医生带了一批人走过来说要给我打针,我说:"已经吃药了还打什么针,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没有病。"可那天医生的脸特别阴,说"这一针非打不可,看看反应如何,这是试验!"我挣扎着坚决不打,这时他叫周围人按住我强打。这针药水对我这健康人来讲真是太毒了,我没想到那么厉害,一针下去马上全身象通电一样发软,一下子口水全干了,眼睛已无法睁开,人就倒下去了,象在云中雾中晕乎乎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我醒来也不知过了多久,但我已无法从床上坐起来,好不容易挣扎起来下床,顿觉天旋地转,是我硬扶着墙壁坚持上了厕所。我好端端的一个健康人被治成这样,太残酷了!后来眼睛生花看人全是重影,看字更是模糊一片。我想我不能听凭这样摧残,我要去找主治医生。那医生倒还有人性,说:“既然这样,那就暂停不打吧。”

谁知第二天晚上,一个小护士又说来为我打针,那时我条件反射似地跳起来坚决不同意,说明主治医生说不打怎么还打,她说没人通知她,她就没权利不打。我要她打电话去问,她又说晚上电话打不通。就这样两人争执起来各不相让,这时旁边有人却邪恶地走过来说“我来捉住她,你再打!”这时我的心真的好苦啊。当时自己感觉这针下去可能就没命了,那么就平平静静去面对死亡吧,为了坚持信仰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第二天醒来,奇怪,怎么什么反应也没有啊?身体竟然恢复到原来的健康状态,竟然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流泪了,心中对师父说“师父,我知道,您为我又承受了很多,弟子实在于心不忍啊!”

医院中最难过的“吃药打针”关就这样过去了,邪恶之徒们对我没招了,虽然一次又一次费尽心机,最后无可奈何,只好同意我出院。

那时大法修炼者被囚禁在精神病院的又何止我一人(到现在也没断过),有时探望我的功友告诉我,他们还去看了别的几位,关在不同地方,有的状态还好,有的被治得躺在床上都起不来了。真是邪恶!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