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故事三则

【明慧网2001年8月11日】一、正法

某大法弟子到北京护法,被恶警抓捕施以酷刑,该弟子毫无惧色,坦然面对。恶警用电棍电弟子全身,只听得嗞嗞作响,直到电用完了,该弟子还是坦然自若、毫无反应。恶警便施以酷刑,拿来一根钢针,要扎该弟子的指甲缝(注意:渣滓洞用的是竹签,江泽民豢养的恶警用钢针,真是比渣滓洞还渣滓洞),恶警认为这一针扎下去,她一定会大叫求饶的。但没想达到的是,一针扎下去该弟子却咯咯地笑个不停。这一笑几个恶警可傻了眼,瘫坐在椅子上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一恶警说:“你笑什么?”该弟子说:“我笑你们几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也许是大法的神奇使恶警有所醒悟,也许是大法弟子的一身正气震撼了他们,其中一恶警说:“你走吧。”该弟子就这样堂堂正正地走出了魔窟。

二十多天后,该弟子被电棍电的印痕还很明显,但她说:“那时就是不觉得疼,针扎就像蚂蚁夹了一下一样。”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在这里又一次体现了出来,但愿那些恶警从中得到启悟,不再作恶。

二、点化

某大法弟子的继父修大法后,一直悟性上不来。一次他提开水壶时滚烫的开水洒到脚面上,当时并不觉得疼,也没有起泡。过了半个小时老伴儿问他:“你的脚有事儿没?”他说:“没事,可能是水不烫吧!”话音刚落,脚面的潦泡眼看着就起来了,疼得他大叫:“服了,服了,这次真服了!”

三、保护

某大法弟子的母亲,70岁了,修大法后没多长时间,一次她站在瓮上去喂鸽子,瓮下面是烂砖头木块,她一不小心踩空摔了下来,心想:“这下可够呛。”没想到一只无形的手轻轻地托了她一下,起来后,除了胯有点疼以外,其他一切安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