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法修炼,铲除一切邪恶(译文)


【明慧网2001年8月11日】大法修炼的两年半似乎转瞬而过。

许多修炼早期的有意义的时刻:如不可思议的健康奇迹,炼习一小时双盘过程中不断增长的疼痛、喜悦和挫折,等等,已经从令我感激的源泉和让我满意的资本变成了淡淡的记忆──如梦一般。因为那段时间──1999年“720”以前,是我和其他同修的个人修炼时期,在那时,我们想的是我们个人的提高,并没有完全理解大法粒子的真正含义。

我个人修炼的世界在两年前的7月20日,突然消失了。那时,我在中国北京的一所著名的大学学习中文。一夜之间,我的世界突然被邪恶势力对大法的诽谤和迫害所颠转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早晨,当我来到我宿舍旁边的炼功点,我所有的同修们都不见了──我再也没处去看到他们美丽的笑容,红润的面颊和容光焕发的身影。这些我见到过的最美、最善的人:教授、职工还有学生──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在空荡荡的公园中间,贴在一棵树上的宣称法轮功非法的布告,布告威胁我们:公共场所炼功或公开场所的活动将受到惩罚。

我呆呆的站在那儿,木然,不知所措,一遍一遍看布告,无法相信正在发生的一切。一位老人──我们炼功点的一位老学员,从远处看见我,急匆匆地走过来,耳语到,“我们现在不能在这儿炼功了,现在不行,但将来一定行。”他话音刚落,一个警察就过来了,老人不得不赶快离开。他的话却铭刻在了我心中,“将来一定行”。

不久,我就知道了同修们的下落。他们很多去天安门请愿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另外一些被强行从宿舍拖走,或被学校开除。所有的都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被拘留,关押,审问。其中一些被残酷的毒打,另一些被很快送到了劳改营。

同时,广播、电视每天24小时不停的播放攻击大法的节目。报纸也是疯狂邪恶的用尽各种欺骗性文章攻击老师、大法、和大法弟子。头条新闻、社论、漫画、宣传画等等,充满了恶意的诽谤。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国家的政府正被坏人利用来散播仇恨,企图挑起另一次的群众运动去针对自己的人民。我都没办法形容它是多么的令人不安。

我看见的是邪恶的面孔,非常可憎,一旦看到了,你就再也不会忘记,我是没有忘记的。

当我没认识到谎言宣传从何而来时,我也曾有过一刻或是两次的糊涂,可能最多是一天。我给家里写电子邮件寻求忠告。在费城辅导员的建议下,我一遍又一遍的读《精进要旨》中的《挖根》和《为谁而存在》,我立刻就全明白了。

然后,我知道我要做什么了:我要和邪恶斗争。用我的全部力量和智慧同它们战斗。在那里,在那一刻,我决定用我所有的一切与邪恶作战。我没有再去想第二遍,也从没有质疑过我的这个决定。

几星期之后,在我作了我能做的一切去纠正我身边的环境之后,我离开了我的大学。我放弃了一年的奖学金回到了美国。在这儿做大法的事。我没有遗憾和损失的感觉。我知道我在这儿可以做的更多去遏制邪恶,制止对那些无辜的修炼人的攻击和虐待。在我离开中国之前我知道我可以使我的经历和理解成为一个强大的力量去证实法和揭露邪恶。我把我的这个决定告诉了我在清华的每一个同班同学,他们都非常感动。有几个人都感动得落泪了。其中有一个甚至哭出了声,呜咽着说她对所发生的事非常难过。好几个都想学法轮功。别的人,虽然没修炼,都非常关心着这件事。后来,他们回到美国后,做了很多揭露邪恶、澄清事实的事。一个在一本主要的经济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另一个在美国的一所著名大学作了演讲。所以说起来,我在早些时候就感受到了正信的力量。

从那以后的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我自己肩负着正法和铲除邪恶的使命。我从没动摇过,根本没有时间让我动摇。相反,我对法的坚定越来越强,越来越清晰。两年以来,驱除了许多魔的干扰使我能够专著于这个使命,诸如涣散,懒惰,自满,自我意识,争斗等等魔性。

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我一直觉得,做正法的事就是我来这儿的目的。是的,这个进程中我们肯定会有错误,有矛盾,和有不该发生的事,但是,这正是我们的修炼,也正是这些使得我们能提高---我试着利用这些机会在我的这一方面去寻找执著和问题。的确,它确实很难,无数个不眠之夜,上千页的写作和编辑,长途旅行,搁置工作,几小时的烈日下的曝晒,一层层的干扰,等等。但我从来也没有觉得对不起自己,也从未觉得遗憾。这就是在正法期间你需要做的──做你力所能及的,做你作为一个大法粒子必须做的。有时要做的事和寻求帮助的请求堆的象山一样高。有时象无数的砖压在肩上。但是,这些都是极其可珍惜的。这是我们圆满的必经之路,这是我们在历史的最初在师尊面前立下的誓约。总有这样的感觉。在过去的两年中,许多弟子把这种感觉变成文字在明慧网上发表。他们有同样的体会,在正法进程中我们是一体。

如果你很坚定,你的心很正,大法可以使任何事情成为可能。太多的在过去两年中我们完成的事是在7.20以前想都没想过的——我们中没有人知道怎么跟议员交谈,怎么开记者招待会,怎么办报纸,怎么出现在电视中,怎么主持全市范围的庆祝活动,怎么申请一个组织等等。在正法中,大法在真正的融炼、造就和圆满着你,使你成为大法中一个部分:大法粒子。在正法的修炼中,我们学会了剥去一层又一层的壳,最后走向圆满。

我讲我自己的故事并不是想说我自己,这没有意义。一位同修不久前叫我写一篇心得体会,谈一谈我为什么这么精进和坚定。这是他的认识。我觉得我不够精进,也不够坚定。但是如果说为什么我做大法的事能做到这种程度,是因为我已经认清了邪恶,我知道它是什么样,也知道我必须击败它,铲除它。邪恶不是属于我们的东西,也不属于中国、这个世界、和这个宇宙。我在中国就亲眼见过它,所以让我有这样的理解并不难。或许是因为我的悟性不好,我必须面对面才能认清它,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对邪恶)做出反应。“生死非是说大话,能行不行见真相。”《心自明》

我想,如果一个大法弟子能够理解现在发生的事,他都会做同样的事。许多的弟子就是这么做的。如果在此时,他是一个大法弟子──大法一粒子,当他意识到正和邪在激战中,他怎么可能不精进呢?当他意识到创造他和宇宙中所有一切的大法正被攻击,他怎么可能不坚定呢?当他的师尊在自己的国度正被恶毒的诋毁时,他怎么会坐在家里不动呢?当我们中国的同修,象同修英的哥哥,被关进监狱,被连续几个星期剥夺睡觉的权力、被残酷折磨,他又怎么会贪图一夜安眠呢?当成百上千的,也许是上百万的人因他们的思想被误导而不敬大法,他怎么可能会不走出去讲清真相呢?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如果你是大法的一部分,你不接受所有这些的迫害,你要采取行动。这不只是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而且是必须做的,是大法粒子自然会做的。

看起来,许多同修都能跟上正法的进程,达到了法对他们在不同层次上的要求,甚至达到了更高、更高的要求,这真是太好了。但是有一些同修却没有跟上,看到这些我真难过。师父在《严肃的教诲》《建议》和其他地方已经明白教诲,不能跟上正法进程是多么严重的事──这关系重大。

我愿意分享一下我对那些我认为是跟上了正法进程的同修的观察。首先,他们非常严肃地对待了他们的学法,他们中的多数每天用有效的两个小时扎实地学法,我感觉这是很基本的。象他们发现的一样,我也发现,学法是根本:如果不实实在在的学法,那么会满是矛盾冲突,我们的工作会被干扰,工作质量达不到标准,时机会错过……而所有这些事情是我们在如此的关键时刻担当不起的。

第二点,这些能够跟上正法进程的同修他们总是读明慧网上的文章,对主要的内容都很熟悉。师父明示:“重大问题一定看明慧网的态度”。这是很明确的。这个网站包括了全世界大法弟子的重要修炼心得和观点。另外还有每日更新的第一手的来自中国的迫害情况报道。这两点综合起来,我们才能理解和体会国内外学员是一体的,使我们跟上正法进程成为可能。

第三点,我还观察到,这些能够跟上正法进程的学员经常和其他的同修讨论,交流经验和观点。他们并不担心别人会怎样想他们,也不局限在自己的圈子当中,相反的,他渴望加深他们对法的理解,渴望发现他们哪里作错了,哪里有不足。

这些能够跟上正法进程的同修他们不是找借口。相反,他们是寻找办法。他们不是在某天说,他们太忙了,没有时间学法或者想出狡猾的借口,而是少吃一顿饭,少睡两个小时的觉,或者做其他的牺牲。他们不会说,他们不读明慧网是因为他们没有计算机。相反,他们请别人将同修的每一篇重要的文章打印下来,或者是每天到图书馆使用那里的计算机等等,或者是买一个,或者是学习如何使用。一些地区的弟子甚至去学怎么去建立和运作整个的一个电视台和电台,全都是为了大法。这些学员从来不会限制自己,相反,他们愿意做任何事以使大法工作达到标准。他们是坚定的。

在此,对于那些没有跟上的学员。我想对你说,不要在你的缺点上花费太多时间,不要耽搁在自我批评和希望当初做得更好上。现在还不算晚。正法还没有结束,邪恶还在作恶。坚定修炼,把时间用来修炼和铲除邪恶!中国的同修在等着你,老师在等着你,正法进程在等着你。

请允许我用师尊在《大法坚不可摧》中的几句话结束我的发言:“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

谢谢。

(2001年8月5日大费城地区法会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