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伦多见证中国式的信访


【明慧网2001年8月11日】八月四日,多伦多华人日报“星岛日报”发表一则消息,说是由国务院侨办信访司组成的一行六人的信访工作组将于八月九日在多伦多洪门民治党的礼堂,进行面对全体华人的公开信访服务,欢迎各界华人前来申述及提问。

笔者对出入境方面的规定有些疑惑,于是前往询问。十点钟,礼堂里已等候着三十多人,个个衣着整齐,表情平静。工作组的人到了,一位姓宁的领队先给大家讲话,他说道:这次直接面对华人提供信访服务,还是头一次,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了解华侨的心声,更好的为华人侨胞服务,同时他为大家介绍了信访团的成员。他的讲话赢得了在场人士的掌声,整个气氛平和友好。就在他快要结束讲话的时候,一位信访组成员走过来附在他的耳边讲了几句什么,这位宁姓领队立刻表情紧张的补充到:这次信访不接待法轮功学员的上访,有关法轮功的问题一概免谈。话音刚落,后排座上一位女士立刻起身发问:请问这是为什么?难道炼法轮功的就不是人吗?女士的话还没说完,两位洪门民治党的成员就向这位女士扑了过去,嘴里大声嚷着:“你是法轮功,你给我出去。”同时抓住这位女士就往外拖,由于用力过猛,女士被拽倒在地上拖行。

这一切发生的是如此之快,以至于我被惊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在场的人纷纷离座,很多声音在喊“不许打人”,“你们这是在违法” 一时之间场面乱成一遍,迫于众人的齐声谴责,那两位男士不得不放开了倒在地上的女士。另外一些在场的法轮功学员一看投诉无门,也都纷纷提问,既然是公开接受上访,为什么不能听听他们的心声,一位男士拿出已准备好的材料,大声念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XX条,公民有自由上访的权利,一位老年妇女则念到:“宪法第XX条,人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

但工作组的成员对此显然是见得多了,毫不理会法轮功学员的质疑,喊着编号开始了他们的工作,法轮功学员也随即安静下来,但坚持着顺编号走向信访官员申述。由于分不清谁是法轮功学员,他们中的一些有机会走到信访桌前进行交谈,但只要一提法轮功,官员们就拒绝和他们沟通,让他们走开,当有人还想多讲几句时,那两位洪门民治党的男士就会上前助阵,喊着:这是我们的私人领地,马上离开,我要叫警察了等等,整个过程都被他俩的吵嚷声贯穿着。

我身边的一位女士,手里抱着一摞材料,她的编号已过了,但她一直用眼睛看着那位国务院侨办信访司的司长,耐心地等待着,终于那位官员面前的椅子空了出来,她连忙走了上去,讲了没几句,我看到那位司长起身离座,不愿听她的申述,这位女士显然有点激动了,我听见她提高的声音在问:我们依法上访有什么罪?!我先生仅仅因为在你们信访办公室填了一张关于法轮功问题的上访表,就被抓起来劳教一年半,你们对我和我的家人犯下了罪行啊!那位司长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我能看得出他那从里往外的无奈。这位女士转过身对着我们继续讲到:我只是想跟他们说信访无罪,希望他们也能给国内的老百姓一个合法上访的权利啊!她语气中的悲愤深深的感动了我,震撼了我。

接下来发生的事,更令人难以置信。一位一直在场内拍照的高大的男士被那两位洪门的东主怀疑是法轮功学员,就上前赶他离开,这位男士微笑着和他们解释着什么,突然只见那个比他矮一头的洪门成员出手打了这位男士的脸,并将手里的一杯水泼在他身上。场面又一次混乱了,而那位高大的法轮功学员,则始终保持镇定,平和的离开了大厅。

刹那间,我好象突然明白了法轮功在中国大陆的真实处境,正所谓耳听是虚,眼见为实啊!

谁都知道法轮功问题是当前国内涉及面最广,最让全球华人瞩目、困惑的大事,一方是不断被打死的同胞的血淋淋的照片,一边是不断升级的打压定性,眼见着近来事态的不断升级,我们海外华人都发自内心的希望,这件事情能尽早的得到解决。可是今天见证了一群衣着得体、举止端庄、理智平和的法轮功学员在多伦多和平上访的全过程,我真正的茫然了。

国事非儿戏,牵涉几千万人的大事,政府不按着自己定下的基本法规,积极地沟通解决,而是毫不讲理的一意孤行,将遍及世界各国,为数众多的法轮功修炼者作为坚决打击甚至消灭的对象,这种事本是很难让人理解和相信的。即便是交战的敌人,也还需要互派信使或偶尔谈判,和平的法轮功既没枪炮又无战舰,只不过要求个上访有何可怕?为什么要关闭一切沟通解决的渠道呢?

今天在别人的土地上,在国务院级的办公场所,两度发生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行为,六位高官视而不见的“泰然处之”,打消了我从法轮功报纸上读到的有关于残酷镇压乃至虐杀法轮功学员真相的一切怀疑。我终于明白了,那些四处奔走呼吁的法轮功学员,是在被剥夺了一切申冤诉屈的权利的含冤之人,除了拼尽自己的体力站在街头,用自己干渴的喉咙向世人讲述真相之外,他们还有什么选择?

我无法再去奢望什么开明政府的恩典,除了渴望神灵的慈悲,早日将善恶有报的天理在人间展现之外,象我这样的小民百姓还能从哪里获得为人的自信和尊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