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人发表声明

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1年8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叫刘真,今年7岁了,自1996年得法修炼,每天都随妈妈一起学法、炼功,很认真。1999年在铺天盖地的邪恶谎言中,由于不明白,随着说了几句有损师父与大法的话,过后很后悔。曾三次去北京上访,证实法,家中不修炼的人谁也干扰不了我,我一定要坚定修炼,跟师父回家。

大法小弟子 刘真 2001年8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中学生,2001年3月份,在学校组织的反法轮功签名活动中,本人不愿参加,但在老师的强迫下,不情愿的签了名,我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我虽然违心的签了名,但也是做了一件错事。为了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为了支持法轮大法,现严正声明,以前我签的字全部作废。并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反对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坚信法正人间的那一天会早日到来。

兰瑞 2001年8月4日


声明

由于自己还有怕心和侥幸心理,使用了蒙混过关的方式,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写了不该写的东西,虽然是违心的、模棱两可的话,却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现在通过学法认识到,这些做法都是极端错误的,也是不应该的,是在人的变异了的观念带动下所做的,是配合了邪恶势力的安排,而邪恶的安排是师父不承认的,这种做法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试想一个伟大的神是决不会这样做的,作为大法的弟子,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怎么能这样做呢?这是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啊!回想起来很是痛心,其实追究起来还是自己学法不深,当时没有在法理上认识法,有怕心,放不下人的“情面”,所以才做出这样的事,这是严重的有漏啊!我现在严正声明,当时所写、所说不利于大法的作废,从今以后要加倍补偿,勇猛精进,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中做得更好。

中国大陆弟子:晏景香 邱桂英 杨件平 聂善梅 汪平峰 刘芳 2001年7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修炼前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附件炎、腰间盘突出、顽固性头痛等病,彻夜难眠,精神上痛苦万分。自从96年1月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没有吃过一片药、也没打过一次针,身体非常好,干多少活也不觉得累。大法还让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我要返本归真。

今年1月5日,警察骗我说:“去谈几句话,一会就回来。”就这样我被骗到了“洗脑班”,在那里恶警们长时间地对我们进行体罚和精神摧残。由于学法不深,当时执著于亲情,放不下家庭,又怕被劳教,在邪恶的高压下,由他人代写了“决裂书”,并说了违背大法的话。回家后我一直受着良心的谴责,倍受痛苦的煎熬,对自己的言行懊悔不已,深感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写的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把过去的损失弥补回来,今后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魔难和艰险都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正念。师父慈悲我们这些“执著太重迷方向”的弟子,再一次把我们从地狱里救出来,我激动得泪流满面,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走错路的同修们让我们从新站起来,沿着师父指引的方向前进。

大法弟子 张静文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因自己学法不深,在99年7月20日被抓后被迫说了有损大法的话,又因有怕心,“情”放不下,顺应了邪恶,把法轮功书籍、磁带、师父的照片(除《转法轮》外)全部烧光了。事后非常后悔,又重新修炼。

修炼后,经常受家人的骚扰,多次毁坏《转法轮》、磁带、资料,6月19日他们把书包拿走(书包里有《转法轮》、磁带、录音机)。我问他们,他们说不知道,后来发现是我弟弟拿走的书包,我问他,他说放到垃圾筐了,我到垃圾筐那儿找,没有找到。第二天早晨打坐时,在我脑子里出现了书包和一个大铁筒。我悟到这是师父的点化。书包没有丢,我就又去找,书包就在大铁筒里放着。我打开书包,《转法轮》、磁带、录音机都在里面。这是师父的慈悲,又给了我一次修炼的机会,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弥补造成的损失。

杨海英 200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学员,由于学法不深,在去年7月被诱骗到派出所后,在他们软硬兼施哄骗下,加之个人有执著和邪悟,在派警拟写的“保证书”上签了字、按了手印,并在后来的一份审讯笔录上签了字。给大法带来了耻辱,现在我已经认识到它所产生的危害和给大法带来的损失。也让其他大法弟子在痛苦中等待,同时也让看过我签名“保证书”的人对大法产生了误解。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影响了整个正法进程。我只有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同时声明“保证书”等违背大法的话作废。因为它们不是我的真心话,是我个人的错误。大法是宇宙的永恒真理。

声明人:程艳丽 2001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整整四年了,回顾我的修炼道路,真是愧对师尊、愧对大法所给予和付出的一切。尤其是1999年9月份去北京证实大法,结果因为自己学法不深,人的一面使自己邪悟,做出了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干的事,向当地派出所和拘留所写了“保证书”,为邪恶的旧势力继续破坏大法和大法弟子找到了借口,给大法和师父蒙羞,也使我在以后的几年里一直承受着很大的心理压力。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一切都不是我真心的,一切作废。以后我要紧跟师父正法进程,铲除邪恶、证实大法,付出生命而不足惜,兑现千万年许下的诺言!!

大法弟子:张西红 2001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6年得法,2001年1月5日被抓到“洗脑班”,由于学法不精进,没有放下人的根本执著和怕心,经不住威胁、引诱和以军训为名的身体折磨,产生了向邪恶妥协的思想。在“洗脑班”上跟“帮教”人员同流合污,说了一些错话,做了一些错事,并写了“决裂书”和“决心书”,回家后又交了一些大法书,影响极坏,对大法和师父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我现在虔诚地向师尊忏悔,决心痛改前非,并严正声明:在“洗脑班”上所写的“决裂书”、“保证书”、“决心书”一律作废。我要在这法正乾坤的伟大时刻,积极主动地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维护大法,证实大法。

大法弟子 张群 2001年7月18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2日因进京上访,途中被遣送回本地并被拘留15天,后被撤销职务,99年8月在本单位派出所威逼下,被迫写下“不炼功”的保证。现本人在此严正声明,在99年8月所说、所写不利于大法的全部作废,并坚定修炼,维护大法,跟上正法进程,挽回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加倍珍惜万劫难逢的正法修炼机缘,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同时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能够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因为我们还有许许多多的大法弟子还在遭受非人的折磨与残酷的迫害。

大法弟子:杨慧 2001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1999年末2000年10月初,在当时邪恶逼迫下,在当地公安派出所和单位公安处写了“保证”。这样做虽然不是出于本人自愿,是违心的,但也是做了一个修炼人不应该做、也绝对不能做的事,给大法和个人修炼抹了黑。

在今天通过修炼我深刻的认识到所犯错误的严重性,大法修炼是严肃的,为了挽回给大法和个人修炼造成的损失,铲除邪恶势力对大法和众生的迫害,特此严正声明,以前在派出所、单位公安处写的所有“保证”一律作废,并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投入到正法和讲清真相中,发挥大法粒子的积极作用,跟上师父正法进程,走好正法和修炼的每一步。

大法修炼者 陈勉 2001年8月6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在高压迫害下,做了有损于大法的事,在此声明作废。我知道法轮大法是千载难逢开天辟地的宇宙大法,所以一定跟着师父返回我应该去的地方,一定跟着师父返回家。用生命去证实法。

大法修炼者 张玉培 2001年8月3日


声明

由于自己的根本执著没有放下,今年二月份被邪恶势力绑架到“洗脑班”后,没有自始至终的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利于法轮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以法为师”,坚定正念,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谭波 2001年7月26日


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我们写了“保证书”,在这期间所作所为完全失去了一个大法弟子的标准,自看到师父的新经文以后,深深的感到自己的罪过之深,也深深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尤其是中间那不坚定的时候自己为自己的错误找借口,我现在想起来,我过去所做的一切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远远不够!我们一定会在发表声明之后,更坚定的修炼大法,加倍弥补过失!讲清真相,为正法做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尽大法一粒子应尽的义务!!!坚修大法!!

大法弟子:黄金荣 周泽云 桂训华 刘月兰 夏冬秀 胡秋梅 黄玉兰 余美华 2001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2001年4月9日,在教养院邪恶的严重迫害下,自己身体出现严重的消业状态。为了避免邪恶加重迫害,在司法局局长及教养院大队长利诱下,自己一时神志不清,写了“保证书”,让邪恶钻了空子,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也绝对不能做的事。给法带来了损失,给自己修炼抹黑,辜负了恩师的期望。为了挽回给法轮大法造成的不好影响,特此严正声明,在大连教养院期间所做、所写、所说的一切不利于正法和修炼的事和话,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进程,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大法弟子 丁德福 2001年8月2日


声明

2001年5月我被当地邪恶之徒送进了“610洗脑基地”。邪恶之徒为了强迫我放弃学大法和炼功,每天播放诬蔑师父的录音、录像,强行洗脑。在他们的高压迫害下及邪悟者的欺骗迷惑下我被逼迫的神志不清,走上了邪悟,破坏了大法。在此我向慈悲的师父请罪,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严正声明以前写过的“三书”作废。

法轮大法不仅使我身体健康,而且提高了我的道德水平。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我要重修大法,弥补过失,揭露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坚修大法到底。

隋宝坤 2001年8月2日


声明

修炼大法之前,我身患骨质增生腰椎间盘突出、类风湿、关节炎、肺气肿、坐骨神经痛等多种疾病,非常痛苦。修炼大法之后,没花一分钱,使我的身体变得很好。我现在都66岁了,还什么活都能干。我曾三次进京证实大法,抓回后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在邪恶的压力下,我写了“保证书”,现在声明“保证书”作废。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做一个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 李淑清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本人由于学法不深,心性未达到要求,在过关当中,用人的一面未理解邪恶对大法的迫害,并因为执著心不去,害怕在看守所呆太长时间,而配合邪恶势力写了所谓的“认识”等不符合大法的言论,我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论作废,我要加倍弥补,堂堂正正地做一个真正的法轮大法弟子。

荆耀严 2001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心中坚信大法,深知自己生命为修炼大法而存在。但在魔难中,由于执著,怕吃苦承受,从而圆滑、妥协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回家后,处于了一种万般无奈的状态,深感愧对大法、愧对师父的慈悲。我现在严正声明,在压力下写的所谓“保证书”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坚定修炼,尽我的能力做好。

吴静霞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个农民,由于学法不深,在怕心与“情”的执著驱使下,曾一而再、再而三违心地写下“保证书”。我对不住师父、对不住大法。经过最近学法和同修的帮助,我又回到正法的进程中。在此严正声明:过去不利于大法的“保证书”与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孙连喜 2001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后,由于放不下“情”,被邪魔钻了空子。曾违心地向四个常人说了违背大法的话,说出后感到已成为常人,感到耻辱,非常痛悔,现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语言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张庆中 2001年8月4日


严正声明

本人由于在高压下所写的什么"保证书"等书面材料和所说的一些违背大法的话,声明一律作废。加倍弥补,坚修大法,助师世间行。

大法弟子 杨通 2001年8月1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高压下,所说、所写的有损师父与大法的话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朱同贵 2001年8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在高压下,由于执著心放不下,对法不坚定,走了弯路,我非常惭愧,对不起伟大的师父,给大法造成很大的损失。在此声明我写过的“三书”一律作废。要多学法,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把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挽回来。

大法弟子 李兰花 2001年8月3日


声明

我是1996年6月得法的,由于自己修炼不精进和严重的常人执著心不放,在99年邪恶镇压大法时,顶不住压力,向邪恶妥协说了违背大法的话,这是非常错误的,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现在向大法和师父虔诚地忏悔认错,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一律作废。今后积极主动地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证实大法。

大法弟子 徐建兰 2001年7月18日


声明

我于1996年有幸得法,大法为我指明了光明的人生道路。可由于自己对法认识不深,在邪恶的逼迫下写了不利于大法的话,深感痛悔,现特此声明:过去写的“悔过书”之类的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路玉朋 2001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2001年2月份,在劳动教养院探视亲人时,由于自己一时疏忽,在"三句话"的纸上替别人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做了自己不该做的事,助长了邪恶的嚣张气焰。同时也给自己的生命带来了不利的影响。为了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珍惜自己的生命,现严正声明,在教养院签的字全部作废,坚决反对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坚信法正人间这一天会早日到来。

赵立英 2001年8月4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2000年4月份,办事处办“洗脑班”时,我说了修炼人不该说的话,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事,长期以来觉得很内疚,觉得对不起师父,更不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所以我声明以前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

大法弟子 李桂芳 2001年7月31日


严正声明

本人以前学法不够精进,做了不少违背大法法理的事。在此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法理的事,言行,“书面材料”,无论是否发自内心,无论自己或他人代写的,一律作废。本人以后精进学法。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张金尚 2001年8月1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说、所做的不符合法轮大法标准的一切言行(包括上交了一本《中国法轮功》,1999年让人代写的“书面保证”),现郑重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坚定地修炼法轮大法,永远跟李洪志师父走。

王思羽 2001年6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我在这里以沉痛的心、流血的心,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庄严的声明:我在2001年7月23~24两日写的“保证书”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声明人:高德元 2001年8月1日


严正声明

被强迫,所做、所说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违背自己真实的意愿的东西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段家芝 2001年8月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思想上都受益非浅。99年邪恶迫害大法之后,我依法进京上访,后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在高压逼迫下,走上了邪悟的道路,写了“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等材料。通过学法,认识到了自己的严重错误。因此,现在严正声明过去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书面材料”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 ,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李瑾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所写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决裂书”全部作废,继续学法、炼功,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

刁洪明 2001年8月2日


声明

本人因一念之差,写下了阻挠父亲修炼的所谓“保证书”。后经过亲自学法,深知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倍觉对不起大慈大悲苦渡众生的李老师,我为我所犯下的错误而深深痛悔。现声明我所写的“保证书”作废。我为我能修炼李老师的宇宙大法而高兴,我会努力跟上老师的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我所犯下的错误。

丁春岭 2001年8月6日


严正声明

被强迫所做、所说和别人代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违背自己真实的意愿的东西。一律作废!继续正法、护法,“坚修大法紧随师” ,加倍弥补。

邓良存 2001年8月1日


严正声明

7.20以后,由于学法是站在为私的心上,在邪恶高压下走向邪悟,违心的写了违背大法的话,当时痛悔自己的过失,给大法抹了黑,现严正声明违背大法的言论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大法弟子:王玉英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在“强制洗脑班”上所写、所说破坏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荆培艳 贾翠琴 柳忠卿 衣秀英 衣振花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2月去北京证实大法,因为自己的执著,回来后在派出所签了名,给单位写了一份认识,配合了邪恶势力,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给自己的修炼带来了污点,现在严正声明过去所签的、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王秋云 2001年8月2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神志不清时,所写、所说的有损法轮大法及师父的言行一律作废,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钟集俊 2001年8月7日


声明

去年年末,我证实大法被邪恶非法关押,在高压迫害下,我违心地写了“保证书”,之后痛悔万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向邪恶低头、妥协这是绝对不能干的事,我给大法抹了黑,起到了助纣为虐的作用,是不配当大法弟子的。我醒悟过来后,非常痛悔。现在严正声明“保证书”作废。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许斑玉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下由于自己神志不清,主意识不强,做了对大法不利的事,特此声明自己所写、所说一切作废,加倍弥补,坚修到底。

大法弟子 陈允峰 2001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这万古难遇的法轮大法却受到了极大的歪曲、打击、造谣,在单位领导的压力下,我违心的写下了“保证书”和一些诽谤大法的话。现严正声明以前有损法轮功的语言和所谓“保证书”一切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万春松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我对于高压下,头脑不清醒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宇宙大法特性"真善忍"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作一个合格的大法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 乔祥英 2001年8月5日


郑重声明

我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和受益者,在八年的修炼中,亲身体验到了法轮大法是一部高德大法,不仅使我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更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意义。由于学法不深,还有放不下的执著,以至写下了“保证书”、“决裂书”,现在声明“保证书”、“决裂书”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郝淑荣 2001年7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过去所签、所说、所写不利师父与大法的话声明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

大法弟子:李乐民 2001年8月3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高压下,由于执著违心的写了“保证书”,今声明所说、所写的有损师父与大法的话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朱同朝 2001年8月7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高压迫害下,神志不清时,所写、所说的有损法轮大法及师父的言行一律作废,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彭祥龙、刘步彩、潘振秀、刘娜、曲建霞、张秀萍、彭晨晨、彭富孝、蒋士芹、曹淑云 2001年8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在邪恶势力高压下违心地说了、写了一些不利于大法的话,屈从了邪恶势力,给法造成了不良影响,愧对师父,十分后悔。现在此声明所有说过、写过的不利于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投入到正法洪法中去。

大法弟子 钟亮 德琴 2001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压力下,头脑不清醒,做了有损于大法的事,特此声明一切作废。今后坚定修炼大法,加倍弥补,紧随师父正法进程。

邵泽英 庄庆桂 2001年8月1日


严正声明

在大法遭到破坏时,曾在派出所写过保证。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不利于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张颖 2001年7月31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高压下,所说、所写的有损师父与大法的话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杜凤娟 2001年8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在“洗脑班”上不知不觉地邪悟了,我深深地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痛悔万分。对不起师尊和大法,向师尊忏悔。现在严正声明:在“洗脑班”上写的“决裂书”、“保证书”、“悔过书”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助师正法,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 金美淑 2001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邪恶高压迫害得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说了有损于法轮大法的话,在此严正声明一律作废,加倍弥补,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 朱军新 2001年8月6日


严正声明

去年我单位为我写了一份“保证书”并签了我的姓名。虽然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我丈夫签的,但也是不正确的,不符合宇宙特性。特此声明所谓“保证书”作废。

孙光美 2001年8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在“洗脑班”时,在儿子代写的“悔过书” 上我按了指印,后来我女儿代写了有损大法的东西,我签了名,作出了违背大法的事,给自己留下了污点,在此严正声明所写、所签的一律作废,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损失。

大法弟子:高自敏 2001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因为自己的执著写过"保证书",这不是我的真心,我现在郑重声明,我是坚定的大法弟子,坚修大法,金刚不破,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周爱根 2001年7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在“洗脑班”上不知不觉地邪悟了,我深深地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痛悔万分。对不起师尊和大法,向师尊忏悔。现在严正声明:在“洗脑班”上写的“决裂书”、“保证书”、“悔过书”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助师正法。

大法弟子 金英淑 2001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过去,迫于压力,由于怕心和执著心,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实在对不起慈悲的师父,今后我要坚修大法,维护大法,过去的话与“悔过书”全部作废,我一定加倍弥补过失,当个真正的大法弟子,跟着师父实修到底。

大法弟子:张敏华 闫佳丽 2001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在“洗脑班”上所写的“悔过书及保证书”,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任何言行,全部作废! 今后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坚修大法心不动。

大法弟子:刘厚华 2001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们是法轮大法修炼者,今天在此严正声明:自1999年7月21日在高压下所写的两份“保证书”和一切不符合“真、善、忍”的行为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陈静波 陈素华 陈素玲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高压下,所说、所写的有损师父与大法的话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秦沛花 2001年7月23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压力面前,放不下对人的根本执著,自己所写的和所讲的对大法不利的话一律作废。

大法弟子:聂书凯 2001年7月25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