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祸何时了 破迷在高处

重庆市酷暑难当,沙坪坝冰雹大作

【明慧网2001年8月11日】重庆商报8月8日报导,“昨日,山城火炉发威,重庆市最高气温接近43℃,创下全国近期气温最高纪录。令人称奇的是,与此同时沙坪坝等地却突降冰雹,万盛、万州等地又刮起了暴风。”

报导还说:“对比历史资料分析,今年伏旱是我市近30年来罕见的严重乾旱,具有露头早、来势猛、高温强度大、持续时间长、范围大、灾害损失重等特点。从7月6日开始,大部份地区高温已经持续一个月,从8月5日的卫星遥感监测图看到,全市各地受旱面积约占总面积的75.9%,其中重旱面积约占总面积的31.9%,重旱区主要分布在长江两岸区、县(市),长江以北的中西部地区尤为严重。”

对于这种种“天灾”,报导说:“初步分析,造成我市异常伏旱高温的主要原因是大气环流的异常。”

近两年来,中国大陆天灾人祸,联绵不断。发生在重庆的灾祸也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惊悸,忧怨,痛苦,无奈之际,人们便牵强附会地一概归咎于自然,不是这个“异常”引起,便是那个“不慎”造成。全国上下便听之认之。其实,在火柴盒里的人是永远也说不清火柴盒是什么样的,天天吃酸梨的人慢慢也就不知道什么是酸了。既然天灾人祸超越人的控制能力,那用人的理也就永远无法说清楚。必然有更高理在制约。如同用牛顿三定律永远也无法解释清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一样。

然而这一切对于法轮大法修炼者来说,就如同大学生解小学生题目,一目了然,清清楚楚。“世人怎知何故,修道者可知迷。”(《洪吟》)

李老师在《在欧洲法会上讲法》中把这最高的天机都讲给了人:

“其实我告诉大家,这个空间中极微观下,包括那个庞大的弥漫物质,他们都是神,人的一举一动做了什么,他们都很清楚。人做坏事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干的坏事别人看不见,知道自己干的是坏事还给自己找个骗自己的理由,好让自己心安理得。他根本不相信神。我举个例子,说句笑话,这里没有宗教、没有种族的问题。我只是讲人做错事。大家知道,前几天印度搞核实验,连续爆炸五颗原子弹,各个国家对这件事情都很震惊!因为世界上人们都希望和平。他搞原子弹爆炸干什么?我没有抱任何观念,我只是讲人做错事,不讲那个民族对与错的问题。大家想一想,那个核爆炸,你尽管在地下爆炸,它对由不同粒子分子构成的这个物质世界呀,地球呀,人类这个环境的破坏,神不会容忍呀!天要报应人的时候,人就认为是自然现象。印度的气温马上在全世界就是最高的,现持续五十多摄氏度,热死了好多人,又刮大风暴也死了不少人。人就不把这些现象当做是神在警告人:不能这样。人就把它当成自然现象。我们世界上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你就看一看,如果哪一个民族,哪一个地区,或者哪一个人做了坏事,紧接着会有特殊的现象出现。人的灾难,人的一切都是人自己搞出来的。”

那么位于四川省的重庆市不法官员究竟做错了什么事?还是让事实说话吧!

两年来,四川,重庆不法之徒在迫害法轮功上罪行累累。

四川省委书记、曾庆红的妹夫周永康亲自坐镇指挥,叫嚣实行残酷的株连政策:“父母修炼的,子女下岗;子女修炼的,父母下岗,停发退休工资,断绝经济来源。”

据不完全统计,四川省已有11名大法弟子,重庆市有5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濮章志,男,2000年10月底,被非法扣留在拘留所至今。据渝北区公安局内部消息透露,濮章志已经被迫害致死。

蒲新江(女),约50余岁,被判劳教,关押在江北茅家山女牢房,被迫害致死。今年四月三日警方叫家属去领尸体,于四月六日火化。家人悲痛万分,投诉无门。

重庆市李子坝看守所残酷折磨大法弟子 。

重庆市长寿县看守所里面关押的大法弟子大部份是到北京去证实大法而被抓回看守所的。看守所内的饭是霉臭的,夹满了老鼠屎和烟头,每顿都是腐烂了的菜叶做的汤,上面经常浮满了蚂蚁。在2001年5月6日这天,看守所内站满了枪兵、管教和公安,这些暴徒们把女功友强行按上死床,铐骑马桩,插管灌食。暴徒们想紧闭风声,把所内每个风门都关了,但学员修冯平(女)被灌食发出的惨叫声仍然被大家听到了。男舍房的犯人中午都吃不下饭,女舍房刑事案件的犯人很多都流下了伤心的泪。

学员高云霞(女)已记不清被强行在死床上躺了多少天,双手肿得象馒头。还有学员黄正兰(女),5月13日她要求狱警不要关风门,被剪刀铐铐了一天,手肿了,手的泡也破皮了,照看她的人都说警察“没把她当人整,死刑犯的刑具都用到了大法弟子的身上。”其他女学员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上刑、折磨。

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了法轮大法女修炼者约一百多人,劳教所为了动摇和转化法轮功修炼者,采用了许多邪恶可耻的手段。对于不妥协的大法学员采取“罚站”等残忍手段,如某学员(教师)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罚站在坝子里每天从早上六点一直到晚上十二点,24小时都有人看管,不准说话。

重庆大学多名品学兼优的大学生因坚修大法而遭受迫害 。

张志虎,男,32岁,重庆大学B区建筑工程学院97级研究生。2000.6.19,进京到中南海依法上访,被抓到北京市东城区派出所,受虐待,遭受电棍电击,全身多处被电焦,后又被抓回重庆白鹤岭拘留所,被非法拘留15天,接着被非法劳教一年,现关押在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
……
重庆市邪恶之徒迫害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桩桩令人胆寒,件件邪恶至极。如此伤天害理,怎能逃脱无处不在的神的眼睛?神又怎能不警于告人?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 的江泽民及其追随者在全国范围内采取极其卑鄙、下流、狠毒的手段迫害法轮大法弟子,导致全国性的大规模天灾人祸,使人民大众苦不堪言,中国百姓如不认清江氏一夥的真实面目,早日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运动,恐怕真正的灾祸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