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SOS紧急救援452英里长途步行札记(三)


【明慧网2001年8月12日】6. 赶路不耽误洪法,老板娘主动支持

第一天我们走到将近半夜12点,因为下起了小雨,我们赶紧停下在路边支起了帐篷。第二天一大早6点起来,收起帐篷就开始赶路。这儿是荒郊野外。当我们终于看到人家路过一个村庄时,村里依然寂然无声。

同伴要进村发资料,我提出反对,因为要急着赶路,然而当我在村口等他时,思想起了变化。不是不能走极端吗?我一直倡导辩证地对待每一个矛盾的两个方面,为什么自己却要走极端呢?况且沿途洪法和步行本身相比应该是同等重要的。如果我们在每一个问题上都能以法衡量,按照大法所展现出来的法理行事,我相信一定会“柳暗花明又一村”的。

于是我们沿途洪法,把资料发给见到的每一个人,从信筒里塞进公路两旁的家家户户。

山路上风很大,一路下着雨,我们背着沉重的行李、举着横幅艰难地行进着。找不到地方休息,我们只能一直走下去,三四个小时过去了,前面岔道口斜插下去有一个大一点的村庄。我们进去洪法、挨家挨户地发资料。……同时我们也需要休息。

在一家旅店的餐厅里,我们喝着热咖啡、啃着自己随身携带的干粮,给老板娘讲着大法的真相,我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经过这里、长途跋涉的原因。老板娘沉重地点点头,回到厨房给其他人介绍我们的故事。当我们离开时,她说咖啡免费并很乐意留下一些传单,保证一定要仔细阅读并发给其他人。

7. 在最艰难最痛苦的时候,谁在我们身边?

同伴问了一个问题。我讲,走路比较苦,可其实我们这点苦算不了什么。老师在加拿大法会上讲,在三界之内高处看人、看地球都是很小的。人好像是从纽约走到这个加拿大来,实际上在他们眼里好象没有动地方,我接着说:在神的眼里,这段距离微不足道,而我们正在向神体快速地转化,所以更不应该觉得苦。

然而,过了一会儿同伴又问了一遍,后来我才知道他脚上长了很多水泡,已坚持了很久了。他的速度越来越慢,当我终于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儿时,我提出换鞋,一来可以保持正常速度、二是我想我可以替他承受一半磨难。

我们继续保持高速行进,三个小时后,当我们按计划完成了27英里时,我的双脚也布满了水泡。在那个美丽小镇的草坪上,我身上的衣服已被汗水湿透,脚底各处的剧痛、疲惫和肩膀被重压的疼痛使我筋疲力尽、举步维艰,我只有坐在一张长椅上,瑟瑟的寒风吹得我不停的发抖。半个小时过去了,同伴找客店还没有回来,我站起来在地上慢慢移动着,每一步都是那么艰难。……这时一位先生走过来跟我打招呼。

临行前,妻子鼓励我:只管往前走,饿了会有吃的、渴了会有喝的。

这位先生告诉我:一个小时前他在公路上看见我,我们手中的条幅吸引了他的注意,当他知道我们在找旅馆时,当即邀请我们晚上在他家借宿。这时同伴也回来了,一无所获。我们很高兴地接受了那位先生的邀请。

我们洗到了热水澡,享受了可口的热饭菜,松弛了整个身体,先生又主动介绍了一种专门对付水泡的人造皮,又安排好第二天一早送我们到十英里外的市镇买质量好的走路鞋,我们的一切艰难困苦就这样神奇地全解决了!

我们发自内心的感动: 在最艰难、最痛苦的时候,老师一直在我们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