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的观念(译文)


【明慧网2001年8月12日】直到最近我才琢磨过来,什么是修炼。师父在华盛顿DC的法会上讲:“修炼啊,现在大家可能都体会到了他的艰难”。读到这句话,我不由得笑了,并想起了《转法轮》,师父早就一再强调过,但只有这次我才体会出到底是怎么个难法。我想告诉你们我在最近的两段经历。

我们一如既往地在汉堡的中国领馆前炼功,看到过往的车辆都必须在此等红灯,我就想,应该利用这一时机向他们发报纸。开始时就觉得很辛苦,红灯一亮,我便拖着步子去发报纸。才给了三辆车就得停下,因为绿灯又亮了,只好等到下一次红灯亮,那需要好一阵子,所以,我的发报速度平平常常。一位中国功友也是同时发报的,她像是从一辆车飘到另一辆车,有时即便是绿灯亮了她还不慌不忙地在那儿发。我的第一念是:那样不行,我们在挡道。我意识到了自己的想法,并看到那位女功友顺利地发报纸,所有人都接过去了,才想到:假如人们是愿意接受报纸的话,又怎会抱怨呢?遵守交通规则是不错的,但不该绊在这里走不出来、阻碍别人与法结缘。悟到了这些后,我发报纸的情况马上就不一样了,和那位女功友一样地快。有的人暂时不想接报,我就想,这次不接下次会接的。于是,真的有一位夫人,她每天都开车经过这儿,每次也都说她不要这报纸,这次是第五次了,我又将报纸伸到她的眼前,她接下了。我想,常人在迷中是不如我们清醒的,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有责任给他们打开这道门,让其看到和沐浴到大法的佛光。

我的另一则经历:昨天工作时扭了后背,很疼,我当时想到这是业力作怪,可随后又堕回以前的想法,觉得只要放下自己,第二天就会好。“遗憾”的是,我没能如愿。躺下时是不觉痛,可我还得起来,因为还要去领馆。我立即去领馆那里发报纸,刚开始时比较困难,然后越来越好,最后根本想不起后背的事儿了,背痛消失了。我不知道这一天发报纸我是怎么顶下来的,只是知道,我消业了。可随后又感觉痛了,这又是为什么呢?当我与其他功友交谈时才恍然大悟,说起累来,这总会是要存在的,首先,在学法时,尽管睡够了觉还是感觉累。在华盛顿DC的欧洲学员聚会后,我们明白了,欧洲就像是一块让我们懒惰的盾牌。医生每看完一种“病”,都忘不了说:“要休息”,有点小病便休息,或服用安眠药、头痛药、或其它甚么的,以减轻病痛。每遇困难时都在麻醉自己,本来已经够迷的了,现在是雪上加霜,整个盾牌下的欧洲都是一样地被这三重迷雾笼罩。我深深认识到,让人们了解真相是多么地重要,我们在任何修炼场合都要坚定,无论是与政治家、媒体打交道,还是在街上。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