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六十岁的农村大法弟子的正念


【明慧网2001年8月13日】我是一名六十岁的农村妇女,得法后受益无穷,当邪恶势力破坏大法、阻止我们炼功时,我曾毅然决然放下生死到北京正法。尽管压力很大,但我知道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用怕。

就在一个月前,我与一个功友在电话里说了几句有关修炼的事,结果被派出所窃听,几个公安到我家,二话没说就把我抬上了警车。当时我家有大法资料和贴纸,我发正念谁也看不见,一张不能少。到了派出所他们逼问我与谁联系了,我心里很坦然,决不配合邪恶。他们又问:你怎么炼功学法?我说:自己坐着炼,心里装着真善忍,做好人,就这样炼。他们一看问不出什么,就到我家里去抄家,结果什么也没找到,无奈把我放了,但威胁我老伴说:如果再抓住就送劳教所。我知道在坚定的修炼者面前邪恶什么也不是。

最近邪恶又犯下罪行,凡是本镇修炼法轮大法的一个不落地都抓,每人罚款1000-3000元不等,并逼着写所谓的保证书,否则就往死里打。在7月25日夜里10点多钟,几个公安喝了酒就闯进我家,我正睡觉,结果没容我穿衣服,只穿着裤头背心就被拖上警车。一上车就拳打脚踢,打倒了就抓起来再打,一直打到镇政府。(我家离镇政府有二里多路)下车后又上来一群人拿着棒槌围着我打,我心想:我的命属于大法,谁也别想动了我。在他们残暴的殴打下我失去了知觉。我醒来时发现浑身都是凉水,估计是他们用凉水把我浇醒的。

第二天他们叫我家人去领人。我姑娘对它们说,你们无故抓人,打坏了我们得跟你们算帐。邪恶之徒害怕了,把我送回了家。到家以后才发现,我遍体鳞伤,浑身青紫,还断了一根小脚趾。家里人很害怕,我对着孩子们说:什么也不用怕,你娘就要堂堂正正修炼,用命去证实神圣伟大的法。

我真正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正念的威力。我也再一次体会到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