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世界的新闻工作者们有责任提供精确、谨慎和负责的报道”

一位美国大学讲师致记者的信

【明慧网2001年8月13日】亲爱的XX女士,

我看到你在8月9日的石板报(Slate)上发表的题为“功法展示”的文章时感到非常难过。我几乎感受不到你在试图亲自了解法轮功,更别说留意法轮功在其发源地中国正在承受的可怕迫害了。你轻率而冷嘲热讽的腔调让人既震惊又不安。

然而法轮功问题是很严肃的--生死攸关。精确地说,数千万人的生命危如累卵。

中共政权在试图用倾国之力“根除”法轮功和敢于坚持法轮功的人们的过程中,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我看到的最新数字表明被虐杀的受害者已达数百名,被强迫奴役劳动的人达数万人。妇女被强奸,孩子被带离父母,老年人遭到同样恶毒的殴打。中国正在发生的一切是极其恐怖而悲惨的。

看到一个自由世界的媒体记者,享受着民主提供的所有自由,安安然然,如此轻佻地谈论著一个严肃的话题,这是一件多么可耻的事。这简直就是不人道。许许多多中国人勇敢地面对酷刑的威胁和虐待,向外部世界揭露法轮功追随者正在遭受的恐怖。这就是正直。我希望你可以表现出至少一点点的正义感来。

你的文章同时给试图理解法轮功的读者设置了巨大障碍。你的文章甚至根本没有解释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他实际上改变了一个国家,反而却把水搅浑以激起更广泛的误解。这正是中国的镇压者们求之不得的--不明真相的人们会把精力用在质询法轮功的原理上,而不是中共政权暴虐行为本身。

中国数千万法轮功修炼者的声音遭到了压制。自由世界的新闻工作者们有着得天独厚的地位去为他们说话,或至少提供精确、谨慎和负责的报道。不幸的是你选择去做如此南辕北辙的事…为什么?搞笑吗?

当数百万人被无情迫害时,问一下你自己如何能伸出援手,这才是正当的。反之,嘲笑受害者,或抓住他的信仰中某些被歪曲了的描述予以讽刺讥笑,从而暗示这些受害者不足以得到我们的同情和支持,这是不道德的行为。如果有一日,历史展示出了真相,你的文章,可能会象纳粹宣传漫画,或以侮辱荒诞的方式描述犹太人的文章那样,为后人所耻笑。

这不是一件可笑的事。

诚挚的,

一位大学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