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孩子们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1年8月14日】我自幼身体一直不好,一身疑难杂症。老师说人没有三天好日子,我是没有一天好日子。常常情不自禁地感叹如梦的人生苦短,不知人活着为了什么。1991年,我信了基督教。但是在人活着为了什么这个问题上我仍找不到完美的答案。我常想,神掌管世间的一切,为什么他不给我创造没有痛苦灾难的人生?1993年底,我怀了第一胎。整个怀孕期间都面临流产、早产。生产时又由于医生的疏忽造成大出血,昏迷。1996年初怀第二胎,同样是面对流产的可能,又伴有不断的心跳,孩子出生后,便出现严重的失眠和全身骨头疼痛,每天到深夜2、3点才能入睡。第二天5、6点便因全身骨痛而醒来,苦不堪言。在经历了这种种的不顺利之后,我对人生、对神的困惑变得更加不悟,天堂在那里?神在那里?神为什么不将我拯救?

1997年的夏天,在严重的失眠、全身骨痛煎熬了近一年,人被摧残到头抬不起,脚也抬不起的时候。我有幸得到了一本《转法轮》,刚开始读便出现奇迹。那一天在公园里散步,突然间能像以前跑四百米长跑一样跑了几圈,心中非常惊讶这师父不一般。等我读完这本书,对人对神的所有困惑全部烟消云散,原来神的旨意以及我们人生的目的都是返本归真。人生有苦难,是因为我们以前造过业做过不对的事。我如触摸到了天堂的道路。回头看我在宗教里的六年,仅是站在人的基点上建立了一个健康的人生观。而《转法轮》读一遍便让我重新认识了神,认识了人生的本质以及修炼的意义。大法的力量真是无法比拟,我如梦方醒,走入佛法的修炼。

一开始修炼,奇迹便出现了。第一次打坐,全身的骨头咯吱咯吱的响。多年来被疑难杂症折磨弯了的腰一下子被拉直了,不出两个月,严重的失眠以及全身的骨痛全好了,眼睛也不治而愈,以前只能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车,修炼后不仅坏天气能开,晚上下雨上高速公路都没问题;以前一到阴天心脏便有压迫感和疼痛感,修炼后也不见了。短短的时间内,整个身体状况全面好转。以前胆小如鼠的我现在胆子也壮了起来,变得坦然面对一切。今年四月份北京学员中南海信访办请愿事件发生后,面对整个社会的不理解,我去见了媒体证实我身体的种种受益,我是凭良心去向世人讲句心里话:法轮功让我脱离了病魔缠身的无边苦海。

修炼让我的身体得益非浅,我的精神同样是得益非浅。长期的病魔,摧残人的肉体,也摧残人的精神,使我陷入长期的精神低落,萎糜不振。修炼后我从这种低落中走了出来,变得豁达,不再抱怨曾经历的种种苦难。我常想,如果我不吃尽这些苦头,还掉一些业,大概也不得佛法。我相信我一切的经历都是神的安排,我的命运就是如此的道路,吃苦还业,然后得法修炼。随着我对返本归真这个人生目的的认识一天比一天清晰,我的精神也一天比一天变得轻松。从而生活也变得一天比一天的简单,到如今每天对我就是两件事,尽我为人的义务和修炼。我不再感到失落。相反,我渐渐的发自肺腑的感到自己很幸运。尤其是在我向人弘法,人家不接受的时候,看看自己对老师的讲法信服得五体投地,便倍感自己万幸有加。

更加万幸的是我的两个年幼的孩子都得法修炼,成为我修炼道路上极大的一股激励的力量。

我的大女儿叫超慧,她三岁开始听法修炼,不到四岁便看到三花聚顶的情形。那天她对我说:“师父很久以前就告诉我,有些人头上会有三朵花,我也有。”我数数她听法的日子,心里惊讶不已,我做梦都想不到这个孩子修得这么快。自此之后,这件事常常在我的脑海里盘旋,令我感动、令我落泪、令我精进。

回顾她修炼的历程,无处不充满佛法的神奇。作为五岁的孩子,人性的一面不觉得让她跟同龄的孩子有区别,但得法的一面,觉悟的一面却显得她很成熟。有一次,我没修口,她从我的后面上来,用双手使劲地捂住我的嘴巴。家里人不炼功,她天目里经历的事从来不向他们提起。也不许他们评论法轮功,她说:“师父是在讲法,你们不听不要乱说。”妹妹打她,她极少还手;妹妹害怕,她说:“我们有师父保护,什么都不用怕。”妹妹不听话,家里人说:“再不听话就要打打。”她说:“不要打,吓唬吓唬就好了,师父说不要打人。”

每当电视上出现了一些穿低胸衣服,头发古怪的人,她就说:“他们不炼功,没礼貌。”双手捂住眼睛走过去将电视关掉。又经常劝她爸爸炼功,教她爸爸盘腿。还常常伏在地上拜谢师父,说师父是从天上来的。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天目里遇到干扰,她能很好地把握她自己。去年11月,有一天她说家里来了一个“高脚小丑”,就像踩高跷的麦当劳叔叔,高到看不见头。这高脚小丑也练功,但练的功跟师父的不一样,还要教她练,她就对小丑说:“我有师父了,你回家吧。”那小丑就轻轻地打她的手指头,她就叫师父。师父来了,批评了小丑,菩萨又将小丑变成两岁大,以后就再也不敢来了。

这孩子所表现的成熟更令我对她刮目相看。她对老师的讲法有一种很稳定的兴趣。她很喜欢听老师讲法和炼功音乐,三岁开始上幼稚园,每天上学在路上我放老师讲法,她极少吵闹,直至如今,出门开车在她从不要求唱儿歌,总是一上车便要求听法,在家里她常一边玩一边听,她说她要多听,因为还没有全懂。家里人不修炼,开始让她听法的那段时间也遇到过不少的阻力。有一次,她爸爸不让她听,她贴在我耳朵边说:“这么好听,不许听,等他上班了我们再听。”家里人不让她听,她就躲到被子里面听。她多次跟她爸爸说:“我就是要听师父讲法。”孩子坚定,家里人也只好让步。到如今她想听就听,再也没有人干扰她。她为自己也为我在逆境中创开一片天地。

在孩子们和我的影响下,我先生听了多遍《转法轮》。虽没炼功,也明白了我们在干什么而不再反对,还对我们很支持,经常开车送我们去参加学法听法。我们非常感谢。

她不仅能看到法轮旋转,老师的名字放光,还几乎天天看到老师的法身,用她的话说,就是“师父天天来看我。”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妹妹到她房间去睡觉,她对妹妹说:“你到我房间来,师父来看我,也会看到你。”有一天她有点沮丧地来跟我说,师父那天没来看她,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妹妹打我,我打了回去,所以师父就不来了。”我也想不到,这孩子心里这么明白,做了不好的事情,要付出代价。

佛法在妹妹超颖的身上也同样显出感人的神奇。这孩子将满3岁,她常用充满童稚的言行表达她对佛法的理解,不到两岁便开始学盘腿打坐,从散盘到单盘,再到双盘,在家里她学双盘,学了很久都盘不上,后来我带她去学法小组,第一次从学法小组回来,她就盘上了。我一看《转法轮》她便来找师父的照片,一见师父的照片便叫师父,刚过两岁便说:“我要到师父那里去”,还常常要求听法,录音机一停,她就会翻到录音带的另一面。晚上睡觉前我经常给她听一段法,问她要不要。她总是说要,从来未拒绝过。她曾一声不响地把三讲听法听了四小时,其中还有一个多小时盘着腿,还有一次她跟大家一起听法,听了半个小时便开始哭了。一边哭一边搬她的腿以保持双盘。从去年夏天至今一整年,她常重覆的一句话便是“我喜欢师父,我喜欢法轮”。这孩子虽小,她一直讲修炼人的话,总在修炼人的轨道上。家里谁说话声音大声点,她就出来干预:“不要吵,真、善、忍。”。有一次,一位炼功的朋友跟我们一起出门,我朋友一上车,她就说:“阿姨,要提高心性。”

孩子们的言行,给我带来极大的影响。她们走向成熟的过程,也令我走向成熟,孩子们修炼的当初,我很执著,后来渐渐地看到师父给孩子们安排的道路处处超越我的想像,孩子知晓道理,越过难关的成熟也超出我的想像。看到别的父母为孩子教育的问题发愁,看到那么许多本性天真善良的孩子的灵魂受到社会上不良观念的侵蚀,我多么希望这些孩子们能知道这个宇宙大法,孩子们有法在心,有正确的善恶好坏的标准,必然是健康成长、道德高尚的新一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