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受益于大法的亲身经历驳斥军事博物馆的诽谤展览


【明慧网2001年8月15日】前不久北京军事博物馆又非法举办了一次诽谤展览,对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及法轮大法再次进行诬蔑。我想以我亲身修炼的体会向世人证实大法的神奇与伟大。

修炼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如:风湿性心脏病二间瓣闭锁不全,1982年心脏扩大、经常发生心律不齐、1986年10月开始心房纤颤,于1989年进行二间瓣置换手术、术后心房纤颤仍未消除,于当年七月进行电除颤仍未成功。1993年在单位组织的体检时发现肝脏有疑点,后经人民医院检查确诊为迁移性丙性肝炎,(因心脏手术染上丙性肝炎)。当我知道病情后心情十分悲痛,屋漏又遭连夜雨,我多想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啊!但是、等待我的却是无穷无尽的病魔缠身和每天服十多种药的药篓子。

在病魔的折腾下,到1998年初肝脏已发展到肝纤(初期肝硬化)。三间瓣大量血液回流,轻度腹水,双脚浮肿,同时患有胃病、内外痔疮、慢性咽炎、偏头痛等。先后住医院七次,每次都要花费1--2万元。平常每天口服药三次、每次十多种药, 特别是出差或是到室外工作,首先得记好带药,有时候到吃药的时间没有水、就干吞药。靠药维持生活和工作。每月要用2--3千元药费,每天吃药打针,身上汗毛孔都散发着药气,而且病情一天天在加重。1998年春节后,又接医院住院通知要求尽快住院治疗,我多想住院治疗啊!尝尝健康人的滋味!

但是,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患的是"不治之症"住了几次院根本治不了、住院有何用?常人的药和常人的医院根本治不了我的病,在生活的道路上我尝尽了身体有病的苦。到处求神医也找不到,在生存无望的绝路上心里非常绝望。

就在这个时刻,一个伟大的声音--法轮大法的音乐召唤了我,法轮大法召唤了我,伟大的李洪志老师救了我。1998年春节过后,就在我生死绝望的时刻、我爱人得法后不久,要我跟她一起炼法轮功。其实我以前就想炼法轮功,但由于自己病太重有个功友怕我给法轮功抹黑,看见我去了他赶快关门,不让我看。有一次我出差到外地,早晨去公园看见炼法轮功的人,我就跟着炼,半小时抱轮下来、走路时脚象不落地有象飞一样的感觉。但由于悟性低,虽然请了一本《转法轮》也没有抓紧时间学,加之常人中的工作繁忙,也一直没有炼。现在有人叫我一起炼我真高兴,后来悟到是老师的慈悲。

98年2月,我没有去住院只在医院开了一个月的针药和口服药。一边吃药一边打针、在家跟着老师的教功磁带炼功。1998年3月15日参加了集体炼功。开始炼功我不敢和他们站在一起,功友们主动招呼我、叫我跟他们站在一起炼。由于当时只重视炼没有重视修,"“修、炼”两个字,人们只重视那个炼而不重视那个修。"(《转法轮》)所以在炼功中出现的问题没有在法上去认识。在卫生所打针时,护士总是说:"你的皮太厚,肌肉太紧,针头都扎不进,"臀部左边扎不进就扎右边,到最后左右俩边都扎不进,最后几针就没再打。因为针药很贵,当时还觉得很可惜。通过《转法轮》的学习使我懂得了人生病的原因是业力所致和人为什么有病等前所未有的理。

三月底,我在学《转法轮》时,看到师父在第一讲第一节"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中说:"……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当时我突然悟到我是修炼人,师父会给我净化身体,打开我修炼的路。随着学法炼功,提高心性,我的身体越来越好,我一个多病的被医药支撑了十五年的身体,一下子就变成了健康人,不用看病、不用吃药、不用打针了。这不是神话吗?正如一九九九年六月我在给朱镕基总理的信中写的:"亲爱的党啊!1999.4.25我是来汇报李洪志老师传出的法轮大法使我恢复健康。有利于人们的道德回升,有益于人民健康身体:同时汇报那些不负责任的宣传机构,及某些人打、抓法轮功弟子攻击法轮大法,以达到他们败坏道德人心,破坏稳定团结的用意。"

在修炼的道路上,我次次战胜痛苦,牢记"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在多次痛苦的消业过程中我时刻坚信大法的力量,功友们都替我高兴和担心、能否过好这一关。奇迹出现了,三天过去了,七天过去了,十天过去了…。快四年了从没有吃一颗药,没花一分钱药费,(补牙除外) ,现在精神饱满、脸色红润、身体健康。到游乐园坐翻山车,下水游泳,出差再不要背十多种药,丢掉了药篓子。尝到了健康人的滋味。一个常人朋友经常对我开玩笑说:"患你这种病的人未做手术的死了,做手术的也死了,就你活得潇洒。" 我说:"这是法轮大法赋予我的二次生命。"

师父说:"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得相当不象样了,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转法轮》) 回想当常人的几十年,为名、利、情、苦苦争啊、斗啊、为蝇头小利造了很多业和磨难。三年多来从处处做好人开始和一次次消业的过程。使我清楚的认识到只有法轮大法才能超脱常人苦海"“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人类能重新认识一下自己和宇宙,改变一下僵化了的观念,人类就会有一个飞跃。"(《论语》)修炼人没有病这是千真万确的,没有人强迫我不吃药,是我自己悟到了我是一个修炼人,并把自己当作真正修炼的人去修炼,大法才在我身上体现出了威力。法轮大法学员中,这种事例数不胜数。某些人为什么不顾事实真相,再次在军事博物馆非法举办诽谤法轮大法的邪恶展览呢?这只能说明江泽民这个独裁者惧怕真、善、忍,惧怕人民信仰真、善、忍,而暴露它们的邪恶腐败的本质。

7.20是邪恶势力残酷迫害真善忍的日子。人类社会进入了颠倒黑白时代,报纸等媒体铺天盖地地播放大量的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污言秽语。以前人们习惯的听党的话,看政府的红头文件为标准的思维,一下子乱了套,大法洪传七年了,法轮大法好,在一亿大法弟子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国家对气功修炼的三不政策,"不宣传、不反对、不支持"怎么突然变了卦。警察开始打杀修真善忍的好人。可是贪污受贿、假冒成风、大量社会问题反而无人管,这一切的突然发生令人难以置信。

在修炼的道路上,我们参加了1999.4.25上访讲清真相和7.19洪法,白天由于天安门广场戒严,晚上我们到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看望上午在天安门洪法被抓的功友,结果被公安抓走,在看守所关了一夜。7.20后被转到地方政府由单位强制洗脑,保卫部门看管,每天看所谓的揭批电视,和文件等等。遭受强烈的精神打击。我们夫妇受到保卫部门的提审、跟踪、盯梢、和单位的撤职,下岗,洗脑等很多不平的遭遇。是大法的威力,使我们闯过了一关又一关。

在修炼的道路上,我自己在大法中受益无穷,由体弱多病的身躯变成了一个身体健康的人。我非常感谢师父的大慈大悲,我得到的太多太多,我们决心紧跟师父。以法为师,在全面讲清真相,清除邪恶,救度众生,护法除恶进程中,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用智慧洪法,为大法负责,为学员负责,为社会负责,为自己负责。在正法中,在全面的讲清真象中,充分发挥大法所赋予的智慧与能力,和所有大法弟子一起,珍惜这千载难逢的正法修炼时期,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跟上正法进程走好正法的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