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是我们来北京的唯一目的

【明慧网2001年8月16日】看了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的经文,感触良多,师父说:“绝大多数弟子都能够在这样邪恶的环境中走出来证实法、走向圆满,这真的了不起。”又说:“当一个修炼人在一个没有邪恶场的环境中谈能放下生死,就象在我们今天这样正的场中你谈放下生死,说起来非常轻松,因为没有任何压力。如果在一个邪恶的环境中,布满了邪恶因素的环境里面,你再去证实法,敢于走出来揭露邪恶,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行不行一念之差,你能不能走出来证实法,也不是随着人多势众就可以过关的。有人想在天安门广场等着,大伙都出来我就出来;一看没有大伙出来,他也溜一圈回去了。因为大伙都出来的时候呢,是那个气势带你出来的,不是你发自你自己放下生死那个心走出来的。修炼是个人的事,不是大帮哄啊,每个人的提高必须得是扎扎实实的。”

我想把我们今年元旦到天安门证实大法的事给大家说一说。

我今年六十多岁了,我所在的小县城的许多弟子一直坚信大法,敢于走出来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我是一名退休老工人,九六年底得法的。得法后身心的变化使我对大法充满了信心,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候也没有动摇我坚定的正念,我曾在世界大法日5.13日公开到公园炼功,也曾在单位领导面前揭露电视上的无耻谎言,可一想到大法在中国遭到如此残酷的迫害,师父被政治流氓集团如此恶毒的诬陷,我心里实在难受。看了明慧网的文章,我心里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到北京去证实大法。

没多久,市里一位大法弟子因躲避邪恶的追捕来到我们这个小县城,她告诉我们市里有数百名大法弟子已经去北京,计划在元旦那天到天安门证实大法,问我们愿不愿去,当女儿(也是大法弟子)告诉我这一消息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由于时间仓促,第二天(12月24日)我丢下手中的活(当时我家正在装修),拿了件毛衣就走了。由于是瞒着我丈夫,身上只带了四百元钱(400元钱只够买去北京的车票),我当时想这次去北京就是为了证实大法,如果被警察打死了,肉身扔在北京了,那钱也就够了,如果还能回来,没有钱买票我就沿路讨饭走回来。决心一下,只觉得任何困难也挡不住我,任何常人之心也带动不了我。强大的正念使我们五位大法弟子冲破了重重障碍,走出了家门。在火车上,我们悟到,这次是老师安排给我们的一次难得的机会,也许是最后一次,我们一定要珍惜万分。为了证实大法,也为了所有的遭受邪恶迫害的大法弟子,我们一定要堂堂正正地走出来。想到和全国大法弟子一起在天安门证实大法,我们都感到很振奋。

25日到达北京后,情况却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旅馆,却始终联系不上市里的大法弟子。我们几个人有的从没来过北京,有的二十年前来过,因此想在几天的空闲时间里去天安门探一探路,顺便参观一下故宫,我当时觉得不妥,我说“我们来北京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到天安门证实大法,不是为了旅游的。去天安门转转还可以,去故宫就太耽误时间了。我想我们不应该放任自己的执著,在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前我哪儿也不愿去。”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一直都把心放在法上,在旅馆里学法、炼功、交流心得,心性也在不断提高,感觉到人的一面越来越弱,而神的一面在不断加强。

28日我们去天安门广场看看情形,广场上人很多,警察也很多,一个个五大三粗,凶神恶煞一般在广场上四处抓打大法弟子,我们走在广场上都感到很压抑,感到一种邪恶的力量笼罩着整个广场。我亲眼看到一位穿太空服的女大法弟子被打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警察马上将她围住,一转眼就抬走了。我和一弟子转了一圈安全回来了。另外三个女大法弟子在广场却遇到警察的阻拦,问她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并且拿出话筒录音,要她们骂大法、骂老师,其中一位弟子不愿意回答,转身就走,结果警察把她抓进了公安局的拘留所。警察搜出了她的身份证,邪恶的警察要她骂李老师时,她死活不肯骂。结果,当晚警察还是把她放了。

亲眼目睹了“人民警察”是如何在大庭广众下殴打善良的人民,在拘留所里是如何残忍地酷刑折磨坚持真理的大法弟子,我们这些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的善良百姓当时真有点给镇住了,许多常人的执著都在往外翻。不过我们悟到: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就是看我们大法弟子在这种严酷的现实面前,能不能放下生死,能不能从人中走出来。环境的险恶不正是考验我们的一个因素,不正是树立大法弟子威德的好时机吗?师父一等再等,不就是等着我们这些大法弟子从人中走出来吗?于是,我们决定元旦那天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五个弟子每人拿一个横幅,前后两面各写了一个大字,合起来正好是“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但是,在出发的前一天,我们中一位功友的女婿找到了我们这家旅馆,以报警相威胁将这位大法弟子带走了。缺少了一人横幅就少了一个字,我们只好决定第二天见机行事。

元旦那天一大早,我们就来到天安门广场。这天广场上的大法弟子特别多,警察也特别多,警车四处乱窜,没有停过,大法弟子此起彼伏地喊口号、撒真相资料,把警察忙得团团乱转,抓到大法弟子就拳打脚踢,比匪徒还要凶残。我和一弟子到天安门广场刚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警察发现,把我们强行带上警车,我们俩边走边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在上车时警察用警棍死命地往我脖颈处打,车上的大法弟子马上喊:“人民警察不准打人!”“打人的不是好警察!”“窒息邪恶!”在天安门广场边的一块空地上,被抓来的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们含着眼泪高喊着:“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发自大法弟子心灵深处的正义之声震撼着整个宇宙。

由于证实大法的弟子太多,我们和八十位大法弟子被警察转了几个地方,最后被送到了密云县拘留所。下午一时左右,四五个警察把我带进了四楼的一间审讯室里,一句话还没说一个警察抬腿就给我一脚,大皮靴正好踢在我眉心处,然后才开始审讯。在路上我们就已经决定不配合邪恶,不说姓名,不说地址,因此警察问什么我只是回答一句:“我是大法弟子!从宇宙中来的。”其他一概不回答,坚决抵制。几个警察伪善地说了半天,要我配合他们的工作,骗我说只要你说出姓名地址马上放你回家,见我没有上他们的当,警察拿起警棍就往我头上猛击,太阳穴、脸颊等处噼里啪啦地打了半天,我仍旧一言不发。恼羞成怒的恶警扯开我的衣服,将一壶冷水从我领口脖颈处倒了下去,水浸湿了我的毛衣后顺着上身一直淌到了小腿,当时北京平均气温已经是零下9度,我只穿着一件毛衣毛裤外加一件太空服,没戴帽子,风一吹裤脚空荡荡的,可我并没有感到太冷。疯狂的警察已经失去了理智,开始死命毒打我这六十多岁的老人,警棍、电棒、皮靴象雨点般地落到我的头上身上,我默默忍受着,心中异常平静,没有丝毫怨恨。警察又拿来一个8磅的开水壶,举到我的头顶,问:“说不说?不说我就将开水从你头上淋下去。”见我仍不回答竟真地将一壶开水全部从我头顶灌下来。就这样足足折磨了我五个小时,我始终坚定自己的正念,没有说一个字。最后一个警察拿起一只玻璃杯砸向我头顶,我只觉得玻璃杯还没遇到我的头皮就破裂四散飞去,撒了一地。另一个警察制止了他们的继续毒打,对我说:“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如果再不说姓名就把你送到火葬场去,将你火化掉。”我心中念着老师的经文:“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然后默默地对李老师说:“师父,弟子不怕!”当时我已经准备将肉体留在这儿了。几个警察把我拖上了警车,开了大概十多分钟,警察说,你如果再不说出姓名马上就将你火化。我仍不作声,警察突然下车说是到了,要我下车到一间房子里等着。过了一会不见有人来,我就从房间里出来一看,警察与车已经开走了,原来这里是一个小火车站,我仍不敢相信已经离开了魔窟。外面的风很大。从早上到现在已经有十多个小时没吃东西了,可全身湿透的我既不觉得冷也不觉得饿。我又一次感受大法的超常,感受到师父洪大的慈悲,到此时我才相信我在师父的保护下已经从生死考验中闯过来了。

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我回到了北京的旅馆,这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二位女大法弟子也许是没有完全放下常人的执著,在广场周围转了一圈,已经回到旅馆。看见我回来她们都很高兴,我给她们讲述了我过关的经过,看着我毛衣里拧出来的水,看到我头顶残留的玻璃渣,却神态如常,全身上下没有一点伤,大法的神奇使得住在旅馆里来京看病的一对夫妻都惊异不已,表示回家一定好好看看<<转法轮>>,一女大法弟子觉得自己没有过好关,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另一弟子同样也表现出来一个大法弟子坚定的正念。在提审时坚决不配合邪恶,不说姓名,被非法关押在密云拘留所里,他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在冰冷的牢房里没有被褥,弟子们每天背《洪吟》、背《论语》,打坐炼功,互谈体会,纯净祥和的场使得弟子们忘记了寒冷。这一弟子已经年逾七旬,却和年轻弟子一样食水未进,而且皮鞋被警察收缴、只穿了一双袜子,提审时光脚在雪地里踩得沙沙直响,到了提审室恶警还故意让他站在一块冰冷大铁板上,老人乐哈哈地不为所动,踩在铁板上竟觉得两只脚下面暖暖的,等提审完回到牢房里袜子已经湿透了。绝食了六七天,他还是红光满面,神采奕奕,一个警察问他:“老头,觉得怎么样?”他把手臂有力地一举,警察吓了一跳,然后赞许地点点头。元月七日一同绝食的弟子们都被无条件释放,他也平安回到家中。

我们炼功点有位辅导员,以前表现相当不错,盘腿二、三个小时没一点问题,7.20后虽然没走出来,听说一直在家炼功,也几乎没受到邪恶的干扰,我们功友也一直认为他业力小,所以魔难少。来京之前,这位辅导员曾表示和我一起去北京证实大法,可是到了临出发的那一天,车票都买好了,他却突然提出不去了,说是没有钱、怕北京太冷,受不了。我曾说你不要执著这些,只要你心性提高上来,状态马上就变。他最后还是没有去。今年四月他在家里突然不省人事,抬到医院抢救没几个小时就故去了。我们虽然看不到这件事的因缘关系,但我们想如果他那次真的走出来了,也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这次北京之行对我们这儿来说是头一回,经验和教训写出来供同修们参考,以上观点都是我个人的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们不吝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