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弟子张玉凤从狱中传出的控诉信:毒打我的凶犯名单及其罪行

【明慧网2001年8月18日】投稿说明:长春大法弟子张玉凤2月7日(正月十五)与吕岩因传送资料被恶警绑架,明慧网曾有报道(见7月10日大陆综合消息:“长春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畜生警察毒打、猥亵大法弟子张玉凤”),但由于是功友辗转传递消息,一些细节和恶警的姓名未能记下。近日,大家克服重重困难,将恶警罪犯的姓名和详细事实记录了下来,请明慧网向全世界公布。

2月7日正月十五被抓,在市局刑警一处四楼,身穿线衣线裤,被逼坐在铁椅子上,被从头往下浇水,门窗户都大开着,一次又一次浇下去。接着,它们将我的双手反铐着,从背后绕过头顶往前拉,反复很多次,用电棍电,用子弹夹在十指之间,用力按,十指鲜血淋漓,血肉模糊,用不透气的口袋套在我头上,猛击我的胸口数次,用拳击我的脸、嘴无数次。

第二天上午10点多,它们四、五个用皮带抽打我的头,每个都打了两、三顿甚至更多,最后打得我满身是血,腿都肿起来,裤子都穿不上,一步都走不了。

下午3点多钟,回来一帮人,它们都象疯了一样,掐我的脖子,用拳打我的脸,还有人摸我的胸……它们声称要打死我,它们真要打死我,一挺也就过去了,它们是活活折磨你。

这帮邪恶之徒有:张征镇、李清涛、高明、刘念斌、小潘、高俊峰、梁春立、李处长等。它们在整个刑讯逼供的过程中,都是脏话连篇,大打出手。它们让我从铁椅子上下来,我已经坐了两天两宿,动不了,张征镇坐在桌子上,双脚放在我的腿上,用皮鞋猛踩我被皮带抽过的腿,又猛踢。它们不顾我疼痛,一边踩一边骂一边笑。它们在抓我的时候,抢走了我包里的现金1.5万元,手机1部,BP机4部,手机电池1块,充电器1个,130手机卡5张,钱夹、身份证还有其他的日用品。

吕岩拿现金1.36万元,它们只给登记1700元,拿走了手机BP机及其他物品,公安局一直不登记,只是口头上说1万元没收,后来在我再三追问下,拿来4200元、手机1部让我签字,我没签。梁春立和高明送我到看守所,这里人看我满脸带伤,行走困难,问我怎么了,高明回答摔的。

来到62号房,同监室的人都哭了。我的两条腿都黑了,脸上手上都是伤……我一直吃不下饭。一周后管教非法提审了我,她看到了我的伤,她已记录在案。1个多月后,我身体越来越差,心脏更是不好,心脏病都靠吸氧抢救过来,一周里吸了6次氧,身体都这样,这里的科(原文如此)通知原办,他们也没有管我,我在外面身体很好,一直没有过心脏病,我的一切都是他们造成的。上次七大队提审我,我和他们讲了这些情况,他说:“人分三六九等,检察院来可以和他们反映。”我现在盼着检察院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8/18/14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