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法中受益、并因坚修大法受迫害的事实

写给有缘人


【明慧网2001年8月18日】我今年50岁,是某厂退休工人,96年4月份,因减员我被临时调到质检处门卫组帮忙看门,有人借给我《转法轮》看。因当时挑着看,只知道自己要按真善忍做好人,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切是多么的珍贵。

98年4月1日再次被调去看大门,我重新看书,努力照书上说的去做,主动搞好卫生,认真负责地对待每一个电话……从内心严格要求自己,全心全意的工作。心性提高了,身体也有了巨大变化,有一天上中班,突然觉得自己身体轻了,这微妙的感觉无法用语言表达。

因小时候两只眼睛经常长包(麦粒肿),得法后,清理身体先从眼睛开始,象迷了眼一样,一揉就肿,越揉越痒,一会儿两只眼睛肿得象铃铛,当时我心里就知道没事,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很快就好了。我从71年上班就开始腰疼、头晕、浑身没劲,75年还得过肺结核(空洞型),91年得了慢性结肠炎。我记得6岁时便血,听大人说到医院检查哪都正常,后来总是爱肚子疼。95年我还买了一个“XX带”,专门大夏天捂着肚脐,也无济于事。

修炼了大法的我现在不光能吃凉饭、喝生水,而且身体越来越轻,骑自行车就象有人推一样。为什么我有这样的变化?是因为大法是教人向善、做一个高境界的好人。大法就是神奇,不打针、不吃药,只要心性提高马上就好,解除了自己的痛苦,又给国家减少了大量的医药费。

工作中我任劳任怨,不计个人得失,攒了一辈子的倒休日我贡献了。内退时领导叫干啥都毫无怨言,只有把名、利、情都看淡了的修炼者才做得到。我们老师就是教我们时时处处都要为别人考虑,无论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

记得99年3月28日那天我和爱人一同骑车到装饰城,前面有个人要拐弯,正好撞着我的左胳膊,我顺着车速向右滑,右边停着好几辆大卡车。不知怎的猛一下车把竟拐了弯,自行车往前冲了一截,人一点没事。我明白了是老师在保护我呢!我爱人在我后边看得非常清楚。这就是我炼法轮功后在我身上体现出的大法神奇,真是妙不可言。

我炼功后身心受益了,我愿世上更多善良的人得法受益,邪恶势力违背天理迫害正法修炼者,我是合法公民依法上访,符合宪法。可是江泽民就是怕,不让老百姓说真话,怕人们知道大法真相。

99年7.20为向世人讲清真相、讨还大法清白,我去北京依法上访。回来后,居委会逼我在“六条”(保证书)上签字,不签字不准回家。晚上他们把我爱人叫来,我爱人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代我写了“保证书”。

99年10月23日我又去北京依法上访,在旅馆被抓,把我拉到驻京办最多用了十几分钟,驻京办警察竟索要车费50元,回来后石家庄育才街派出所(地址:华药厂宿舍内,电话:0311─6048886)在勒索高价车费130多元之后,又将我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2月4日我去外边炼功,在路边被抓,在育才街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到正月初三后,又非法拘留17天(超期2天)。2月23日下午我刚到家,2月25日下午厂房产处X书记、物业主任孙建平就到我家,X书记说:“你到保卫处去一下。”车经保卫处,开到了厂门口。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被骗来的不止我一人,其他的功友也被各自的同事拉到车上。我们被强行拉到平山温泉,在审计局杨部长的指使下,看管我们的人不许我们互相交谈,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直到3月15日两会结束。孙建平还向我家人勒索了2000元(后只退还了500元)。

2000年4月24日我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刚到历史博物馆就被抓。在驻京办,好几个功友都被铐在椅子上,直到第二天下午,被育才街办事处(电话:0311─6048525)书记郭XX押回,他向我们每人索要200元,育才街派出所指导员谭军、所长池XX又勒索200元,在育才街派出所置留室被非法关押3天后,又转到育才街办事处(值班室电话:0311─6048160),直到4月30日才放我回家。

2000年5月9日育才街派出所的孙大明下午5点带人到我家,说找我谈话。我已经被骗过,不能再上当,没开门。晚上又到我家说:“就开一会儿会。”这“一会儿”一去就是8天,同时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还有功友:吕素珍和她的老伴、儿媳、王若娥等。他们从家里非法把我们骗来关押,却要我们自己掏高价钱,每人每天50元,共要400元,这是何道理?到底谁在敛财?

2000年7月18日我去北京护法,几个人同时打开了两个横幅,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看到游人的目光全集中过来,便衣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顾忌地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扇大法弟子的耳光,狠命地踹,当时天安门的游客们还有外国人都看见了。恶警把我们抓到车上,为掩盖其恶行他们将窗帘放下,又有几个便衣对大法弟子连骂带打,我们都喊:“不许打人!”几个人轮着更是狠劲抽耳光、踹,功友刘振芬被打得鼻子血流不止,脸都肿了。另一女功友她虽然又瘦又小,可手里的横幅便衣就是抢不走。她被打得一只眼角肿起了大包,另一只眼睛充着血。

在天安门地区分局,我们不报姓名,地下室、后院都是大法弟子。有七十多岁的老人,也有几岁的小孩,我们这些炼功人就想说句真心话,反而遭到非人的迫害。

天黑后,警察让我们上车,我被非法关押在北京石景山看守所,因不报姓名,被一个恶警左右开弓,不知照左胳膊上打了多少拳,他一打我就心里背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39页)自己感觉恶警的拳头就象打在沙袋上一样。他还用拖鞋打我嘴巴子、用拳头打腮帮子、又用铐子铐,并威胁我说:“你不说,天天收拾你!”看守所的犯人们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我胳膊又黑又紫,怎么敢相信“人民警察”面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竟下如此毒手!第二天他们采用卑鄙的手段,骗我们写出姓名,他们说:“你写上访信,我们负责给你们交上去,你不就为反映情况吗?我们不跟公安局联系。”其实一出看守所的门,等待的还是警车。公安是执法机关,竟撒弥天大谎。

到驻京办,一个沧州口音的暴徒把我们的钱都抢走了,我当时有170多元,还把我们双手背铐在木桩上,直到第二天下午。这次育才街派出所又将我非法拘留15天。

功友赵玉西和他爱人坚修“真善忍”大法,双双被各自单位开除,没有了生活来源;功友刘振芬也被开除,一同以煎饼摊为生,我们常去帮忙。一天磨面的电机坏了,不知明天能不能干活,我就想带上书,一块学一会儿,连看电机修好没有。不想一夥便衣突然闯进来,不问青红皂白就抓人,其中有育才街派出所的指导员谭军、跃进路派出所(翟营大街3号,电话:0311─5052590、5672584;跃进路16号,电话:5053192)的片警谷XX,据说还有“610”的。我和寇立荣被育才街派出所非法关押在会议室,第二天上午育才街派出所在无搜查证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又将我非法拘留15天。功友赵玉西、刘振芬、寇立荣被关进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后来功友赵玉西、寇立荣、刘振芬被从家中抓去非法劳教。当时我不在家,才未被抓走。但育才街派出所并不放过我,为了进一步迫害我,把我的照片贴在马路上,到处搜捕我这个修心向善的好人。我如今被逼得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父亲七十多岁,婆婆也七十多岁,在江泽民犯罪团伙对信仰自由的残酷迫害下,两位老人得不到照顾,还要日日担惊受怕。江氏一夥迫害的是千万个这样幸福的家庭啊!

今天我写出自己在大法中受益、并因坚修大法受迫害的事实,让大家评评理,我按照“真善忍”做道德高尚的好人,有了一个好身体和高尚的品德,我也愿天下所有的善良的人都有一个健康的身心,可邪恶之徒江泽民为了自己私利,造谣诬蔑、栽赃陷害、下毒手迫害善良,封锁一切真实消息的来源,让不明真相的世人在他恶毒谎言的欺骗下,助纣为虐,被他拉入地狱还浑然不觉,江泽民是在做有史以来天底下罪孽最深重的坏事。我们老师说:“来学我们的功,只要你想学,那么你就来学,我们可以对你负责任,分文不取的。”(《转法轮》122页)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我们永远无法报答师父给予我们的一切。师父就要我们一颗向善的心。教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我们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是最正的,是想告诉世上善良的人千万要清醒!江泽民在害人,把对宇宙大法的仇恨装在人们的心中,致使人们在无知中诋毁造就宇宙中的一切的大法,失去生命的希望。“因为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理性》)而邪恶在新宇宙中是绝不应该、也不允许存在的。

希望有头脑的人为自己的生命思考思考,到底谁善、谁恶?现在中国发生的天灾人祸都是因那里的坏人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而招来的上天对人的警告,而另一些人的麻木不仁、对残酷的事实视若无睹也加重了那里的灾祸。如再执迷不悟,将面临更大的灾难。过去人都相信,违背天良说假话“天打五雷轰”,是极其可怕的,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关注中国大陆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境况,用你的言行与行动给大法弟子以正义的声援和援助,共同抵制江泽民犯罪集团发动的这场毁灭人类、毁灭人性、毁灭众生的大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