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卑诗省SOS紧急救援旅途心得(译文)



【明慧网2001年8月18日】温哥华岛SOS之行在7月24日至8月4日间举行,学员们兵分两路,每部分两个弟子。途经的城镇有顿勘(Duncan),南艾摩(Nanaimo),帕克斯威尔(Parksville),考摩克斯(Comox),柯特内(Courtenay)以及堪帕贝尔河(Campbell River)。

在SOS救援之旅中发生了许多重要的事。下面是两个修炼者的个人经历。

心得之一

在南艾摩,一个年长的当地男子过来问我法轮功是什么。他补充说在过去两年中,他和他妻子在梦中看到了好几次“法轮功”这个词,但是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这位男子计划晚上来学功,但是他再也没有来。好多人都打算来学功但却没来。然而,他们都可以从他们的公共图书馆中得到资料,或借到书及教功录像带。李老师在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对上面的事做出了解释。

然而我通过洪法与印第安人接触时产生了一些问题。如我们所知,温哥华岛有许多印地安人。这个文化经历了许多磨难,一直与自然非常贴近,以自然与动物为其文化中心,远离现代世界的贪欲和技术。当时我的问题是,在生命的洪大安排中,印地安人到底是谁?

通过这次旅行和学法,我越来越意识到我必须完成的许多其他工作都是与大法有关的。一个就是在我自己生活中的正法。我有许多地方需要纠正。作为一个带着19岁女儿的单亲家庭,我越来越意识到自己不足的地方,我偏离了正确抚养孩子的方法。因为我的女儿将回来和我一起住一段时间,我现在就有机会通过我正确的行为纠正(过去的错误)。我们整个社会在抚养孩子方面都走入了歧途,现在我们人类社会认为可以接受的东西若用真、善、忍的原则来衡量则相差甚远。

心得之二

温哥华岛北部的旅行

7月31日,我和同伴在温哥华岛开始了洪法和讲清真相的第二部份旅程。我们将去帕克斯威尔,堪帕贝尔河,以及考摩克斯/柯特内。当我们到达帕克斯威尔后,我们在社区海滩(Community Beach)找到了一个地方。我们还拜访了帕克斯威尔朝阳报,去那里与我们的联系人谈话。不幸的是,她未能发表她关于法轮功的报道,因为那篇报道没有通过编辑的审查,所以我们没有给公众任何预告。

她确实打算在我们炼功期间到现场来。

当晚7点,我们在公园中心的两株挺拔的榆树间挂起了手工制做的漂亮的法轮大法标志,这里正对着最繁华地区,操场和小吃摊位。我们炼了动功和半小时的打坐。帕克斯威尔朝阳报记者赶来给我们拍摄了照片。她未能有时间试着炼一下功或和我们交谈很长时间,因为那天斯托克威尔.戴(Stockwell Day)来访本市,由她负责报道。当天晚上,同时在公园中还有一个马戏团表演。在打坐期间,我们听到有一家人路过并签了请愿信,神奇的是,当我们炼完功时,所有的资料都被(路人)取走了。

第二天,我们在同一地方摆放资料和炼功。开始时下了一个小时的雨,所以我们等了等,然后在一株小榆树下摆好了资料。因为下雨,公园里没有那么拥挤了,但是许多家庭都带着孩子坐公车来这里玩儿。尽管我们没有和许多人谈话,我们的标志却非常显眼。当晚,我们又在那里摆资料和炼功。

回顾这段经历,我们遇到了许多干扰。然而,我们花时间学法和讨论让我们受益非浅,当天打坐完后,我的腿和身体感到非常轻快,没有疲劳的感觉。一整天都在炼功和专注于大法真是令人愉快。一直都是我的同伴开车,我对此表示感谢。这真是很美好的一天。

接着,我们去了堪帕贝尔河。风雨仍然未停,但却无法阻挡我们前行。我们在图书馆和剧院中间的草地上找到一个很好的炼功地点。许多人路过,大部分人都接受了资料还有不少人签了请愿信。一个妇女非常感兴趣,要了所有的资料。我们给图书馆捐赠了两本《转法轮》和一套教功录像带。一个妇女拒绝资料还说了些不好的话。后来她返回来并道歉。她说如果谁也不做什么,事情就永远不会改变。然后,她签了请愿信。我俩对此都非常感动。在最后一个小时,同伴分发资料,我炼功,外面又湿又冷。我感到非常疲惫,又冷又饿,但是很高兴坚持了下来,我们打点物品,然后去吃饭。

我们决定去附近的中餐馆。我的同伴带了些资料给他们。女侍者很和善,最后我们给了她法轮大法的资料。她马上声明她是基督徒,不想要资料。我们解释说大法不是宗教,任何人都可以修炼。她说了一些话,并问我们问题,看来她被中国政府蒙蔽了。

我的同伴和她交谈起来,但是我对面对面辩论有些发怵,所以我不知道这是否管用。我的同伴解释说政府陷害法轮功,误导民众。我的同伴做的真不错,我希望她能在我们走后读一读(我们给她的)资料。

接下来的两天,我们在柯特内和考摩克斯度过。我们希望离费尔伯格节和海员日庆祝活动地点(Filberg Festivaland Nautical Days)近一些,因为这是很盛大的活动。

我们在公园和一些场所寻找场地,但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地方。于是我们到市长办公室申请在市政厅对面的小公园(洪法)。市长正好在,他当即同意了。他给了我们在那里停留一天的许可。该地点正好在举行海员日活动的玛莉娜公园(Marina Park)的那条街上。我们很高兴有这么一块好地方。

星期五,我们开车到处转了转,做了一些安排。星期六,我们摆好了桌子、签字板和两个大的标志,花了一天时间分发资料,向人们讲清迫害的真相。许多人路过这里。活动很成功,我们在那里停留了8个多小时。当晚我们在码头上买了些炸鱼和薯条做为晚餐。在说了一天话后,我没有向为我们服务的侍者提到法轮大法,然而他看到了我衣服上的法轮章,并问我们是什么人。他(对大法)很感兴趣,还要了网址。看来这都是安排好的。这是完美一天的完美结局。

星期天,我们回到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