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堂堂正正地走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1年8月18日】我于1997年得法。在邪恶铺天盖地向大法压下来的时候,在一片白色恐怖中,为了护法,我堂堂正正的走出来,四次被非法拘留。在修炼中,遵从师父的教诲,严格要求自己,但总觉得在法理上认识得不高,还有许多潜在的常人心。

2001年8月3日,片警田世光及办事处和610办公室主任等一行四人,突然闯入我家,不由分说想把我带去洗脑,我对他们这种公然践踏人权的行为坚决抵制。我对他们说:“人民养活了你们,你们应该为人民办事,社会上这么多不好的行为你们不管,而大法弟子修的是真、善、忍,是作好人,叫人民道德回升,身体健康,我几年来没吃过一粒药,不知给国家节约多少了资金?”

他说:“这我不管,我执行的是上级的命令。”

我质问:江泽民流氓集团错了你也执行吗?”

他答:“错了也执行。”

我说:“我们师父说了(大意),大法洪传时代,给每一个人最大的机会,你现在不得法,还随着江泽民集团做坏事,你们不要给江泽民当随葬品,善恶有报是天理。”

他们又说:“有人揭发你,说你要带人去天安门自焚,你刚才说的话都是书上的话,走火入魔,得把你带到洗脑班。”

我说:“真正的法轮功学员只要看过一遍书,就知道杀生、自杀都是有罪的,是违背法理的,大法弟子决不会干这样的事。”

他们又拿出一大把拘票来,说要拘我。我义正辞严地说:“你这拘票在我面前是废纸一张,什么也不是,相反你在犯常人的法,在犯宇宙的天法,你们要遭报应的。”他们还说了许多污辱大法的话。我正告他们:闭上你们的嘴,不许你们侮辱大法。我还正告他们:再不醒悟,地狱都不要了,就是销毁。

这时姓田的警察打电话又叫来一些警察,把我家楼口团团围住,他们要抬我走。我默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连续发正念,这帮邪恶之徒围着我,谁也不敢动我。我刚把手拿下来,他们一群人拥上来抬我,我全力反抗,这时我对老伴和儿子说:“我死也不会屈服”。我手指着围着我的一群恶徒说:“我首先声明,我不会自杀,如果我死了,就是你们把我害死的。”这样坚持了前后有两个多小时。

当把我带到洗脑班后,恶徒们又说:“这多好哇,吃的好,睡的好,还有空调。”可我一点也不觉得好,我觉得特别阴森,看墙上的字,都是狐、黄、白、柳。到晚上睡觉时,我想:“我是大法造就的,师父从地狱里把我捞起来,洗净,让我得法,我怎么能侮辱大法呢,我死了也不能做这种事。”

第一天早上吃他们的饭,我心里在流泪,很难过,吃不下去。他们给我夹菜,真是像师父说的,哄小孩的玩意。一个功友劝我既来之则安之,吃点吧,好有劲走出去。他们把我带到四楼上,610的人介绍说,这两个人是“教员”,我心里一震,马上立起一道防线。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你们是什么人,邪恶之徒怎么能动得了大法弟子。两个洗脑人员轮番围攻我,但我脑子里装的都是法,一句也没听进去,当他们骂大法时,我说:“闭上你那被魔利用的嘴”,这样坚持了一天。

第二天,三个人进攻我,不停的攻,我心里一点也不怕,我一直在背师父的法,他们那些邪恶的玩意一点都打不进去,我还不时发正念铲除邪恶,我的眼前不时的旋转着金光闪闪的法轮。晚上我求师父,这邪恶的地方我不能呆,我得出去。

第三天早上,610办公室的叫我到外面去散步,在快接近马路时,我跑走和610的人拉开两米的距离,我双手合十,求师父说:“请您给弟子加持,我得离开这个邪恶的地方”。刚说完,来了一辆出租车,我打车就走。我上车后,对着610的人说:“给他定住一小时,不许他说话。”结果610的人指着出租车,只能“咿咿呀呀”却说不出话来。

就这样师父带着我堂堂正正的走出来了。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的无量慈悲。

作为大法弟子,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我和老伴从今年6月初就漂流在外,通过这次魔难的考验,我真正选择的是大法。放下生死,我真正体会到法的威力。佛法无边,当你的心中只有法和师父时,你已经融于法中了,是坚不可摧的。同时我也体悟到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说的:“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