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台湾宜兰国际童玩节外国表演团队洪法心得


【明慧网2001年8月19日】
 

 

  

2001年宜兰国际童玩节因有很多外国团队来台表演,因此而有机缘被安排向一些国家的表演团教功,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对外国人洪法,同时对自己本身来说,修炼提高的因素就在其中。

早在一两个月前即从消息知道本活动需要一些通英文的大专生帮忙,心中也很想来宜兰,但由于人心的作用,不是把自己摆在大法之中,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因此直到出发前居然还会有念头出现说:我们去宜兰到底帮得上什么忙啊?会不会增添他们的麻烦啊?宜兰学员会不会对我们有什么想法啊?就这样,勉强把自己思想控制在洪法这一件事情上,其他什么都不想的情况下,我们南部三位学员便先去宜兰学员家住,与其他地区学员一同准备教功的事。

在事前开会时是要我们中有一位做主持人用英文讲解,另一位示范动作。我被分配到示范动作,于是当天晚上便和主持人一同预习外文教功的事项。但因为我没以英文套过功法,感觉很新鲜,因此心总稳不下来,有点不严肃。结果第一天因台风取消活动,第二天由宜兰两位负责人直接上场,透过法文翻译教功。通过这一事让我了解到洪法的严肃性,以及我所存在的对上台教功的虚荣的心,原来我是如此看重这种虚荣,即使在大法活动中。

在国外团队方面,第一天因台风取消教功,第二天是对贝南,一个法语体系的非洲国家。他们多是小孩子,因为我们人手多,除了台上的两位负责人,其余几乎是一对一的教,就好比教小朋友班一样。因为语言不通,我们只有靠标准的动作当作唯一沟通的方式。在炼第五套功法时,其中一位青年学的好认真,我们只教一次,他在私底下却炼了好几次,连休息喝水的时间也在复习,动作也记起来了,他真的很喜欢法轮功。后来贝南的团队领导看到我们都叫"Falun Dafa!(法轮大法)",我们也回应"Good!(好!)"。我感到大法已在他们心中扎下了根。

第三天是对韩国表演团,这团都是小朋友,差不多都十岁出头。他们学得十分有兴趣,但可惜的是他们领导反映说因下午有表演,无法流过多的汗,因此他们只学了第一套功法。但我们还是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缘,能够相聚的缘份。

第四天,有三个国家来学,一个是西班牙,一个是英国,另一个是前天热情的贝南要再来炼。我是被安排在西班牙,他们多是中年人,而他们的随队翻译,是个台湾女学生,非常尽责,一边翻译还一边跟我们做动作,十分热心。而西班牙的朋友也学得十分认真,虽然我们只有预定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教功,但五套功法教完后已超出时间,我们问他们是否可以一起跟着音乐带炼一次,他们接受了。

接着我们跟着师父的口令与大法的音乐一同炼功,学员去帮忙纠正动作,那是一个非常祥和的场,其中那位把第五套功法学会的贝南青年也来跟我们一起炼,那位随队翻译也跟我们一起炼。那时在我面前一位西班牙青年闭着眼睛非常专注,但他不懂中文,在炼第三套功法时他不知道已经开始冲灌了,直到我们提醒,他才一脸讶异的出手,随即又闭上眼认真地做,原来他已记住了。但到推转法轮时,因我们没讲清楚推四次,他推了好多次才结印,仍是闭着眼的,好像一个天真的小孩。到第五套功法时,我在最后结印入定后睁眼瞄了一下,只见一个个清新的面孔,闭目静静地在那坐着,包括那位翻译,也跟我们一起坐,还采用双盘。虽然整个炼功过程只短短的不到三十分钟,但望着这群西班牙朋友,心中有个念头:不知是否其中某位将来便是大法的骨干精英?

参予了此次对国外团队教功活动,虽然我出发前有那种去宜兰帮忙支援的感觉或许多不好的常人想法,怕别的学员以什么眼光看待我们。但在其中我们就是做作为一个大法粒子应该做的,没有所谓主人与客人之分,没有新学员与老学员之分,也没有负责人与普通学员之分。当我们在一个洪法的环境中,只要我们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宜兰的负责人最后也跟我们说,在这里大家都是大法的一粒子,没有什么哪里的学员哪里的学员。但我仍非常珍惜此次洪法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