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西人弟子北极圈地带SOS紧急救援活动系列手记(一)


【明慧网2001年8月19日】我和一名渥太华学员8月8日离开多伦多,开始了在育空和东北地带长达两万四千公里的紧急救援活动行程。我们小分队是这次横跨加拿大紧急救援活动四个小分队之一。这次活动将覆盖整个加拿大东、西和北部地区。

我们于8月12日到达位于淳朴的加拿大北部育空地区的白马市。普瑞西拉在机场迎接我们并将我们送到吉姆家。吉姆是白马市的一名学员。吉姆这周需要外出但他将车和房子留给我们随时使用,并且他还给我们订好了与市长的约见。

市长爱尼.鲍若萨先生对我们非常友好和支持。他欢迎我们来到白马市并非常乐意地在请愿信上签了名。他告诉我们可以在市中任何地方征集签名。

育空地区的国会议员莱瑞.白格耐尔先生碰巧不在,但他的两位秘书激动地在请愿信上签了名。她们两个都表示她们很高兴看到一些人能去做一些事去帮助别的人。由于没能把大法介绍给莱瑞.白格耐尔本人,我感到有一点难过。

当晚我们在白马市的公众图书馆举办了演示会。我们给人们演示了优美的功法并让他们知道正在中国发生的残酷迫害。他们都被法轮功深深地打动。

第二天我们站在白马市主要街道的角上征集签名,几乎我们接触的每个人都签了名。育空的人们本能地知道法轮功是好的,知道中国江泽民政府对其的迫害是错的。《白马星报》和《育空新闻》都前来采访我们。

8月15日我独自一人乘坐一架小型飞机在北极圈上空向北飞行1200公里前往一个叫茵维克的小城。当我坐在飞机上,我感到一种“怕心”的干扰,它企图阻止我去与人们接触,但是我告诉自己尽可能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对国内的同修是如此重要,于是我战胜了这种干扰。我立即起身走向飞机上的每个人。当我结束时,每个人都知道了法轮功的美好。

飞机中途在一个名叫老乌鸦的小城短暂停留。小小机场里全是土著人,我走向他们告诉他们关于法轮功的事情和横跨加拿大紧急救援活动的情况。当我说完后拿出签名表时,所有围着我的人都在说,嘿,我签,我签!他们的心地是如此开放和善良。

当我返回到飞机上,我看到一个男子坐在我前面。我问他是否想签名支持法轮功,他说:“我不签,但我想听听是怎麽回事。”我先给他看了一些世界各地集体炼功的美丽图片,然后我将关于迫害的图片给他看。我谈了一会儿,他专心致致地听着。听完后他转向我说:“我的名字叫莱瑞.白格耐尔,我是育空地区的国会议员,我将会在国会上朗读这封请愿信。我非常荣幸能支持你们这种善举,如果每个人都走出来象你一样公开地做一些事,我相信事情就能得到解决。”我感到如此美好,此人正是我在育空没见到的那个国会议员!我知道李老师一直在照管着一切。

我在茵威克下了飞机。这是一个淳朴的北方小城,居民友善而体贴。我去一家商店去买一些日用品,在店里一个男子走向我说:“我的名字叫彼得.克拉克森,我是茵威克的市长,你和我在4:30有一个约见。”

我于4:30准时到达市长办公室。我们谈了法轮功的平和与善良,进而谈到镇压。他说他知道整个过程,因为他妻子以前曾经炼过法轮功。我告诉他正因为在过去两年中我们任由江泽民逃脱对这场迫害和诽谤所应受到的惩罚,才致使加拿大人民开始被谣言毒害,相信了负面的宣传。克拉克森市长感到救援请愿活动是明确而积极的行动,它能告诉人们如此对待法轮功是错的。

那天晚上,我们在图书馆将功法介绍给人们。许多先前与我同乘一架飞机的人都来参加学功。我与加拿大国家电视台(CBC)的新闻记者麦格恩取得联系。她与她的朋友、丈夫和孩子都来了。他们从头到尾学炼了所有功法。快结束时,一个本地报纸的记者毛康姆匆匆赶来并道歉说他没能及时赶到参加。麦格恩看着他说:“这太可惜了,毛康姆,你错过了一个真正的好东西。”他们都感受到了法轮功的巨大能量。

今天我在一个泥泞、潮湿和寒冷的北极的一天中醒来,我穿上暖和的衣服去会见劳伦斯.诺伯特先生,他是“格威彻.印地恩”土著居民的代表。茵威克市长建议我同他们谈谈法轮功的事情。他感到所有的加拿大人都尊重并以这些代表善良的人为荣。诺伯特先生拿了请愿信在他的居民中散发。

我还要激动地告诉大家,法轮功被授予了“北极圈探险家荣誉证书”(一种表彰法轮功在北极圈探险的荣誉)

我们的征途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