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资深人权活动家反对迫害法轮功的演讲(摘录)

【明慧网2001年8月19日】玛丽·劳勒(Mary Lawlor),1989~2001年担任爱尔兰国际特赦主席,现任“前线”人权组织主席,于7月18日在英国议会的一个研讨会上发表演讲。她的演讲内容如下:

法轮功的迫害---中国滥用权力的模式之一

七十多年前,1926年3月18日,一群手无寸铁的民众和学生向北京政府请愿,军队向他们开了火,使他们首先尝到了随之而来不断发生的骇人惨案的可怕滋味。这次屠杀导致了40人丧生。1936年逝世的中国最著名的作家、思想家之一鲁迅将那一天称为中华民国1911年成立以来最黑暗的一天,并在极度失望中写道,“用笔墨写下的谎言永远也无法掩盖血的事实。”

六十三年后,学生、学者、工人及许多其他民众聚集在天安门广场 --- 中国历史上许多重要事件的发生地点。在中国漫长而多事的历史上又一个黑暗的日子即将降临。

那么我们看一看今天,我们看到了什么:结社自由仍被严密控制。任何一个组织---无论是工会、宗教集会或是精神运动团体、反腐败监督团体,甚至一个书社,若其试图独立运作,就会陷入麻烦。中国XX党领导层似乎太沉迷于抓牢其政治大权。同时通过推行经济改革和市场开放竭力维持其声誉。保持社会稳定是一党统治长期以来非常重视的问题,但随着工人农民的示威抗议,严重的城市失业问题及西藏和新疆的分离主义运动的日益升级,近年来此一问题已经激化。这一问题还涉及到明年党代会之前因接班问题而引起的斗争。

今年4月3日,江XX宣布发动又一次大规模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运动,表明当局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保持社会稳定。第一次这样的严打运动发生在1983年。地方政府被授予广泛的权力采用迅速逮捕、审讯及宣判的手段镇压犯罪团伙、贪污、分裂主义嫌疑分子、异见人士及其他人士。过去,这些运动的结果导致了大规模的践踏人权,因为即使是中国法律中规定的最低限度的保护及法律保障措施也被弃之不顾,肆意逮捕和立即枪决成了家常便饭。

但是即使在严打运动之前,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政府也系统地镇压各种独立的政治活动。加强控制非政府的宗教活动,视其为潜在的颠覆者,同时把法轮功修炼团体单拿出来,尤为严厉地进行镇压。中国民主党成员也被判处了5至10年的徒刑。

因此不难理解中国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中国政府不允许任何组织存在,除非他们完全处于政府的控制下,尤其是象法轮功这样规模的团体。试想:如果一万人---非常有条不紊地出现在你的门口,就象1999年4月25日他们所做的那样,从早到晚静静地站在北京XX党领导人大院外,而你并未从安全机构那里发现任何线索,你怎会不为此而震惊。

领导者担心不稳定。法轮功包括了XX党员及国家安全力量的成员。江XX试图在2002年后在幕后继续操纵权力,并盼望在历史中留下他的名字,如果XX党失去了更多的正当性以及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位置,他的地位就将不那么稳固了。因此,两年前,中国民政部将法轮功贴上了非法组织的标签,并控其宣传迷信,危害社会稳定。镇压在10月份升级,法律被修改以用来取缔XX,从那时起政府镇压法轮功的运动有增无减,持续升级。尽管遭到镇压,许多法轮功学员仍继续单独或集体在公开场合炼功,通常作为一种默默抗议的形式,以反对该禁令和对学员的监禁。一些这样的安静示威活动发生在政府的重要场所外或是在具有政治意义的地方如北京天安门广场。大批的人参加到这样的抗议中来,包括相当数量的老人和妇女,行动完全是平和的。政府宣称这些集会为“非法集会”,或是将人民的集会称为“包围国家机关、企业和公共机构”,扰乱了“正常的社会秩序”。

数千名法轮功修炼者在全国各地因和平抗议镇压而被拘禁。许多人未经起诉和审判即被关进劳教所长达三年。其他的人被警察反复关押,罚款,威胁,或开除公职。许多被拘留的人后来揭发说他们在拘留期间,条件恶劣,卫生状况很差,并遭到了毒打和虐待,有些人已被虐待致死。对法轮功负责人的审判结果是判刑2至18年不等。我还可以列举出许许多多对其它所谓的异端组织的迫害,及对那些新教徒和在官方批准的中国(爱国)天主教教会之外运转的天主教徒的宗教迫害。

但是在所有这些真实的报告及遭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数的数据背后,展现出来的是具有独特历史背景及对未来寄予美好希望的个人。赵明就是其中之一。他是都柏林三圣学院的一名研究生,回家过节,结果被软禁。据报导,他被关进劳教所,在那里他遭到毒打,过后无法正常行走。看来迫害他的人还强迫他坐在一个盆里,把他推到床下,迫害者们坐在床上。所有这一切遭遇只因为他敢于信仰法轮功。

赵明拥有以下权利:

世界人权宣言第18条---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利;第19条---不受干扰地发表意见的自由;第20条---和平集会和结社的自由;及第5条---任何人不得被施以酷刑,或施以残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凌虐。

当我读到赵明突破软禁参加在天安门广场的集会时,重新唤起了数年前我曾经历过的感伤情怀,那时当我越过栅栏进入天安门广场时,我知道就是在这里,坦克从学生们身上,他们的帐篷上和自行车上碾过,导致了他们的死亡。

多年来,众多的团体及个人一直在尝试推动和保护人权,却都被政府以惯用的蔑视或虐待,甚至滥用中国法律的方式镇压了。但是尽管存在威胁,人权呼声仍然是此伏彼起。

中国的良知和希望之声,一次又一次地被压制,又总是永无休止地再次响起,证实了中国最著名的反抗者鲁迅的名言,“只要有石头,火种就不会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