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劳教所的一个片段


【明慧网2001年8月2日】我被江泽民犯罪团伙非法劳教2年。在劳教所里,前几个月的辛酸血泪暂且不提,现在要说的是恶警见我们进劳教所后七、八个月都没有动摇信念,就组织了一批管教干警到其它劳教所去“学习”犯罪经验,回到所里镇压法轮功学员。他们找一批流氓中的流氓包夹每一个法轮功学员,一般至少二个流氓犯人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何谓包夹?就是残酷侮辱、戏弄、毒打大法弟子。

2000年8月15日,四川资阳大堰劳教所用这些办法大肆迫害法轮功弟子。8点钟,恶警就强迫法轮功学员围着篮球场跑。有的弟子从早上跑到天黑,天天如此,一直要跑到恶警所认为的屈服,他才让你休息。在跑的时候,夏天太阳曝晒,水泥地发烫,旁边还有恶言恶语恶棍不准跑慢了,不能喝水,一直到向他们低头、妥协。可我们就是要坚持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暴徒们就继续轮流换班地折磨我们。汗流如注,口太渴了。到中午才允许我们用10分钟时间吃饭;饭没有吃下,就喝了大量的水,喝得喉部都肿了。10分钟后,暴徒又把我们弄到太阳底下站军姿。一直站到其他犯人睡午觉。

接着暴徒们就把我们弄去参加繁重的劳动。在劳动中,恶警就叫包夹法轮功学员的犯人督促我们搬运东西时要跑步,不让我们有喘息的机会。从早上到下午,由于汗流得太多,一点小便也没有。高强度劳动一直持续到很晚才收工。刚收回,又叫我们跑步,这时也实在太累了,就跑得慢,包夹犯人就暴踢暴打我们,我实在跑不动了,倒在了地下,他们又来暴打,把我拖起来,强迫要我跑……不停地折磨到晚上10点。这些包夹我们的犯人把打我们、侮辱我们、戏弄我们当着他们的乐趣和聪明,而且恶警还要奖励他们每月少坐5天牢,所以他们乐意虐待法轮功学员。接着又要我们站军姿。夏天晚上蚊子又多又毒,又不准我们动,那时我太配合他们,悟性没上来,只是一味地在承受,当时也希望我们的承受能唤醒他们的善心。可是恶警仍暗示和纵容犯人对我们施暴,晚上站军姿到12点,才放我们睡觉。

深夜里,苍天就警告了劳教所里的恶警,倾盆大雨不停地下,霹雳闪电,电光石火,惊雷震天响,持续一整天。那天夜里雷电击坏了劳教所的很多彩电和其它电器,这显然是苍天在警告他们。可是暴徒们不悟,他们很早弄醒我们,不要我们睡觉。在雷电交加的大雨中把我们弄到牢房墙角。要我们脸对着尿桶站着,不准动,除了吃饭外,从早上天不亮一直站到天黑,其间还要侮辱打我们,这时雨停了,又继续叫我们跑步。倒下,暴踢、暴打,甚至经常几个人把我强行拖到厕所里踢打,不断折磨到深夜2点,才让睡觉。4点刚过又要我们起床跑步,跑到天亮时,这一群流氓又对我们百般折磨了一整天。第二天恶警又换了一个办法,把我们弄去推斗车,其中有上坡和下坡两段路,本来就非常疲劳,还要我推满车泥土上坡和下坡跑步,真是太累了。旁边还有犯人拿着粗条子打我们,可是,我们仍然没有动摇修大法的决心。到下午时,我倒下了,不愿配合他们了。因为我已有几天没吃什么东西。我想,他们最多把我折磨死。我正信大法的心决不动摇。

我绝食,暴徒们就强灌。他们还把呕出的饭强行给我灌进去,他们还强行给我输液。恶警又开始用软的来折磨我,到了8月20日,恶警轮番给我洗脑,强行给我读黑书,还是没有动摇我的信念,到了8月24日,他们又给我来硬的,用电棍电,用警棍抽,就在光天化日下,众目睽睽中,做出无人性的恶行。就在这时,我有些承受不住了。我想骗他们一下,假装妥协。通过读师父的经文,认识到我的严重错误,我出劳教所后才又走向正悟,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我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对不起师父,这是我最最痛苦的事,非常后悔,决心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正念,绝不动摇,我做正法之事,不惜一切代价。

以上是我在劳教所的一个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