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真念随心所愿 历凶险仍得安然


【明慧网2001年8月2日】最近听说XX村已被蹲坑十几天了,我找来一位同修和她切磋,我俩同时悟到:不能消极承受,应该主动铲除邪恶。

于是我俩于7月12日吃完早饭后,带上真相材料前往X村,刚到村口,便被蹲坑的发现,纠缠中硬要打开我们的包看看,被我们严正拒绝。随后我俩来到该村X同修家中,还没来得及把材料放起来,蹲坑的带着人就闯进来,抢走了材料,并报告了派出所。派出所来人后,对我俩又打又骂,并通知县公安局,准备把我俩押走。眼看落到他们手里不但失去自由、遭受种种折磨,等待大法资料的同修和等待救度的世人都会遭受损失,我当即动正念:不能让邪恶把我们带走!不能让他们得逞!

不长时间,县局来了辆车,算司机才两个警察。他们强行把我俩用手铐扣在一起,推上车。此刻我俩从容镇定,一点没急、没怕。想起邪恶之徒对女大法弟子的灭绝人性的迫害,想起证实大法还需要我,我决意不服从旧宇宙势力的邪恶安排。

我和同修商量好怎样对付那两个警察,并商定与其进看守所被长期非法关押和迫害,还不如以生命来护法,向世人公开证实大法弟子的伟大。我俩决定逃跑,不能落入他们的魔掌、令他们随意摆布!

弄清如何开车门后,我们一边对付着县局来的那两个人,一边打开车门,猛地一下我俩先后从急速行驶的汽车上跳下,身子重重的摔在沙石路上,翻了几个个儿。我根本不在乎,准备爬起来向玉米地跑,可是意外的是身体哪个部位也不能动,于是我悟到:师父不让我跑,因为那样意味着流离失所,这里正法讲清真相还需要我。于是我发出正念:让身体出现状态,以便尽早脱离魔掌。此时车在不远处停下了,两个警察跑过来,见我俩倒在地上,鲜血从我的头部和手臂上直往下流。他们吓坏了,赶紧把我俩抬上车,送往县急救中心。

到了急救中心,医生对我们进行紧急救护,缠绷带、量血压、做心电……检查的结果,头、心脏、血压一切正常,可是我本人就是身体哪都不能动。后来我又想到:症状越重越好……。顿时,我感到整个身体被强大的功笼罩着,一动也不能动,身体越来越凉,越来越凉,整个人除呼吸外,全身冰凉,四肢瘫痪。这下可给医生和邪恶们吓坏了。我心里想到师父的话:“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医生立即让马上通知家属,要多带钱,同时催促护士赶紧给我打点滴抢救。

这时我说话了:“我是炼功人,我不需要你们的注射,只要给我送回家,我知道怎样调整我的身体。”医生不答应,警察们打算强行注射,他们软硬兼施。几经较量,最后我说出一句话,他们看我真的生死不怕,都被镇住了。最后答应送我们俩回家,我向他们提出的条件是:一、把皮包和传呼必须给我。二、包里的材料必须一张不许少,如数奉还。他们答应了,就这样我们被堂堂正正送回了家。

明天又是7月20日了,反复默念:“一院奇花春有主,连宵风雨不须愁。”不知不觉已泪湿衣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