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修炼、护法的故事

【明慧网2001年8月2日】我是一个七十八周岁的老太婆,曾经是国营工厂纺织工人。长年累月积劳成疾,患有多种疾病。特别是退休以后,一年就有10到11个月住在医院,病魔一直搅缠着我,苦不欲生。单位为我的医疗费用各级领导也伤透脑筋,家里的孩子和老伴都被折磨地疲惫不堪,家庭经济就更苦不堪言了。

94年上半年,我风湿性关节炎和风湿性心脏病严重发作,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单,建议家人将我抬回家准备后事。我家人非常悲痛。我的两个儿子跪下双膝,求着问我有什么话说?想吃点儿什么?当时,骨瘦如柴的我,没有力气回答他们,只是略略地摆了摆头,表示什么都不要,心里只有一个愿望,快点让我断了这口气。

当儿子哭丧着脸下楼去菜场,对门的张老太忙拉住我儿子问我的病情,得知我病入膏肓,全身没有了血色,心脏时停时跳,全身关节肿胀,疼痛难忍,已经被医院推出,出于同情和怜悯,又是原来我们同车间的姐妹,就亲自到我家看我。当时我说不出一句话,她双手握着我的左手,我不知怎的一个劲地流泪,我还记得她说:“老姐姐,你还行吗?”我不知怎么回答她,只感到紧绷的全身像一下被松梆了一下,像有一股很强的能量通透我的全身。过后我把感受告诉了她,她意外地高兴,告诉我那种能量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她现在已经炼了法轮功,并详细地给我介绍了法轮功。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已经快死了的人,竟然还有这种(突发的)强烈的求生欲望。我马上要老伴去她家借来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老伴给我读,儿子也给我读,我开始喝稀饭,一天让孩子扶我坐一两回,渐渐地我感到病状好转了,索性自己坐起身子读这本书。大约过了五天,张老太在楼下碰到我的儿子,儿子高兴地告诉她我的好转情况,她简直乐坏了,进房门时连连地叫着:“老姐姐,你有救了!你有救了!”

张老太告诉我:按照李老师说,重病人不叫进学习班,因为一般人放不下治病的心。法轮大法是修炼,不是替常人治病的,但是修炼的人不带治病的执著,老师要给真正修炼的人清理身体(包括疾病)。你这种反应我还真没有估计到,可能是缘份造成的,你是否有修炼的心呢?我马上回答:我能得这个高德大法,我一定要修炼。于是张老太就和她们功友联系,告诉我老师正在郑州办学习班。家里人一商量,决定一个儿子和老伴陪我去郑州参加学习班(因为我还起不来)。

记得很清楚,我们到了学习班上,已经开课两天了。门卫只要我们购一张票,老伴扶着我进去的。当时没有空座,两位青年学员给我们让两个座位。听课的三、四天内,我全身骨节疼痛难忍,头上汗水有时象雨点一样往下滴,有时听得到骨节炸得响,右边有位学员告诉我这种反应是教师给我调整身体,祛我的病根、消业的好现象,自己得忍着一点。我很明白,很相信,我痛得再难受,我也忍着,有时口张开呼吸,有一次我的内衣内裤全都湿透了,老伴心里也十分难过,一直扶着我支撑着我的身子骨。我一点也没有歇气,每天坚持来听课,回招待所就看书,回忆教师的教导:“这一点跟大家说,你觉着"病"得怎么难过,希望你都坚持来,法难得。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所以我痛、难受过,但我也象勇士打胜仗一样开心。到上课的第五天,我全身都轻爽了,关节一点不痛,心脏也舒坦了,病就象突然拿掉了一样。我告诉老伴“我的病好了”。在住房转了三圈,老伴哭了,儿子哭了,我也开心地哭了。

学习班结束了(共九天班,我迟到了两天)。我依恋师父,我依恋这个学习班,我鼓起勇气走到老师跟前,我深深地向他行了一个礼,谢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师父笑容满面地问了我的情况,他知道我还想跟班,就叫我同他们一起去山东济南,我和老伴同去参加了济南的学习班,结束后,我的病全部都好了,心性也提高了很多,返回家里时,我就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健康人。邻里们见了都为我高兴。从此以后我就告别了医药。

94年--99年7月22日,我虔诚地学法炼功,每天早晨四点半起床到炼功点炼功,中午不休息,炼半小时到一小时的功。晚上七时到学法点学习《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籍。五年以来,各种病痛都远离了我,精神也越来越好,走路上楼都不感觉累,无病的滋味真好。几年以来我们也严格按大法的教导“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这样你才能真正提高上来,这是提高功力的关键原因之一。”生活中碰到了具体问题时,向内找,检查自己哪儿做得不好。我过去个性很强,得理不让人,在家经常发火。现在我通过修炼心性,全都改正了。对于钱财和私利也看淡了。因为我懂得宇宙的法理,做人目的不是为了做人,而是要“返本归真”。法轮大法就是都教我们修炼心性,提高思想道德水平,做一个高境界的人,最后达到返本归真的目的。通过这几年的修炼,我思想净化了,身体净化了,全身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松。我也很想更多的人受益,了解我们大法。所以我遇人就讲,见人就告,法轮功是好功法!不仅在短时间内身体好了,更主要的是人的心修好了。法轮大法的书是教人做好人的书,是一本修炼的书,是一本使人类道德回升的书。

99年7月以来,全国上上下下铺天盖地的假新闻,江泽民等坏人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哭了,我的老伴哭了,我的两个儿子也哭了。我们全家和很多大法修炼弟子一样,怀着对政府的热爱和无比信任的心情去了省政府,去了北京,真心诚意地去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宇宙中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是宇宙特性,是一种高层次的修炼;我们的师父教导我们:一个修炼的人是完全为了别人的人;在师父的著作中多次论述了修炼者不参与政治,只是修炼自己的心性,遇到问题向内找,同时还得能够吃苦中苦,还得有大忍之心,还得能够舍,还得守德等等。几年以来,我们都是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遇事都用大法衡量,严格的守住自己的心性,也经常帮助别人,告诉人守德的重要性,现在我们家里其乐融融,邻里之间相处愉快,全家人身体都很健康。我和老伴都是快八十岁的人了,每天上下五楼几次,都不觉得累。铁的事实证明法轮大法对国家、对社会、对人民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2000年元月10日我在北京。当时温度是零下14度,大雪纷飞,一个南方老太太去北方,那个温差是不言而喻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给我们师尊说句公道话,向政府讨回清白。我来到永定门信访局,可坏人作假象,把门前信访局的牌子换成了印刷厂的牌子。公安、便衣密集,林立两大排人,我走进去被他们拉住,不分青红皂白,我一个白头发老人被它们三个膘肥大汉架上了警车,这样一来,我就进了当地派出所,后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拘留十五天。

转眼两年的时间过去了,大法弟子为了真理,前赴后继地走出来,到北京,天安门,在全国各地的不同环境中“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在全国范围内,没有一个地方不知道法轮功,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法轮大法了,这是大法的威力。正是有千万的真修弟子,不畏艰难地“助师世间行”,在万劫难逢的法正乾坤之际,有多少人有了正念而得度,有多少人走进了修炼大法的门,进入了幸福人生的新时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