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两年来真实的经历戳穿“人权最好时期”的谎言

【明慧网2001年8月2日】我是黑龙江大法弟子,37岁,从事医务工作。

两年多来,中国大陆邪恶铺天盖地而来,成千上万的民众为坚持自己的信仰,依法和平上访,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因而遭到邪恶的当权者假借政府名义的残酷镇压与迫害。多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被当权者非法开除党籍、公职、株连九族、经济制裁;被不法公安人员任意毒打、拘留、劳教、判刑、酷刑致死。多少和睦幸福的家庭因此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然而被大赦国际称为"人权恶棍"的江泽民为掩盖其罪恶行径,竭尽全力内外封锁真实情况,一方面动用军警、特务、监狱等所有人力、物力,对讲清真相的无辜群众采用流氓手段与株连政策进行迫害,一方面又动用所有宣传工具向全世界播撒谣言、谎言,讲什么"中国人权最好时期"。蒙骗、迷惑、愚弄世人,使不明真相的人误解大法、抵触大法。但是,谎言终究是谎言,纸里包不住火,因为每个大法弟子的遭遇都是历史最好的见证,而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所以我今天要把自己受益于大法后,三次进京证实大法,受邪恶迫害的真实经历,告诉世人,以此清除大家头脑中被邪恶的造谣与假象的毒害,同时揭露邪恶,铲除邪恶。

一、 受益于大法

过去我因患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支气管扩张咳血症、严重胃炎、胃溃疡,整天痛苦不堪,久治难愈。94年幸得伟大师尊亲自度化,修炼法轮功,改变了我痛苦的命运,从此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就是要返本归真,就是要按照"真善忍"最高宇宙特性(佛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最终返回到自己先天的本性上去。随着修炼的不断提高,道德思想不断升华,不知不觉痛痒皆无,身轻体健,未用一粒药,给国家和个人节省了不少医药费,于是我更决心坚定修炼大法、维护大法。

二、 合法上访,遭受迫害

1、 为讨还师父与大法清白,第一次依法进京上访

2000年1月28日我和同事带着善良的愿望,一同进京到国家信访局送上访信,向政府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证实大法。刚来到前门就被2名便衣警察追问是否炼法轮功?我们讲真话说:"是",结果就被带走,扣押在前门派出所大铁笼里。当时所有大铁笼里都挤满了人,不断有人被送进和接出,每天都有大量学员进京上访被扣押在各个派出所,但上报人数甚少,因为各地方政府和单位为掩盖实际上访人数,怕因上报影响政绩或株连,都欺上瞒下派各驻京办事处私下和北京各派出所交涉,以每人500元罚款"买回"上访上报名额,我俩也被当地"买回"上访名额,由单位接回送交当地看守所,以莫须有的罪名即所谓"违反治安管理条例"拘留、非法超期关押了4个半月才释放,在此期间,遭受非人待遇,因始终不放弃信仰被管教抽打了皮鞭,与同号15名功友被非法加带刑具手铐,其中我和姓李的同修共同被加带手铐、40斤重镣一次。我因抗议非法超期拘留而绝食,公安人员欲密谋非法上报劳教。把我们11人秘密异地拘留,与家属断绝联系4个多月,家人遭受巨大精神打击,母亲得病卧床,爱人整天担惊受怕,四处奔波查询,12岁儿子无人照顾,造成妻离子散状况。

2、 为证实大法第二次进京上访

2000年11月12日,我和本地一名同修,又一次进京上访,由于上访不接待,在投诉无门的不公对待下,我们只好走向天安门打横幅,揭露事实真相,以此唤醒善良的人们的正义和良知,结果在世界瞩目的天安门广场,光天化日下我们遭到天安门广场公安人员的残酷毒打,当我向人们诉说首都警察打人是知法犯法时,他们就更加凶狠,7、8个人乱棍齐下,拳打脚踢,我几次被打得晕倒在地上,我们的生命、健康权遭到践踏,我被打的遍体鳞伤,鼻孔流血,下巴有1cm多长的三角口子,面部肿胀,牙齿不敢咬合,双臀与腿大面淤黑、肿胀,疼痛难忍。同修被打的双眼结膜下出血,鼻梁、面部肿胀,双臀与腿和我一样,他们边打边把我们强行拖上车,拉到天安门派出所,问讯时又遭那里3名恶警(2女1男)暴打一顿,后体罚,站铁笼6小时后放出。

第二次我俩在天安门广场上又被恶警暴打后,押送顺义李桥派出所,在那里受到恶警非法刑讯逼供姓名,我们不说,就被扒掉外衣,背铐在寒冬室外铁柱下,隔几小时带回暖室逼问,不说再带到外面,残忍的罚了一天一夜,送顺义看守所拘留了一夜,我们说了姓名,第二天我被家人接回,同修却进了当地看守所被拘押后劳教至今未放。

2000年12月12日,我和三名同修再次到北京揭露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真相,这次我的生存权、生命权又一次被践踏,当时正值江氏及走卒极尽疯狂,大发淫威。在执行江泽民邪恶集团妄图对大法弟子进行精神摧残,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三个月内铲除期间,在举国上下层层设卡打压大法学员进京、白色恐怖、路站严密盘查、天安门戒备森严,在没有游人的情况下,我们顺利通过关卡,来到金水桥前猛地同时打开横幅,喊出"法轮大法是正法"的心声,顿时警察一阵慌乱,把我们抓到天安门派出所,在那里我见到大批学员陆续被送走,足有4大客车。我们2车被运往朝阳区看守所,在途中为抵制邪恶镇压,我们向行人呼喊,讲清真相。

到看守所后,恼羞成怒的警察凶相毕露,恶警头子带几个恶人强行拽我下车,对我一阵毒打,把我打倒在地仍拳脚相加,其中一恶警扯下我的帽子堵住嘴用脚踏上使劲踩,一面又边骂边捏住我的鼻孔很长时间,使我几乎不能呼吸,我几乎被窒息,他们才罢手。后来我被带到院里,和刚才的一起拉过来的两车学员受体罚,恶警们让我们男女各一排,双手抱头长时间蹲在地上不许动,有谁不从或是动了就遭到一顿毒打,一段时间后,年老体弱的支持不住了,有几个老太太陆续昏死倒地,被挑出送走。其余受完体罚后被送进看守所关押。在入所登记时,我们每人都要受女管教唆使犯人一顿毒打,我也不例外。管教打我耳光,2个刑事犯使劲打我头,用膝盖猛撞我后背,踢我后背,踢我腹部、腰部。毒打了很长时间,最后竟气急败坏的剪掉了我几绺头发,才送我进了牢房。

进监号里后,见到10多个大法弟子,她们告诉我这里有几个管教特别邪恶,每天要罚板早五点至晚十点,还授权牢头狱霸任意虐待大法弟子,我们每天被谩骂或毒打,有个同修被毒打得大便失禁。开始有少数人抗议关押而绝食,被流氓管教强行扒光衣服,并绑在门板上游行男监,并铐起强行插管灌食。后来全所学员集体绝食抗议,邪恶之徒害怕至极,对我们疏散拘押。12月25日我们100人被押入邯郸,我们10人被送到蜂蜂看守所。在那里我们继续绝食,受到强行背铐灌食插管2天,我因鼻及胃有出血,状态不佳与警方达成进食协议,要求无罪释放所有人并通知家人来接。结果家属被罚款领回亲人,我被罚款3000元,这次非法关押一共20天。

三、揭穿画皮

我自从2000年2月被单位开除公职至今,经济截断已有1年,家庭生活十分困难。我虽多次找单位要求恢复工作,均遭冷遇,说已不属于单位职工。今年因江泽民等坏人有令:各单位看好自己的人,春节期间不准一人去上访,否则将受到株连丢职。我和大家一样,于腊月22日被原单位以找我"谈话"为由,从家中被骗出,便被非法监禁24天,进行洗脑。在此期间,单位雇用2名同事看守我,限制我人身自由,使我不能和家人团聚,不能照看孩子。对我洗脑、人情哄骗、恫吓、威逼不写保证就不放人。在巨大精神压力下,我一时神志不清被邪恶钻了空子,偏离正法,写下了所谓的保证。当我明白上当了,便立即发表严正声明,取消保证,坚定修炼,融于正法之中,抵制邪恶,同时写下这真实的经历来揭露"人权恶棍"江泽民号称的所谓人权最好时期的谎言,以此唤醒被蒙骗了的世人,共同清除邪恶,救渡世人。

(大陆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