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呼唤什么

有感于十位大法弟子在华盛顿DC的绝食请愿


【明慧网2001年8月20日】其实,从邪恶的镇压伊始,学员们就在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从开始不自觉的点点滴滴到今天主动、自觉、明确全球性的“SOS!紧急救援”。这一切充分揭露了邪恶,有力地维护着大法。但近一段时间以来,总感到一种在一定境界层次中,大力、更大力,扩大、伸展,趋向极致时的拘迫和突破感。再加大力度、深度,全面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应该也需要进入一个更高、更广的境界中来。其实是又要进一步破除很多旧势力赖以麻木世人、掩盖真相的变异物质。

到目前为止,我们在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中,对于世人来讲,主要是针对他们所讲的人权、信仰自由和人在这个历史时期还能够具有的善良。一个个触目惊心的迫害实例,一次次,一遍遍我们告诉世人在中国发生的邪恶,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从另一方面看,当我们在这一境界内涵下,讲真相,揭露邪恶,力趋极致的时候,我们也看到了这种拘迫。好象我们一次次告诉媒体时,他们实质上也知道我们要告诉他们什么。他们在表示支持和同情理解。但在现在这种支持的力量也开始显露出疲劳和麻木的端倪,因为这些毕竟还是来源于他们现在本来就还保留的物质境界中的正念。但这是不够的,他们,作为人来讲,应该归正的更微观和纯净境界中更深、更真的正念还被掩盖和抑制着。这是我们需要突破的。

其实,大法弟子在这场邪恶迫害中的证实,在宇宙无论哪一层次中看,都是光芒万丈的。但人间这一境界中的体现,人应该明白的无私和伟大,他们还没看到。所以我们应该去启迪世人更微观、纯净境界中的正念,这才是具有更大力量的。这一过程就是一个从微观上突破过来清除变异、打破抑制、把正念打入人心的过程。明慧网8月7日“揭露邪恶的同时更应向世人证实大法”的学员体会文章也谈到了这方面的问题:

“华盛顿邮报八月五日关于中国政府系统运用酷刑和高压洗脑镇压法轮功的报导,对于邪恶之邪恶手段的揭露是很全面,但是从整体上看,并不能说这是一篇很正的报导。我认为,这是我们在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中的不足使世人在认识上不足而导致的不够正,让邪恶势力钻了空子。邪恶是邪恶,但只是邪恶的本身并无法展现弟子的伟大,法的伟大。相反的这篇文章通过一些法轮功学员怎么样被酷刑转化后或被迫的情况下诋毁法轮功的过程来说明邪恶的邪恶,以及基于很多的法轮功学员这样被“转化”得出的是“酷刑在摧毁法轮功” 的结论(文章第一标题“Torture is breaking Falun Gong),并在此基调下行文。

反省自身,这揭示了我们以前在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中的不足。我觉得我们在揭露邪恶的同时更应在此过程中向世人展现弟子们在这巨难中的伟大证实。而不能仅仅停留在多少人被迫害致死,多少人被判刑,多少人被送入精神病院等等这些数据的统计以及单纯邪恶如何迫害的本身上。邪恶是邪恶,看到这些善良的人们会同情,出于对人权的尊重很多国家的政府会反对。但是如果仅仅于此,如果在邪恶镇压下被镇压了,如果一打就不炼了,那在同情之余让人觉得也只是和常人一个水平的东西。而只有弟子们在巨难中的伟大证实才会让世人由同情而真正无比的尊敬、崇敬从而能逐步看到弟子的伟大和法的伟大。

历史上对基督徒的迫害,是那些真正的圣徒们在迫害中的表现和伟大的精神成就了这个全球性的信仰,让人崇敬千载,同时在记载这些伟大证实的过程中就彻底的说明了邪恶的邪恶,因为它们(邪恶)是成就的条件,但它们不是主。如果相反,就是本末倒置了。

现在正处在宇宙的伟大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表现和证实都是留给宇宙的。在人世间的记载,需要我们留给人,这将是他们无比珍贵的财富。而这些其实是主要的,主流的。应该让世人在弟子们在无比邪恶中的伟大证实中看清邪恶,更看到法的伟大,而不应该是在邪恶如何邪恶地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中去揭露邪恶,或者一直仅仅展示邪恶本身。”

“揭露邪恶的同时更应向世人证实大法”(明慧网8月7日文章),当我们在法理上认识到这一点,在向世人洪法,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中,把这种意识和正念贯穿其中,我们所做的每一件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事,无论大小,每一句话,就都能引起世人的重视,启迪人心中的善念正念,并最终让世人看到真善忍的威力和伟大。

我们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过程,本质上就是在根除变异,全面打破旧势力的安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