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讲的真实故事:回不了家的人


【明慧网2001年8月23日】这是爸爸讲的真实故事,爸爸是拿来比喻修炼的事。

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战败,必须放弃台湾,日本军民皆须被遣返回日本。盟军规定日人除了一身衣物外,不准携带任何东西。

一群等待被遣返的日本人,聚集在基隆港码头,等待遣返的船只。每人都还不死心,带著各种各样的包袱,有背的、有拎的、有提的,还是尽可能要把细软带回日本去。

美军军舰缓缓的驶入了码头,大家看到军舰来了,一阵欢呼。可是不久这种欢呼就逐渐的自动静下来了。军舰逐渐的靠近,此时才发现军舰的甲板,有二层楼高,不像客轮,有方便的登轮扶梯。要如何登舰呢?是个难题,等了半小时后,从舰侧甲板上抛下了水手用的网梯,就是很大的一面网状梯子,延著船舷,不靠船体的垂直悬挂了下来。

大家就争先恐后的抢先去攀登,要攀登这种垂直柔软的网状梯子,必须要用双手双脚才容易攀,否则很容易掉下去。可是手上的行李、背上的包袱都是攀登的障碍,包袱越大越重,就越有可能使身体后仰,身体后仰脚也失去了平衡,而最终会掉下去。

许多人舍不得包袱,用单手攀而掉下去了,
许多人包袱太重攀不上去,掉下来了,
许多人由于包袱倾斜了,为了包袱内的东西不倒出来,掉下去了,
也有些人死死的抱著包袱不放,掉入海里,包袱的重量使他沉下海里死了。
只有那些聪明的,看到别人掉下去的原因,就赶快丢掉包袱,空手轻快的攀爬上去,最后这批空手的日本人回家了。

执著于金银财宝包袱的人,是回不了家的人。

李洪志师父在讲法中说:『大家不论有多少钱,有多大的职位,生活得多安逸,你什么都带不走。来的时候一身光,走的时候也什么都带不走,唯一能带走的就是人们修炼中所得到的,因为它直接在人的真体上。所以它就是最珍贵的,最得之不易的,所以它就是最值得珍惜的。』(《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 》一九九九年五月八日)

对修炼人来说,世间的任何东西都是执著,世人为了金银财宝,在世间争争斗斗,但是那只是在世间的东西,是带不回去的东西。终究这些东西是要舍弃的,既然带不走,反倒是成了我们回家的包袱,执著于它,值得吗?

《转法轮》163页中讲:『人往往认为自己追求的东西都是好的,其实在高层次上看,都是为了满足在常人中那点既得利益。宗教中讲:你钱再多,官再大也就是几十年,生带不来,死带不去。』

师父在《精进要旨》「真修」篇中说:『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得不行。』

执著就是修炼人的包袱,修炼就是要舍弃执著,带著执著包袱的人,能回家去吗?

师父在《心自明》中写道『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