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按照师尊的指引去做,就是全宇宙最坚不可摧的生命


【明慧网2001年8月24日】1999年,当邪恶铺天盖地而来时,父母以断绝关系来要挟我放弃修炼,我心里明白一切痛苦都来源于这场无理的迫害,我们按照“真善忍”修炼心性没有错,所以我仍然坚持学法炼功,仅此而已,并不十分在意邪恶的诬陷,甚至错误地认为这是修炼者应该承受的考验,不知道大法弟子应有的正法行为。随着工作地点的转移,与修炼弟子完全失去了联系。其间虽然仍坚持学法炼功,可是却不断地在同一问题上摔跤,常人心也越来越重,心情十分苦闷。

2000年10月,经过无数次尝试,我终于在网上找到了师父的讲法。后来,我终于找到登陆明慧网的办法,我震惊了,为邪恶之徒的无耻和残暴,为同修的伟大壮举,一遍遍阅读,一次次,我痛哭失声,泪流满面。我不舍昼夜地阅读师父的讲法和同修们的真相文章。在一次次泪水奔涌中,本性终于觉醒,我踏上正法之路。

开始时我把真相文章通过邮件发给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后来我开始系统地整理明慧网上的文章并打印出来叠好,走到居民区,学校,商店,汽车站,公园,电话亭等等所有我能找到的地方去发放真相文章。大年三十晚上,春节放假期间,我独自一人把真相和洪法图片贴在电线杆上、公园的假山上、某著名大学的正门橱窗上。我甚至白天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把装好的整袋真相资料送到行人手里;在公园里,交到休闲的老人手中。每次出发时,我都默背《洪吟》中的《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意想自己就是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每次都能平安而出,安全而返,从未遇到任何麻烦。

这时江泽民集团炮制的自焚事件发生了,我便把重点放在对自焚事件的揭露上。妻子第一个清醒并坚定地站在大法一边向她的朋友揭露自焚真相。后来我又来到另一个城市,再次踏上正法之路。我每周都要出去发放真相资料,我的足迹遍布大街小巷,几乎把真相资料发遍了全市每一个小区。每次对于资料本身,我都认真准备,仔细搭配,有对自焚真相的揭露,有海外弟子洪法,有江泽民集团残酷暴行曝光,有外界评论文章,并尽可能做到图文并茂,一次就打动人心。每次我都发正念,把我走过的地方清理乾净,把我发过资料的小区保护起来,把我的功留在那里不允许邪恶势力再侵犯(当然很多事其实都是师父的法身和护法神在做,但我们自己的正念非常重要)。

有一天我和妻子上街买东西,我发现在闹市区的一块展板上贴了一张诽谤大法的布告,我于是就在众目之下撕掉了文告、把它扔在垃圾桶里,并在几个星期后在同样的地方贴上一张更大的宣传大法的彩色海报。另一次我发现一间幼儿园门口贴了很多诬蔑大法的图片,于是我分几次撕掉它们,并在同样地方及附近墙壁贴上更多的宣传大法的彩色图片。

图书馆和工会的玻璃橱窗里放满了诬蔑大法的图片,我于是一遍遍地发正念清除它们背后的邪恶,并发正念把它们换掉,终于它们全部不见。我不允许在我能触及的地方有任何诬蔑大法的邪恶存在。

几个月来,我把真相资料发遍了大街小巷,甚至包括居委会,派出所和市政府的意见箱。当我把一份份资料放在门缝里时,常常在不由自主地想: 大法弟子来救你们了,清醒吧,世人。有一次在去发资料的路上,我坐在车里,禁不住泪如泉涌痛哭失声,我为伟大师尊亘古未有的慈悲落泪,为大法弟子的伟大壮举而落泪,为将要得救的众生落泪。

修炼五年了,我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可是对法的正信却让我越来越清醒,越来越坚定,邪恶势力对大法的疯狂迫害反而使我坚定地站了出来,自从洪法以来对法理解越来越深,正念越来越强。我所有的洪法工作都是一个人做的,准备资料,打印资料,折叠资料,发放资料等等,全部工作只有一个人。经常我独自一人拿着真相资料走在大街上,虽然只有一个人,我却感到如此地壮观,我顶天立地威力无边,我可以一臂擎天。

记得一次去发真相资料时,天阴阴的,下着小雨,我于是发正念:“我要去发资料,不能下雨”,结果雨一直下不来,发完资料时,天还放晴了。有一次晚上去贴真相资料,妻子对我说:“注意点,最近抓得紧。”我说:“他们怎么敢动我?他们见了我都害怕,一个小时我一定回来。”我发完资料回家刚好一小时,就是那一次,我把大法资料贴在了市政府门口的意见箱上。明慧网上发正念的文章登出后,我想一定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于是我一个人做了几十份海外弟子发正念的海报,贴遍了大街小巷,包括很多闹市区。有次我在一个地方贴完后,发现就在我两三米远的地方停着一辆警车,有几个警察站在那里。我想镇住他们,于是决定再贴一张,就又加贴了一张。

我懂一些电脑知识,但不是高手。登陆明慧网时,每次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每次都是不断用正念铲除邪恶,并发正念——“让网络畅通,让网络安全”,每次都能顺利完成打印任务。甚至有一次打印完后才发现本应开的一个设置忘了开,通常这样只能打出乱码,我却打印了几十页完好的文章。

自发正念以来,邪恶更加疯狂了,于是我每天都时时不断地发正念除恶,以至于有时师尊的口诀自动提醒我去念。每天我几乎都发正念用电子邮件去讲真相,邪恶也不断地演化出各种念头来干扰我,每次都不顺利,每次又都能圆满完成,每次准备真相资料或发电子邮件时我都不断地背诵师尊的正法口诀,并发正念“让世人都清醒,让世人都得救”。我的每一天几乎都是在发正念、讲真相、学法中飞快地度过。不记得我发了多少电子邮件,也没数过发了多少份真相文章,一切都飞快飞快。一些多年没有联系的同学,突然又都找到我,我知道是师尊安排他们得救来了。

在中国大陆,安全是每个洪法弟子都要注意的。也是一些弟子不敢走出来的隐忧。许多大法弟子因发资料而被邪恶之徒带走。而我把真相资料发遍了两座城市,电子邮件更不知覆盖了多少城镇,我甚至在大街上把洪法资料递到行人手中,邪恶之徒却连一根汗毛都没碰到我。开始我都很奇怪:怎么回事?是不是这里邪恶很弱?不是的,因为已经有两百多大法弟子在这里被判刑。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因为我一直都认为我是伟大的神、我在救人,做的是最正的事,所以神的一面就起作用,那些邪恶在神的伟大慈悲面前真的会化掉,真的吓跑了。其实伟大的师尊,早就明示给大家只有“坚修大法紧随师”才能在巨难中不受邪恶的侵袭。师尊的每一篇经文,我都反复阅读,身体力行马上就做,这不就是“坚修大法紧随师”吗?我去发资料时“大道无敌天地行”的感觉正是邪恶不敢靠近的原因,真正地按照师尊的指引去做,就是全宇宙最坚不可摧的生命。

从发正念以来,身体经常感到疲惫和困倦,怕心也多了起来,甚至经常感到警察就站在门口,有时无端地发火。每天都要不断地用正念去铲除它们,才能保证洪法可以进行下去,甚至有时需要停下手头的大法工作,读一两遍经文,才做得下去。每次都不顺利,每次都能圆满成功。可是我一直没有认真地反思过,直到我决定把它写出来时,一切终于都变得清晰了。师尊最近的经文中,反复指出正法弟子已经走过了个人修炼的路,并清晰地指出正法中邪恶旧势力的干扰。这一切疲惫、怕心、发火,不都是它们在干扰正法吗?——让你表现得不正和不善,让你无法用坚定纯净的正念去说明真相。——必须予以坚决的否定。邪恶不放过每一个机会地来干扰我们的正念,那我们就毫不留情地见一次清除一次、遇到一个消灭一个。

目前地球上的人来自于不同的宇宙天体,每当我们用正念去向不同的人讲真相时,我们就触及到不同的宇宙天体,那里隐藏的邪恶和旧势力就会来干扰你,在不断地讲清真相中,来自于不同宇宙天体的众生不断得救,大法弟子的功就不断地层层宇宙突破,只有正法弟子才有这样的机遇和威德。

前不久,邪恶势力再一次掀起造谣的浪潮,我在车站看到报纸后,立刻发正念铲除背后的邪恶,同时反思我们有哪些不足使邪恶有借口再一次造谣?忽然我明白了。是我们的私和不够纯正使得邪恶还有借口造谣,我们是为大法而确立的生命,我们在世间的所有意义就是为了圆融大法,为历史开创未来。当我们在为大法做事时,还有多少放不下的私在里面?还有多少人在耿耿于个人圆满?就像我自己心中也一直耿耿于怀的——我一直没去站在天安门直接向世人呼唤,并认为不这样就无法圆满——这一切还是在过去个人修炼的圈子里,离正法修炼何等远啊!突然我领悟到:当我们心中无私无我时就能做好做到我们应该做的一切。在正念的作用下和法的指导下,我每一天不都是站在天安门上,用我的生命在呼唤世人的觉醒吗?一念至此心中芥蒂顿除,霎时间我正念无边,正念到处,邪恶灰飞烟灭。师父说:“每个能跟上大法进程的大法弟子,你们都做了你们应该做的事。”(《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我想,如果有一天我出于对众生的负责和对法的负责而意识到自己应该走上天安门,我会毫不犹豫地那样去做的。

前几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被裹在一个仅能容身的桶子里爬行,前面堵死了,于是我转身踢飞了半边桶壁,从里面出来,结果看到外面天地无边。是啊,我们不就被包裹在人世和旧宇宙中形成的层层观念中吗?历史上邪恶的旧势力编造了许多邪恶的观念放在人的脑子里,让你觉得出来正法参与了政治,让你觉得修炼就应该忍受,让你觉得讲清真相违法,让你觉得讲清真相破坏安定团结,让你觉得揭露邪恶丢了国人的脸,让你觉得大法违反科学,让你觉得别人无法理解,让你觉得警察抓你天经地义,让你觉得国家专政和舆论机器强大无比,让你觉得媒体宣传左右视听,让你觉得宣传大法违法乱纪,让你觉得动用功能不是修炼,让你觉得发资料时象小偷,让你怕这怕那,让你觉得还在承受自己的业力等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象,正是这些观念把你关在桶子里看不到真正的天,看不到善的力量,看不到法的伟大。邪恶的旧势力又不断加强它,利用它动摇你的正信,并强加给你肉体上的折磨。

大法弟子啊,正是这些不属于你的观念束缚了你伟大神的力量,旧的势力就是利用这些观念让你感觉不到你的伟大,所以它们才敢干扰你、考验你。它们根本不配。承认它们对你的考验,是对大法的污辱,是对师尊的不敬。我们——伟大的正法弟子,是在正法中形成的生命,是全宇宙中最正、最荣耀、最有威力的生命,被归正的被考验的只能是它们——这些偏离法的旧的生命和被蒙蔽的众生。对旧势力安排的否定是对它们的慈悲,避免它们对法的犯罪。我以我的生命正告那些旧势力——执迷不悟想要坚持考验大法、考验大法弟子,下场只有一个,形神全灭;而正法弟子将在这历史的伟大时刻为未来宇宙众生树立起不灭的丰碑。

我日常工作十分繁忙,为大法工作几乎每天都要干到深夜,可是工作却越作越好(比如我领导的项目时间短任务急,我却能如期完成,领导称之为奇迹),同事关系也十分和睦,我和妻子的家庭生活更是被所有人羡慕,妻子的公司生意也越来越好,我在正法中也安全安康宁静安祥,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德在我身上的展现,大法通过我在最邪恶的地方向众生展现了他的伟大威严美好。我清醒地知道我的每一天,我这美好的一切都是未来宇宙生命的样板,我不再是我个人的生命,我是未来的开拓者,我走正的路是未来生命的样板,我也决定着未来宇宙中的生命。我是为正法而确立的生命,是宇宙正义的捍卫者,我在地上的每一天每一刻的意义只有一个,助师世间行。

我要捍卫和继续成就我作为正法弟子这美好的一切,因为他是大法威德在人间的展现,是未来生命的样板。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形象将永不再有,我要把美好留给未来。我伟大,我庄严,我智慧,我威力无边,我顶天立地,我正念无穷,我拥有宇宙中最美好的一切。因为我的一切是大法所造就,我的名字是正法弟子,我将为众生所仰慕,我将在正法中诞生。

读了师尊在华盛顿DC的讲法,我止不住地泪水横流。慈悲伟大的师尊啊,您用尽了办法将我们唤醒,大法弟子们啊,我们怎能让师尊再次等候。我用我的生命呼唤那不够精进的弟子:走出来吧,历史的这一刻是何等伟大庄严,正法弟子每个人都有他不可替代的作用,每个人都可以一臂擎天。我用我的生命呼唤那些修得好的弟子:用你的正念纠正我的不足,使我更加精进,使更多的众生得救。

当我要把这一切写出来的时候,邪恶势力搅扰的我无法安宁,当我最终竟笔的一刻,我心却如此宁静安祥。大法是如此的美好,生命在正法中永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