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绝食进入第8天 中国使馆冷酷对待

华盛顿DC中国大使馆前的绝食请愿活动系列报道


【明慧网2001年8月25日】8月25日,在华盛顿DC中国大使馆前的绝食请愿活动已经进入第8天了。今天上午大使馆依旧大门紧闭,绝食学员林晓旭及夫人杜晓华在警察的陪同下再次试图向中国大使杨洁篪递交请愿书,然而按响门铃后,使馆门内仅传来一句话--有关法轮功的事情一概不予接待。警察多次目击这些使馆人员的无理反应,已经非常清楚地看到了他们的冷酷面孔。他主动提出要陪同学员递信,希望从旁保护。

8月23日,一名学员因为身体极度不适,非常虚弱,在竭尽他的一切所能,坚持到了他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后,结束了他为期6天的绝食请愿,开始休息并少量进食。一直从旁守护的波士顿学员汪医生每天给绝食的弟子测量血压和脉搏,密切观察每个人的生命体征。今天他深感不安。从他所得到的测量数据分析,学员的身体现在都处于比较危险的状况,陆续出现各种虚弱不适的症状,一位男学员有时感到反应迟钝。其他几位均时有不同程度的眩晕。其中一名47岁的女学员血压早已低于正常范围,今天的测量结果显示高压只有80,绝不能再继续绝食下去了,否则会严重损伤身体健康。今天中午12点,她和女儿开始适量地进流食。对于大使馆官员的冷漠,她们已经不再抱希望,母女二人将于周一启程前往纽约,向联合国主席安南递交请愿信。

常人绝食到了这个时候早已很难讲话、活动。但是学员们想到国内学员所处的境地远比他们危险得多,险恶的多,每个人心念都集中在帮助他们早日脱离险境,用自己的心,尽最大的努力用生命在呼唤良知。汪医生认为在此种情况下,绝食再继续下去,对于每位学员的身体损害是非常大的,学员们在这里承受如此之多,然而中国大使馆的官员居然毫无反应,这是怎样一个冷酷残忍的政府啊,他对此感到极其失望。他说,这里还是在美国,在一个注重人权的国度,在各国媒体、美国人民和海外华侨的注视下,号称代表中国人民利益的堂堂一国政府居然对自己民众的生命如此漠视,他不敢想象在大洋那边的法轮功学员在遭受怎样更加残酷的折磨。汪医生也加入了绝食的行列,为紧急救援这130名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的生命垂危的学员尽一份力量。

绝食学员中有一位女学员,她的宝宝今天就要满一周岁了。这位学员已坚持了8天,面庞明显消瘦了很多,虽然还可以和人交流,但因身体虚弱,有时根本不想挪动身体。她的先生和女儿远从佐治亚洲赶来看望她并在这片这块几乎让她耗尽生命的绿地上为宝宝过了一个意义非凡的生日。这位妈妈说我付出这么一点,希望能对国内学员的尽早释放贡献一点点绵薄之力。她的先生表达了对她身体状况的关心,他说他很敬佩这些学员,他每天能从各处看到很多消息,看到全球的法轮功学员都在为帮助这130名身处险境的国内学员早日释放而举行绝食,静坐及长途步行等活动,他希望中国政府能听到这强烈的呼声,希望世界各国政府和善良的人们能听到这强烈的呼声,能够起来支持这正义的举动。路透社等媒体记者到场记录下了这感人至深的一幕幕。

3天前,一位从佛罗里达州驱车赶来的白人学员加入绝食者行列,事实上他5天前在佛罗里达州已经开始了绝食,因故当时未能赶到DC。第五天的绝食使他感到身体虚弱,他很想闭口休息。尽管如此,他说无论他承受多少,都不及国内学员所承受的。昨天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前往国会,向佛州的参众议员表达了他强烈的呼吁,得到了议员们的广泛支持和关心。

自学员们开始绝食的那天起,一位家住在大使馆附近的美国老人每天赶来看望学员,并送来一加仑水给绝食学员饮用。他善良的面庞上透露出对学员们的极度关心。当学员们的请愿信遭到使馆人员的拒绝时,他非常不能理解,他说:“我不知道这个中国政府是怎么了,不能够接受这么一群和平安静的人的一封请愿信。”学员们对他的支持表示了感谢,他面对记者的镜头说:“这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团体,他们绝对不伤害任何人,他们绝对平和,我每天给他们送来一点水,这是一件值得做的事,对我来说再容易不过了,他们这些人应该得到更多人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