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看海外弟子绝食有感


【明慧网2001年8月28日】我是做大法资料工作的,是当地大法资料的主要来源。在明慧网登出《严肃的教诲--记师父最近一次谈话》时,因我及周围的几个大法弟子,因意识不到心中的执著,对这是不是师父的话,明慧网应不应该这样做,产生了种种疑问。直到后来真正在法理上提高上来了,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了,才急急忙忙把这篇明慧编辑部的文章完整地印发出去。

我还记得在明慧网开始登出有大陆弟子用绝食这种方式抗议邪恶的迫害时,有国外功友发出了急切的呼吁,呼吁大陆弟子停止这种能陷政府于不义的“极端”做法。当时我非常认同,直到后来明慧网有了大量的学员用绝食来抗争非法拘禁,并有许多功友突破常人极限、展现出大法威严的一面时,我才渐渐地明白过来。

到后来我被捕期间也开始绝食,因心性不稳,期间曾极少量进过水果及正常饮用生水。在绝食第六天时,我仍用很大的体能付出和犯人做体力游戏,目的是让他们看到大法超常的一面。第六天晚我恢复进食时直接吃了一个硬馒头,未有任何不适的感觉。绝食期间完全没有不适的感觉,不觉得饿,也没有饮食的欲望。偶尔有饿的感觉时,半个苹果甚至几粒花生米就足以“吃饱”。体力也没有任何衰减。

由我上述的经历,我想,国外环境是和平的,国外弟子用绝食的方式证实大法是否是可行的,还不宜下断言,但国外大法弟子能在和平的环境下有勇气做到这一步是了不起的。至于无限期绝食本身是否可行,我想一方面与绝食者对法的认识、以及他(她)自己是如何看待自己的绝食(对绝食的目的与意义的认识)都直接影响着绝食的可行性;在另一方面,也可能于大法整体进程的要求有关:现在或许还不能这样显著、明确地在这些方面给常人展现出大法的殊胜与超常。但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是没有固有形式的,只要我们能运用我们自己所掌握的能力和我们自身的条件。

是不是要声明一下我要无限期地绝食呢?我觉得这并不重要,虽然可能海外的社会环境需要这样做。如果我们只是去做,自然而然地去做,绝食、静坐、讲清真相……,能绝食多久就多久,自然而然又体力充沛。别想什么效果,别想我这个绝食怎么怎么地,就是在讲清真相、就是在洪法、就是在唤醒世人……心地纯净,连生死的观念都放下,“做而不求,常居道中”,世人会真正地被震动。这种震动绝不是一个声明所能达到的。因为常人中说到而做不到的声明太多了,常人对声明可能也已经麻木了。

另外一方面,我们用虚弱的身体、及自己生命承受的极限来展现在世人面前时,一方面表明了我们对法坚定的信念,另一方面,也向世人证实了大法弟子在大陆所受的迫害之深。而中领馆漠视自己公民生命的行为,也必将引起有良知的人民的关注,这会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相,从而挽救了世人。

关于身体反应。我们是在正法时期修炼,我们只能正一切不正的,而不能被不正的、变异的一切所干扰、所利用。师父讲:“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炼当中构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让你脱离人,构成人任何环境的东西都不让你离开,你什么都得突破,什么魔难都得过去。最大的表现是他们给你制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觉也是一种。修炼不了的不精进的人却不知这是苦。你得不着法,不让你学法,你还感觉不到它是魔难,除非你的心不在法上不想修。那为什么不克制它呢?加强你的意志。”(《长春讲法》)所以,如果不是我们自身的业力造成的“病态”反映,而是邪恶的旧势力顺我们的执著心而演化出的假象从而干扰我们正法,那就应在放下我们执著心的同时,用强大的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我们应该堂堂正正地用伟大的神的一面来证实大法与救度世人,而不是用我们人的身体来消极地承受。只要是在自己所掌握的能力(包括功能等)范围内,在纯净的心态下,在自己所在境界中自然而然的行为,怎么做都对。如果是带着执著心而强为的话,我们就应该提高上来。

我们每个人都会在自己所做的那件事情当中提高上来的。证实大法是我们发自内心、自然而然的行为,而不是强为。身体不适就做其他的工作,讲清真相、散发传单……绝不存在绝食比其他工作更伟大更殊胜的事,都是大法工作,都伟大都殊胜。

个人浅见,与国外同修探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