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平度市一个修炼者家庭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1年8月28日】王洪民,50多岁,山东省平度市一名普通农民,得法多年。因张贴大法资料被坏人举报,被蟠桃派出所非法拘捕并抄家,2天后送到市公安局。在非法审讯期间遭到邪恶之徒的毒打、辱骂,并被罚坐铁椅子、不让睡觉等。因坚修大法被平度市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关押在行政拘留所十余天,又毫无根据地被判劳教3年。现被关在青岛李沧劳教所。儿子王玉兴、儿媳张美萍,人民教师,大专文化,得法多年,公认的好教师,单位的业务骨干。因2000年11月到北京上访,被大田镇党委派出所带回进行迫害,非法关押十余天后,王玉兴被行政拘留12天,张美萍寻机脱离魔窟,因二人坚修大法被当地政府教委停职,校内宿舍被抄并由校方看管,不准随便拿取物品,二人回父母家居住。

今春三月初,北京召开两会前夕,大田党委、派出所,以动员二人回校工作为名,于夜晚开车有备而来至王洪民家,(路途约30公里)在用诱惑、恐吓踢门、砸门等流氓手段叫门不开的情况下,邪恶之徒竟如盗贼般爬墙而入,王玉兴的母亲,以死相抗,也无法阻止强贼的罪恶行径,夫妇二人被强行拖入车内,带到大田党委,王玉兴被非法关押13天,张美萍被非法拘留15天。

4月中旬,张美萍在长乐镇一大法弟子家中,被当地派出所抓走,遭到恶警的谩骂、打耳光、带手铐、不让睡觉等折磨。3天后被带到市局进行迫害,遭受辱骂、威吓、坐铁椅子、不让睡觉等残酷折磨,张曾绝食抗议邪恶的暴行,先后坐38天铁椅子,却改变不了她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气急败坏的邪恶之徒竟毫无理由地判处张美萍刑事拘留一个月,体检合格,送入青岛四方女子看守所。十余天后张毅然绝食抗议邪恶的非法迫害,坚持自己的信仰,正视邪恶,不配合、不服从邪恶的指令。邪恶之徒强行给张灌食不成,恼羞成怒,对她不再理会,之后张因绝食而昏迷不醒,毫无人性的邪恶之徒依然不管不问,想到期满释放了事。而张美萍因极度昏迷生命出现危险,在犯人的多次反映后,在期满的前一天一看不行了,才不得不送到医院抢救。住院期间,看守所和平度公安局都想推卸责任,因平度公安局对此事不管不问,看守所也不想再向医院拨款,就这样在住院半月,仍不见起色的情况下把张美萍送回家中,出院前几天才撤掉氧气、打食管、排尿管。回家后,张美萍仍处于昏迷状态,身瘦如柴、目光呆滞、四肢痉挛、无力。表达能力、记忆力丧失、表情木讷、大小便失禁。其状惨不忍睹,很显然神经受到极度的刺激和伤害,真不知那些邪恶之徒竟如此丧尽天良,下此毒手,将一个身体健康、聪慧善良的大法弟子迫害到如此地步。

在张美萍被抓后十余天,其夫王玉兴也被邪恶抓走,带到平度泰山路派出所迫害,遭到恶警毒打、坐铁椅子、辱骂、打耳光等折磨,并非法抄家,2天后被非法送入平度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期满后又被关押在平度行政拘留所;王绝食以示抗议,绝食9天后,被释放回家。

在张美萍住院期间,生命垂危,生死未卜,亲属曾请求市局,让在押的王玉兴与妻子一见,都未得许可,邪恶之徒可谓人性全无。

王玉兴回到家中见妻子此状,悲愤不已,来看望的亲朋好友、同门弟子无不痛诉邪恶的滔天罪行,敬佩夫妻二人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可邪恶之徒还不死心,几个因绝食释放的大法弟子又被抓回去之后,恶警又来到家中想把二人带走,见张美萍的状态后才无趣溜走,真是邪恶至极。

现在张美萍的状况虽有所好转,但头脑仍不清醒,动作迟缓、反应迟钝、失常、记忆力丧失、思路混乱,王玉兴与其母整日看护着她不敢离人。现在家中只几亩地,别无经济来源,生活逐入困境。

在王洪民一家不断遭受迫害的同时,也给其亲属造成了严重的精神伤害,使他们忧心忡忡,精神过度紧张。从这里充份暴露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及其帮凶的邪恶本质,他们才是祸国殃民的刽子手,残害百姓的毒虫。这里也正告邪恶之徒,你们对大法及大法弟子迫害是罪不可恕的,天理不容,你们所干的一切一定会自食恶果的,记住吧!善恶必报是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