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对我们一家的迫害--潍坊市15岁小弟子的控诉


【明慧网2001年8月28日】我是潍坊市坊子区一名15岁的大法弟子,自99年7、20至今,坏人对我父母非法拘禁和罚款,使得我们有家不能回。

99年7、20以后,坏人把我父母非法关押在坊子产业园多天,并昼夜派人看管。我在家里,有人监视,连上奶奶家吃饭都有人跟着。它们把我父母关押了两天之后,不写保证就不让回来。10月,又把我母亲抓去,交了500元钱,才放回来。放回家后,还派人看管着不让出门,出门就有人跟踪。就这样,它们监视了我们许多天。

2000年春,它们又把我母亲非法关进坊子看守所,非法拘留了1个多月。放回来时,逼她写保证,还强行罚款2000元。回来后,继续监视我们,这期间,它们还非法抄了我们的家,抢走了家里的钱。

2000年10月,我们村的妇女主任骗我母亲说“去办几天班,很快就回来。”谁知它们把我母亲关进派出所,每天让我爸给她送饭。后来又把母亲送到坊子看守所,一关就是8个多月。可怜的妈妈,走的时候还是穿的单衣服,爸去给她送衣服,被看守所的门卫给赶了出来。妈妈穿着单衣单鞋过了一冬。直到2001年6月5日,才放妈妈出来,又逼着妈妈写了保证。回家后,妈妈身体很虚弱,天天躺在床上,可没有人性的它们,还是经常来骚扰。

2001年5、1期间,它们又强迫我爸写保证,爸爸不写,它们就威胁说要送爸爸去洗脑,爸爸毅然离开了家。当时我一人在家,还在学校上学,放学后去奶奶家吃饭。白天我不在家时,它们偷偷爬进我家院子,看我爸回来没有。它们还到学校逼我两次。第一次产业园上的人和我们村妇女主任一起问我爸爸的去向,我说不知道,它们威胁我,如果不说就不让我上学,我说不上就不上,反正不知道。当天下午,它们又逼我四爷到学校找我问我爸爸的去向,我说不知道。第二天,它们就停了我四爷的工作,让他和爸爸其他的兄弟出去找爸爸,回来还要到大队去报到。大爷他们找到了爸爸,当时产业园的人说,只要回去,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事。爸爸这才回来。第二天,它们就来骚扰爸爸,被爸爸义正词严地问呆了,灰溜溜的走了。

这些坏人必将偿还它们的罪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