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大法,选择新生

给昔日领导的一封信


【明慧网2001年8月28日】

XX:

您好,听闻您关心我目前的现状,我深表感谢。其实我们本来在工作中一直合作的比较好,虽然是上下级的关系,但是彼此也在工作、生活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即便是我在工作中有一些失误,但您都是对事不对人。而您有限的几次对我生气都是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功,您的反对是因为我们对法轮功理解上的分歧,而产生这种分歧是源于一些固有的观念和许多不实的报导。但是,我始终坚信: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通过我耐心细致的讲清真相,一定会打开您被观念、谎言所障碍的视线,改变您对法轮功的看法。而这种坚信又源于我内心的善良、真诚。我坚信善的力量能改变一切。

我知道,我的同事,你们都在谈论我人品好,如何如何。其实你们说我好说我不好,我都不会执著于它而动心的,因为好坏自有衡定一切的宇宙标准,那就是“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也就是最根本的佛法。你们说我好,我不一定真好,你们说我坏,我也不一定真坏,只有符合这个宇宙特性,那才是真正的好人。而当我与同事之间出现摩擦、矛盾,你们指出我的不足、不好时,我真的会对照宇宙特性去找出自己的不足,修正,修善。这就是我在公司将近四年的体现。其实,我为什么会千里迢迢的到新疆去,最后又辗转到现在的地方,在一个相对艰苦的环境中工作、生活了四年,有一个最基本也是最根本的前提:那就是我是一名修炼人,我是大法弟子。在工作上,生活中处处事事都体现出我用“心法”在约束自己。我有我自己的心性标准,我的言行无不反映着我的心性标准的高低。而最让您吃惊的是我父亲去世以后,您给我一千元钱,我没有要。其实这种事情现在可能在常人中很少见,但在大法弟子中却很平常,因为我们真正明了“得与失”的宇宙法理。还有一些事情,比如您给我钱,其实我都在差旅费中贴进去了,我以前也根本不去讲这些事情,现在我讲出来,目的是有助您能真正的了解我,也是让您看一看法轮功弟子都是些什么人。记得最后那次谈话中,您谈到有时间要和我辩上三天,有句话叫着“事实胜于雄辩”,其实我的选择已经说明了我想要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能言善辩的不一定是事实真相。

您对法轮功的疑惑首先表现在对法轮功的祛病功效上,您不相信法轮功能使人没病,特别是竟能使一些疑难杂症不治而愈。您不能相信的这里面有几个因素,您是中医专家,特别是对红斑狼疮的治疗很有建树,可以说您在这方面是权威。虽然您也相信练气功有一些祛病效果,但法轮功的超常,使您产生出强烈的逆反心理,没能深究就断然不信,这是第一个原因。您的个人经历复杂而又艰辛,在这种历程中形成了您固有的人生观,世界观,宇宙观。固守您自己的这种认识会有两个方面的体现:可能坚持了对的,但也可能固守了错的。还有一点,就是被不实的报导所蒙蔽,如媒体说的什么“炼功不让吃药” 等谎言。常人中讲眼见为实,媒体怎么说就好象是怎么回事了,可能不相信,但毕竟符合了您的某些认识,您并没有以负责任的态度实事求是的深入调查研究,甚至连有关法轮功的书都没看过。而法轮功里讲到的是修炼人对病的认识,讲的是修炼人吃药不吃药在修炼中的关系,所有的书都没有说让人有病不吃药,反而讲,“人不是不让你吃药,常人有病一定要医治”。《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我们也都知道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常人就是这样生活的。那么你想通过修炼达到身体的健康,必然体现的就有超常的理。反过来讲,步入真正的修炼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你根本就修炼不了。还有一点,不是说看了书、练过动作的就是法轮功学员了,得真正的按照书中讲的去做才能是修炼的人,修与不修,是与不是的标准在书中都写得很明白。不能说病人死在医院里是医院治死的吧,一个人练了动作,看书了也没按照书的要求去做能说是修炼人吗?他按自然规律得病、死亡了能说是练功练的吗?在修炼法轮功中祛病健身的例子很多,别的我也不举了,我修炼四年,没有感冒过,没有吃过一粒药,相反以更健康的身体投入到工作中去。我母亲患有严重的支气管哮喘,几次抢救,正是为祛病而走入修炼道路的,我们都知道,哮喘持续状态不靠药物缓解是根本不行的,这是现代西医的认识。我母亲在步入修炼后,几次出现哮喘持续状态的表现,但她没有用药物缓解,一次发作比一次弱,现在我母亲身体很健康,这本身就是医学奇迹。

还有一点不能相信的原因是您认为法轮功在搞什么政治活动,您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风雨,知道政治斗争的残酷、无耻,“明哲保身”,养成了看政治动态的习惯,而现在您又做着您的事业,正是开拓之机,尤其需要一个安定的环境。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从某种程度上讲已经失去了讲真话、看事实的勇气,甚至认为那是无用、可笑的,干点实业,谈不上救国,也只能是济世救人了。所以您认为一切向政府讲真话的行为都是在搞什么政治斗争,您认为是改革开放给您带来了出路,所以对敢于向政府坚持讲真话的这种行为您认为似乎也触及到了你的利益而断然否定。但作为修炼的人是放下一切对常人的执著的,根本就与政治无关,我们始终只是在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我们采用的方式和人类历史中任何的方式都不一样,我们没有采取任何恶的、负面的方式,真正体现了在强大的邪恶压力下所具有的正善、慈悲的胸怀。打个比方说,一家人,其中一个家庭成员被人诬陷迫害致死,那么其他的人能无动与衷吗?肯定也会上访、申诉、讲清真相、奔走相告寻求支持,这是人之常情。何况真正给予了法轮功修炼者无数益处的法轮功呢,因为修炼法轮功,使多少人身体健康、思想高尚;多少家庭和睦、生活幸福。那么你说法轮功不好,说法轮功学员的师父不好,那不等于是说法轮功学员不好吗,所有的真正法轮功学员都是受益者,是对法轮功最有发言权的,常人都讲“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忘恩负义人所不齿,知恩不报正人不为。何况上访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当一个泱泱大国充斥着谎言,人们都“道路以目”的时候,我想您也知道是干不了什么所谓的实业的。

谈到修炼,谈到佛,一般人就会武断的说是什么迷信,当然您对于此,还是有一定认识的,要不就不会请回一张“开过光”的释迦佛像画,但不知您请回做什么?过去人拜佛的真正目的是敬佛、修佛,修炼的人供真正开过光的佛像,佛像上佛的法身就会在修炼中看护着他,保护着他。而真正开光过去寺院中是要举行庄严的法会,要一心不乱的念经,真正使要修炼的那一法门的世界产生震动,才能招来觉者的法身。觉者的法身上到佛像上去一个,才能达到开光的目的。现在的佛教都有局级、处级的干部,和尚都在搞副业,根本不知怎么修炼了,一切都在败坏,人间哪有一方净土!您也知道法门寺释迦佛佛骨舍利出土时的故事,当时有人照相,几个佛门高僧照出的身体是透明的。修炼的事情必然是超常的,用人中的一切学说都不可能解释,固守着人的认识不放就只能在愚见中爬行。至于您所感兴趣的风水,它们不过是道家世间小道上的东西,真正的大道没有这些东西。而中国古代的中医是非常发达的,发达的程度要超出现在的医学。中国古代大医学家倍出,到了近代就鲜有,中医、西医本是不同的体系,是从不同的基点上发展起来的,现在却出现了中西医结合这么一个变异的产物,中医治病也讲什么三大常规,听诊器等等检测手段,听起来都可笑,真正精华的东西已经失传了。我们法轮功弟子中有这方面的专家,他们的文章让人茅塞顿开,令人耳目一新,随信寄去两篇,您有时间的话可以看一看。

听同事们讲,您还是想让我回去上班,一方面为我的生活着想,另一方面可能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关键是用着放心,这一点我确实不妄自菲薄。实际上,人们都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公道自在人心。但作为我来讲,首先我非常感谢您的关心,问题是我不会放弃修炼法轮功,这也是我的立身根本。那么我就不能承诺什么,如果发生的一些事给公司带来麻烦,那就不是我的本意了,所以我只能却之不恭了,好在好人自有好人帮,我现在挺好,勿念。

以前看过《洛克菲勒传》,洛克菲勒富甲一时也不过说自己是财富的管理者。人的生命并非只有一生,有的人有权,有的人有财,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利和财富为人们做了许多好事,为自己的将来开创了美好的幸福,这是真正的在为自己着想了。但唯有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面对真正能度人回归的法轮功,您应该如何对待呢?法轮功现已洪传世界四十余个国家,书籍被译成十余种文字,超过一亿人在修炼,被邪恶笼罩的北京据说黑市上《转法轮》卖到两百元一本。世人对大法的理解、支持,正如我的师父所讲“表现上我们求得世人对大法的支持,这是在人这儿表现出来的世人那一面想法,而在另外一面它是反过来的。谁给予大法支持,从正面宣扬了大法,他就是给自己未来开创了生命存在和未来得法奠定基础。”《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讲法》

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一切也不会长久存在,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正处在宇宙的更新交替之际,一个真正伟大的时代。正视这一切,作出您明智的选择。《周易》讲“否极泰来”,中医中讲正邪交争最厉害之时,也是邪气将被清除之际。

历史上的预言都在兑现,珍惜吧,选择大法,选择新生。